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口径:“五不搞”、“七不讲”的来历

中国的新闻媒体,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的“喉舌”,其所发表的言论,甚至新闻报道,必须有利于党的光辉形象,有利于党的执政工作。所以,每到一定的时段,中共中央就要通过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布有关指示:媒体哪些内容可以登,哪些不可以登;哪些话可以说,哪些不可以说;哪些需要宣传提倡的,没有也要“制造”出来,哪些是需要“封杀”的。

关于社会上流行的对媒体的要求:从“五不讲”到“七不讲”的来历,如下所述。

2013年6月,继早前中国学者姚监复透露,中央传出“七不讲”指示,目前再次有学者证实高校确实接到通知:1、普世价值。2、新闻自由。3、公民社会。4、公民权利。5、党的历史错误。6、权贵资产阶级。7、司法独立。不要在教学中提及。

此为“七不讲”的内容。

5月10日,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透露该校传达了中共当局“七个不要讲”内容,就在一些网友质疑张雪忠“造谣”之际,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张雪忠微博后加以证实,他表示“我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精神(是中国高校传达通知,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早在5月8日,德国之声采访中国学者姚监复时,他曾透露近日中央有内部人士传出中共中央“七个不要讲”文件。目前张雪忠在新浪微博的该条博文连带账号已遭删除。

关于“五不搞”,2011年中国两会上,时任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曾提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被公众称为“五不搞”。网友称: “五不搞”之后终于来了个“七不讲” 。

《中国特产报》记者肖寒微博质询:’第一,哪里来的力量让新君用’七不讲’扇自己的耳光;第二,这些不讲还有什么可讲,这是活活抽空’中国梦’的全部内涵,让梦成魇’。目前已被删号的张雪忠表示:”七不讲’如此直接地干预教师的教学自由,明确具体地限制教师的教学内容,近年来尚属首次。连新闻自由公民权利都不能谈,还是大学吗?’

时政评论人宋石男认为“七不讲”的目的是:“普世价值不要讲,要讲中国特色;新闻自由不要讲,要讲党管媒体不变;公民社会不要讲,要讲社会管理创新;公民权利不要讲,要讲和谐社会;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要高举毛邓旗帜;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要讲中国梦;司法独立不要讲,要讲政法委办案。”

中国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中共当局喜欢将“口号数字化”,从“四项基本原则”、“两个凡是”、“五不搞”、 “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三个自信”等可以窥见一斑,为此章立凡早前撰文《口号数字化,数码别太大》,指当局将其主旋律数字化是为了将其变成一种群众记忆,只是这样的内容从未真正留存在公众记忆中。

而章立凡认为这些口号也体现了中共一成不变的执政思维,尤其是习近平今年一月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三个自信”及目前的“七不讲”,完全打破了此前公众冀望的新政,而中共当局僵化的统治必将引发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领导人往回看,坚持毛时代的一些说法,这是体制固有的这套思维,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了,对历史他们没有丝毫的反醒。在这之前我们都有一些美好的猜想,总觉得他们不至于这么笨,本来他们原来的机会就不大,这些表明他们不改,也就没机会再改了”;章立凡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七不讲”将会失去执政者期盼的效力,因为人们的思想没有那么容易钳制。

相关文章

历史上中国共产党是怎么说的?

希迈

内地关于香港事件的微信言论

余东海

是什么鼓舞了她?蔡英文!

希迈

北京大学校庆风波:白字校长

徐圣选

今日2019年元旦的《北京日报》

麦克

有所思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