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变傻,有一半都是周小平们的“功劳”

中国人变傻,有一半都是周小平们的“功劳”

 

依言相伴

( 1 )

昨天,我又一次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位长辈转发了周小平的文章,还配以这样的按语:“如果所有的年轻人都能像周先生一样,国家有望矣!”看到这句话里的“先生”二字,我难受得想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一面捻须,一面连连颌首.只可惜,被他连连颌首的对象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忧国忧民的时代好青年,虽然他写了很多貌似“思考自己、时代和中国命运”的文章。是的,我就是这么直接,我就是要直言不讳地说出来:中国人的变傻,有一半都是周小平们的功劳。

( 2 )

翻开周小平们的文章,可以用一个中心思想概括:外面多么多么的乱,外国多么多么的坏,中国多么多么的好。他们总以“爱国者”自居,用种种方法论证“中国牛X”;然后,把绝大多数社会问题归结于“西方的阴谋”或者“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不禁想起前几天那个在网上疯传的视频。一个中年男人一脸悲戚地坐在镜头前忏悔:“我是中国人,但已不是中国国籍,20多年的海外生活,让我把生我养我的国家忘得差不多了。两个月前,我看到国内的病毒蔓延,我就觉得这一切跟我毫无相干,看着那些被病毒感染的医护人员和国人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好像连祖国加油这四个字都没说过,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可是两个月后,病毒找出门来了,好多华人都处在恐慌之中,同时都在产生一个念头,就是保命。瞬间,中国成了让世界向往的地方,成了一张15万天价的机票,却一票难求的国家。人算不如天算,无论是谁,无论你身在何处,都想有一个稳定的国家,安稳地活着。祖国的怀抱永远是敞开的,慈母天爱的那颗心是永远不会变的。可是,咱还有脸回去吗?安静地享受报应吧。

”听了这样的话,是不是瞬间觉得祖国多么伟大多么美好?那些在外“受苦”的华人真是活该?一股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没错,果然如视频制作者所料,这个视频在网上呈爆炸式疯传。很多人一边转发一边说:“说中国没有外国好的,这下打脸了吧?”“滚回到你的外国老子怀抱里,别回来了!”

但很快就有网友挖出了这个男子的真实身份。原来他并不是什么外籍华侨,而是河北省唐山市一个长期跑龙套的演员,自称“唐山笑狼”,有时也自称“嘴巴子哥”,曾在网络上开设过“笑狼艺术影视”专页。

他在专页上自我介绍是“影视剧小品编导、演员”,而他的个性留言则是“人生如戏,全凭演技,你们靠脸,我靠才艺”。

是的,就是这样的视频,这样的文章,最能吸引中国的读者,大到老三届,小到90、00后,无不被蛊惑。为什么这样的内容能够大行其道?说到底,还是因为有适合它们生存的土壤。

( 3 )

《乌合之众》上有这样一段话:“群体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独不相信现实生活的日常逻辑。”

“群体是极端排斥理性与逻辑的。当群体过于长久的沉浸于这种虚幻的氛围之中的时候,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对群体无意识的创造物的质疑能力。”

“一些在只要稍具辨别能力的人听起来是那么荒诞无稽的神话与故事,却非常容易的在群体之中产生并迅速流传。”

所以我们在现实社会中总能看到很多骗术非常弱智,却还有很多人会上当受骗。

周小平们的文章,很多是通过不断重复常识性错误,来营造一种虚幻的不合逻辑的氛围,最终吸引的“读者”大多是对历史、社会、科学缺乏认知,又不愿思考的一群人。

而“爱国”,则是周小平们振臂高呼的旗号,是可以一呼百应的暗器。

英国作家萨缪尔·约翰逊曾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萨缪尔·约翰逊批判的爱国是那种伪装出的爱国主义。“在所有的时代、所有的国家,无数人曾经以这样的爱国主义掩盖了私利。”

( 4 )

周小平们的文章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喜欢把一切都归结于阴谋论。

阴谋论思维,就像中国古代女人们缠的三寸金莲,猛一看很惊人,解开裹脚布很丑陋,仔细想想很变态。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思维?

为什么很多人相信这种结论,拥护这种观点,喝彩这种行为?

根源在于中国几千年的宫廷权斗史。从秦始皇亲生父亲竟然是吕不韦,秦二世胡亥仿造诏书杀哥哥扶苏,到近代的某些政治事件,一切一切都是尔虞我诈,都是阴谋诡计。再加上大量的宫斗戏霸屏洗脑,加上我们长期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你想让大家不相信阴谋,那就是让他们相信公鸡下蛋,相信老虎吃斋念佛,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

当然,我们看到美国也有一些媒体一天到晚说中国阴谋论,而且从历史上发生的那两次战争看,与西方国家对“共产洪流”的臆想和恐惧是分不开的。这说明,美国有很多傻X也信奉阴谋论,阴谋论在一定程度上对国家的舆论和政策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作家贰条说过一段话:“对于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人们总是充满着恐惧;人们需要寻找一种看上去合理的解释,以便让自己安心。而‘阴谋论’,恰恰是这种恐惧的解药。”“社会问题在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发展阶段都存在(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但要理解这些现象的成因、后果并找出解决之道并不容易。但把它归结为阴谋论就简单多了。”所以,阴谋论是认识世界的最简单的方法。

( 5 )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有关肺炎的文章漫天飞舞,周小平们的文章大多是一边淡化疫情,化灾难为歌颂,一边拼命鼓吹和煽动反美情绪,以标榜自己“爱国者”的光辉形象。周小平曾经在文章里对病毒学家管轶预测武汉新冠肺炎“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进行大肆诋毁和谩骂。

这不是周小平第一次胡说八道了。在之前的文章里,他说奥巴马在一个讲演中公开讲到要“遏制中国发展”,但附上的奥巴马英文讲演稿说的却是“美国不反对中国发展”。

他还有一段话被很多人拿来当成美国社会混乱的证据:“王小波和李银河吹捧了一辈子美国人的高尚道德,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弟弟就是在美国街头被人刺死的,根据事后的监控显示他临死前挣扎了很久,这段时间路过的车辆和人很多,但没有人停下来帮助他,等最后被发现并送到医院时,早已停止了呼吸。这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开始隐约感觉似乎外国人的月亮也不是那么的圆。”

针对这段话,李银河回应道:“小波弟弟晨光1998年(小波去世一年后)在底特律下班开车回家时,车出了故障,停在高速路旁。他跟一个18岁的美国黑人借手机用,结果黑人为抢他的钱,用一把螺丝刀扎中他的颈动脉后逃走,晨光拦住过路车,送到医院时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无力回天。

在美国华人社会和中国驻美使馆的强大压力之下,此案很快告破,那个凶犯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件事惨痛异常,令家人痛彻心扉。但是它毕竟不是种族仇杀,不是政治谋杀,不是制度问题,而是刑事犯罪案件。”

“按照周小平的逻辑,我和王小波应当因此痛恨美国,甚至去参加伊兰斯圣战,再搞他一个911,才能解心头之恨不成?或者应当主张中国政府因此与美国断交,才算不“吹捧美国”?

遍查小波和我的文字,没有一字一句“吹捧美国人的高尚道德”,我甚至不知道所谓“美国人的高尚道德”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从何说起。我所受的社会学训练有一个规矩:社会学只关注两件事,一是是什么,二是为什么,绝对不可对研究对象做道德评判。

我这“一辈子”谨遵此训,从未越雷池一步。无论研究对象是中国还是美国,从未做过道德评判,“一辈子吹捧”更不知从何说起。”

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周小平在他的文章中说:“当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因为三鹿是对外采购奶农的散奶,而奶农为了多赚钱就往兑了水的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以欺骗蛋白质检测仪器,从而将掺水奶卖出优质奶的高价。三鹿本质上来说也同样是受害者,因为之前从未有牛奶行业被要求检测三聚氰胺,毕竟牛奶整个生产过程都接触不到这类物质,正常人也不会把它往牛奶里掺啊。”

三聚氰胺毒奶粉危害之重、范围之广,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时年66岁的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相关责任人员也都纷纷受到追究。而周小平把“因为无底线追逐利润的贪婪,让将近4万名孩子的健康成为祭品”的悲剧,归为舆论战的结果,恬不知耻地吃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儿童的人血馒头,公然在三聚氰胺受害儿童和受害家庭伤口上撒盐。

周小平甚至嘲讽“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日本,说什么“劝君结大义,立节不沽名!-日本朋友,咱先救完人再学人写诗吧”。意思就是:你捐赠就捐赠呗,还写什么诗,你们这个做法,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一边光顾着学人写各种诗赚粉丝,一边晾着几千名哭喊求救的人不管,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些话都出自于他的文章。而他还在文章《美国毁于教育》中也大言不惭地说:“再过十年,美国的人才将进一步枯竭。美国孩子懒习惯了,美国优秀教师也没兴趣教穷孩子了,这个国家已经病入膏肓。”既然美国毁于教育,为何世界绝大多数的知名大学建在美国?中国每年有那么多的孩子要到美国留学?是的,我承认,中国近几十年在科技、经济、教育方面的确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还远远达不到可以嘲笑“美国毁于教育”的程度。这样做的后果不光是夜郎自大,还有把国人拖入深渊的危险。

( 6 )

其实,在如今互联网如此发达的社会,要想明辨是非,判断真假,是很容易的事情。只需要稍微动动手,上网搜索一下,便会知晓。可是,很多人宁愿被当傻瓜愚弄,也不愿意主动去索取知识,人家喂什么他就吃什么,不思考,不质疑。

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逻辑思维,很多事情只要用逻辑思维分析一下,就会知道有多么荒谬。

《中国呼唤逻先生》一文中举了很多国人缺乏逻辑思维的例子:“小伙伴们一闹矛盾就踩对方影子、因此打架甚至头破血流;山区妇女抱小孩外出要插几根桃枝“避邪”;夸某人种的南瓜很可爱,他却急忙制止我,说手一指小南瓜就要萎缩!这种反逻辑的民间禁忌,在现代城市也有信徒。”

我国有不讲逻辑的传统:孟子批判杨朱个人主义和墨子博爱观念时说:“杨朱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意思是“杨朱主张为自己,就是不要国君;墨翟提倡爱众人,就是不要父亲;不爱国君不爱父亲,那他们就都是禽兽。”

依此逻辑,胡适大声疾呼“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孙中山常题“博爱”赠人,他们岂不都是“禽兽”?

而反观周小平们,“许多国际事务,人家还在谈判,他就有了结论;国外的选举,还没投票,他就知道了结果。”偏偏这样的文章还有大量的拥趸,不能不让人悲哀。

( 7 )

周小平们的文章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在于他们深谙“情绪煽动是文字传播之道”。

在他的文章里有很多充满诗意的抒情:“看中国天眼、看中国航天、看中国蛟龙、看歼20、看电磁炮、看国产航母、看超高音速导弹、看那东风烈、再看那基建猛,看高铁、看悟空、看量子通讯、看可控核聚变、看每年世界新增创新数量、再看那华为、中芯和中铁、还有腾讯和阿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有看似正确实则废话的“高论”:“诚然,我们是时代的微小一分子,但时代也是我们的宏观聚合体。我们每个人都在感受着时代,也托举着时代;时代考验我们,也承载我们。因此,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拂去心中的一粒尘,那么就能为这个时代搬走一座山。”有迎合某种群体某种心态的“正义”:“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拼命鼓动和放大人们的负面情绪,因此写下了‘殡仪馆满地都是无主手机’之类的恶劣谣言。谣言仅用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副类似纳粹集中营的恐怖场景。——更重要的是这寥寥几笔不仅仅是在制造谣言散播恐惧和沮丧,更是在试图摧毁和抹杀这个时刻最伟大的逆行者们。”

殡仪馆满地都是无主手机一事,方方在日记里已对此有了解释,但把方方的良心记录说成“是在试图摧毁和抹杀这个时刻最伟大的逆行者们”,就是一种诛心论。网上有这样一段话,我觉得说得非常到位:每一个因疫情而逝去的生命,都应该被纪念并传播,这是对生命的最起码的尊重和敬畏。方方作为作家,甚至即便作为普通人,对此悲怆一番,又有何过?不仅无过,反而是一种人性的表现:因生命之消逝而产生悲怆感。

只有在无人性者的眼中,才能认为是“在试图摧毁和抹杀这个时刻最伟大的逆行者们”而狠狠批判一番。他们没有看到方方在日记中对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的感激,但和那些习惯于只有赞美的作者不同,方方还看到了普通人的伤痛:“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抬起头来,向希望处看。向更多面对艰难却仍在努力的人看,比如火雷两山医院的建设者们;向挣扎着生活却仍要出一份力的人看,比如穷困潦倒却将平生所有积蓄拿出捐赠的贫穷老人;向无数疲惫不堪却依然坚守岗位的人看,比如所有冒着感染危险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些在街路上日夜奔波,做着各种服务的志愿者们。还有……许许多多。

看看他们,便会明白:时至今日,我们绝不能恐慌或是崩溃。如果我们恐慌和崩溃了,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而在周小平们的眼里,方方的文字只有“是在试图摧毁和抹杀这个时刻最伟大的逆行者们”。

北野武说:“如果你将这场灾难(东日本大地震)简单视为两万人丧生的事件,那么你根本不会理解受害者。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对于有良知的作家而言,每一个在疫情中苦苦挣扎的人们,每一个因疫情而逝去的生命,都是重要的。不应该把他们视作负能量,因为害怕影响大局而让他们在赞美声中湮灭。爱国不是自嗨,爱国不是反美。打着爱国正能量旗号,做着假大空的文章,收割着一批不思考的韭菜,是一种无耻。

可是,有的人,你越收割他,他越把你奉为神明,你越客观理性,他越骂你。

独立思考、明辨是非,是一种非常可贵的能力,希望我们都能有。

“锦绣河山收拾好,万民尽作主人翁。”我爱这个国家,我希望她能越来越好,但我不会撒谎。我不会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我也不会说中国的月亮比外国圆。我的实事求是,只是因为我爱她入骨。

相关文章

香港“7.21”游行消息传到内地【独家评论】

希尔曼

山东大学,越扒越发现问题

希尔曼

终于,吉林动真格了!

米勒

外交部发言人嘲笑美国政府?【独家评论】

徐圣选

浪漫化的全球化终结了,中国怎么办?

希尔曼

刚刚,多地大楼被炸了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