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者的严冬就要来临

中国异议者的严冬就要来临

 

文/范海辛

 

什么是异议者,谁是这些人?我想这个问题不用我来回答,每个中国成年人都心里有数。我的许多朋友与我一样,都属于这个群体。进入2020年下半年,原本对前途悲观的许多朋友忽然间兴奋了起来,他们普遍觉得,天也许要亮了。

我不否认光明的前途马上会降临,但要提醒诸位,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

我记得去年写过一篇短文,还获准在凯迪猫眼上发表,题目是《外面被欺负,回家打老婆孩子》。因为要避免被禁,所以文章说得比较含糊,拿北方人喜欢打老婆而上海人怕老婆来比喻。

为何中国外交不断失败甚至遭世界群殴而中国异议者的日子会更难过,会跌入黎明前的至暗时刻?形象比喻的说法就是,他们是中国男儿,而且还是北方的中国男儿,这些人的特性就是在外吃亏要回家打老婆孩子,以彰显男儿的阳刚之气。谁是老婆孩子?就是我们这些异议人士。

有人也许会不同意我这个说法,认为他们如希特勒一样,面对外辱,会用民族主义加民粹主义的方法。不大会用对国民的普遍压迫的方法。

希特勒的国内有个犹太人群体,中国没有这个异族群体,但是异议人士可以充当犹太人在德国的作用,成为所谓的“第五纵队”或者是出气筒。希特勒说德国一战的失败是犹太人搞鬼,那么行将到来的被群殴,被强拆,肯定也是那些异议者在国内的捣乱。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如何安内,那就是整这些不听话的异议者。而且他们的整人理论与希特勒不同,是所谓的“阶级斗争”,不是希特勒的种族主义。异议者就是国际资产阶级的国内代理,也是国内的资产阶级或者是反动阶级,所以,修理这些人,对之实行专政,也是名正言顺的。

用窝里斗的阶级斗争,一来可以凝聚民心党心,二来可以除去内奸,三来,发动群众抓内奸,也是转移对外吃亏的好办法。因此,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不愧是太祖留下的至宝。

总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关心是怎么被修理的问题。

老毛在党内斗争中为了显示与斯大林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有所不同,宣布了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命令。表面上看似乎对党内斗争的失败者很仁慈,实际与他苏联的老爹并无二致,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延安整风至少杀了王实昧。掌权后,大开杀戒,名曰“专政”,即使不死的,也让你生不如死。文革中,对党内的失败者采用借刀杀人的方法,整死了不少党内异议者,美其名曰是“群众专政”。这其实与朱元璋炮打功臣楼的做法并无二致,即,一方面是对不放心而有能力造反的功臣来个斩草除根,另一方面则是杀鸡儆猴,使那些新生的二心臣子心生恐惧。

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是对党内的战友,对社会上的异议人士而言,他们恐怕难于享受这个待遇了。所以,一旦冷战要转为热战,哪怕是区域性的热战,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的专政之法会重新启用。你想想,假如南海那些人造岛礁上的军事设施被强拆,甚至中国海空军被打得如当年的北洋水师一般,他们的脸面往哪里搁?这时候不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如何能维护统治者威权的形象?

不忘初心,这个初心是什么?就是革命,革命就是杀人,就是抢钱和权。所以幻想在革命政权的统治下能活命的,全靠侥幸。老邓的改开,把他们杀人的兴趣转到了抢钱上,我等屁民侥幸活了下来,而且日子过得有些滋润。现今好日子到头了,在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这三批人中,我属于哪一批?

这就是中国异议者面临的严冬。

2020-7-27
附录旧文:
外面被欺负,回家打老婆孩子
文/范海辛
中国男儿,尤其是北方人,讲究“爷们”气概。但是笔者发现,这些以爷们自称的男儿,一旦在外被人欺负了,往往回家打老婆孩子。当这种恶行被邻里批评时,这位男儿会振振有词地回答:君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打老婆孩子属于“齐家”,这是内政,外人不得干涉。
中国男子汉大丈夫的主要表现是窝里横,最擅长的是窝里斗,故有“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优良传统。外面被人打掉门牙往肚里咽,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回到家里打老婆孩子,这叫攘外必先安内。
老夫庆幸是上海人,一向鄙视这种爷们气概,认为男儿应该怜香惜玉,怕老婆爱孩子才能家庭和睦。家庭和睦才是真正的齐家,家和方能万事兴,真正的男子汉应该摒弃那种丑陋的爷们气概,不欺软也不怕硬,没事别找事,有事不怕事,尊重每个人,也包括你的敌人。
2019-5-22

相关文章

连真话都不敢说,你也配谈爱国?

希尔曼

万仲翔:父亲万里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徐圣选

人身攻击是不明智的外交反击

麦克

历史上中国共产党是怎么说的?

希尔曼

我们最大的罪恶,是把她遗忘!

麦克

武汉的红与黑

麦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