一张选票的代价

一张选票的代价

(张东荪事件)

新中国成立时,1949年9月选举国家主席。毛泽东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袖,被推举为国家主席,那是当仁不让的,形式上的选举结果也是毫无悬念的。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选举国家主席时,576名代表投票,毛泽东以575票高票当选国家主席,仅差一张没有得到全票。

按道理来讲,这样高票当选对于中共来说,对于毛泽东来说应该是高兴的事,起码不应该有愤懑之情。然而,党和领袖觉得很没面子。

差了一票!如何向人民解释呢?

当时对外解释是,毛泽东自己谦虚,没有投自己的票。这样的解释很高明,越发显示出毛泽东的伟大、谦逊。

毛泽东谦虚,没有投自己的票,而且是唯一一张缺票。这个说法一直蒙蔽着历史。

可是,毛泽东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不是没给自己投票而是投了自己一票,那么那一张不投票的是另有其人。毛泽东表面上很淡定,说:“缺一票就缺一票,不管什么人,都有选不选我的权利,要尊重事实。”但是,转眼就命令追查。于是民盟秘书长张东荪被查出。

从此,张东荪由于没有投票给毛泽东,为了这一张选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距离投票仅过了两年,张东荪于1951年被卷入了“美国特务案”,1953年5月被开除出民盟。1968年再次被捕,投入北京“秦城”监狱,直至1973年6月2日死于狱中。

在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选举中,张东荪是唯一没有投票给毛泽东的人,他伤害了毛的荣誉感,破坏了毛获得“全票当选”的自信。

张东荪明知不投这一票,达不到对选举结果产生任何影响,但仍然凭着良心投出这一票。戴晴写道:“终其一生,关于这张票,张东荪没说过一个字。……他不说,因为投票,这是属于他个人的神圣权利;他不说,是因为突然明白,原来这样一件普通的事情里,竟蕴含着毁灭性危险。他是一个思维缜密但心地单纯的学者,没有能力去揣度当了皇上的农民,对‘冒犯’怀有的切齿之恨。”

当张东荪被捕关入秦城监狱的同时,他的长子张宗炳也被逮捕,也被关入秦城监狱。张宗炳是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曾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他在秦城监狱中神经错乱,被关押了7年后,1975年获释。出狱后,精神逐步恢复正常。

张宗炳的儿子张鹤慈,1963年时是北京师范学院学生,他与几位同学写诗和议论政治,被公安部门发现后逮捕了他们。经过审讯关押后,张鹤慈被送往“茶淀劳改农场”劳动教养三年。三年期满后正逢“文革”,他又被戴上“***分子”的帽子继续劳动改造,他一共在“劳改农场”待了16年。

张东荪的妻子刘拙如,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图书馆工作。张东荪被捕后,她也因此在单位被批判斗争,并且被“扭送”到海淀区公安分局,监禁了将近一年。

张东荪的次子张宗燧在英国取得博士学位,从事理论物理学研究,文革开始时是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1969年,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张宗燧不堪迫害,在中关村中国科学院宿舍中自杀身亡。

张东荪的三儿子张宗颖是学社会学的,1966年,张宗颖和妻子吕乃朴遭到“斗争”后一起自杀。

张宗颖的儿子张佑慈,文革时在天津当工人,当1966年父母自杀后,他因“企图给父母报仇”等罪行,被判刑15年。1978年张佑慈获“平反”被释放时,已经在监狱中被关了10年多。

张东荪对“北平的和平解放”曾经做出了贡献,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这样写道:“东荪先生倡议和平,乃冒险入城奔走斡旋,以为保全。……杯酒之间,化雾瘴为光明。”

毛泽东那时也承认:“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第一功。”

1949年至1951年,张东荪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从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的辉煌,跌入到“美国间谍”、“卖国贼”的阶级敌人行列。短短两年时间,这是如何发生的?

1953年,周恩来在一次讲话中严厉的说:“民盟出了个张东荪,他解放后还供给美国情报,这件事是不可饶恕的。”周恩来多年来与张东荪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对张东荪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为何对张东荪下如此狠手?因为根本没有拿出张东荪给美国提供情报的任何证据。

1973年,中美《上海公报》已经公布一年,最早倡议新政权与美国保持外交关系,而被扣上“美国间谍”帽子,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张东荪,处于病危之际,他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句话是:“还是我对”。

“还是我对”,这四个字,石破惊天,又血泪斑斑。

这四个字,不仅定格了张东荪后半生的悲情与坚守,更浓缩了千千万万中国人家破人亡的惨剧与灾难。

(转载  未名)

 

相关文章

徐焰将军:香港年轻人闹事,是家长坏!

徐圣选

北京消息:中国文革象征性人物聂元梓去世

徐圣选

毛泽东的子女为何不能就文革中自己的行为道歉?

希迈

中共传奇人物一一唐纳

徐圣选

对中国网民政治立场的调查

徐圣选

经济学家向松作:中国的根本目标是让中国人过上好日子!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