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清理8大内鬼

中纪委清理8大内鬼

 

政策最前沿 今天

十八大以来,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违纪干部数千人,中纪委机关查处处置14人,其中最有影响的8人被称为八大“内鬼”。

 “内鬼”一:张化为,原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原中纪委第五室主任

2019年5月2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受贿一案,对被告人张化为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扣押在案的受贿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张化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据北京法院网官方微信消息,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被告人张化为利用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房产销售、案件调查、职务提拔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给予的字画、金条、玉石、珠宝首饰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84.93万余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化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张化为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物已全部追缴,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内鬼”二:魏健,原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

魏健是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2014年5月4日,他跟往常一样上班,没料到的是,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带走。被调查后,他一夜白头。

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他行贿的人员达一百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同学、同乡。除了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魏健案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他借助职务影响力,向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例如帮人升官、安排工作、打官司、揽工程项目等等。

魏健说,其受贿所得都藏在一个房子里,“我平常也没时间花钱,再一个我家里条件也不错,所以这些钱呢,真的就是,收来以后,我就往那屋子里一扔,就是这样,一锁就拉倒,好多这些钱没花。是拿什么?是拿自己的安全、是拿自己一辈子的这种前途作为代价啊,你傻不傻啊?我想想我真是傻啊”。

“内鬼”三:明玉清,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同为正局级的明玉清,也是利用自己的职务影响力,“承揽”商人老板请托事项,再向官员打招呼,从中收受钱物上千万元。

专题片评述说,明玉清“与多名领导干部、商人老板关系密切,党的十八大之后,明玉清仍然与他们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继续进行权钱交易”。“有一些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甚至上门到明玉清家里吃饭送礼”。

去年11月1日,退休8个月的明玉清被立案审查。“我在这个机关(中纪委机关)工作27年了,一直都是张着嘴说别人,尤其是过去拿着镜子照别人,没有照过我自己”,他说。

“内鬼”四:曹立新,原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2017年1月20日,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央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受贿案,对被告人曹立新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对曹立新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曹立新被查,被曝跟塌方式腐败的山西官场有牵连。塌方式腐败中落马的数百名晋官中,山西省高管局原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冯朝辉比较特殊,冯除了名字和性别是真的,年龄、身份、学历等其他身份信息都是假的。可冯却凭借“全身假”,不仅步步高升,而且还成为“人们既不敢得罪,甚至还得争相巴结”的官场红人。

有媒体报道,冯朝辉的“杀手锏”是其在北京的“高层次朋友”,他跟曹立新早自2000年就结下了“友谊”。

当年河北原省委书记程维高秘书李真案发后,曾被关押在阳泉市第二看守所,曹立新是办案人员之一,冯朝辉有意接近曹,两人成为“好朋友”。有了曹立新这样的中纪委官员朋友,冯经常主动找到一些领导干部,向对方透露,他从“北京的朋友”那里听说“最近有关于你的举报”,“我可以帮你摆平,但要花钱”。曾经山西某大型国企一名干部有关问题被国资委调查,冯就曾找到调查组为其说情。

“内鬼”五:罗凯,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公开信息显示,罗凯长期在中央纪委工作,曾任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三处处长,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等职。申英曾任中央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三处处长,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处长等职。

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有中央纪委的干部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房价打了三折,本应坚守的廉洁底线也打了折扣。最终,当这名开发商涉案被调查,这些干部的问题,也在调查过程中被一一牵扯出来。

罗凯“从该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该开发商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翻开罗凯和申英的案卷,金条、名表、珠宝、商人赠送的礼品琳琅满目。这些贵重礼品足以告诉人们,他们只需在饭局上出个面,就能为商人带来巨大的利益。

这个金条不是说一根两根,有50克一根的,有100克一根的,累计下来给他的金条都是以公斤计的。还会送给他珠宝玉石啊,这些名贵的东西,贵重物品。另外比如说变相地送房子,就是我们说低价购房,三折多,这个折扣他这个中间的利益输送有多少。

“内鬼”六:刘建营,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刘建营他原来应该说是一个非常能吃苦、也吃过苦的一个人,他在委部机关办了这么多的大案要案,也应该说算是一个名人了。他对亲情的弥补导致他以权谋私,这是他很大的一个因素,就是拿权力来去变现,用金钱来去弥补家庭亲情和感情的债,用这种方式。

 刘建营的违纪问题,不少都和家人有关,包括安排他们在某私人老板的公司挂职吃空饷、帮他们承揽一些经营项目获取利益等等。刘建营长年出差在外,他觉得自己对家庭有所亏欠,但这种错误的“弥补”,最终带来的却是悲剧。

 他曾参与查办薄熙来案、白恩培案多起大案要案,曾因表现突出而立功受奖,一直被视为优秀的工作骨干。就在他被组织审查的同一天,他担任调查组组长查处的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这样的巧合,令人唏嘘。

 “内鬼”七:原屹峰,中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

 原屹峰的问题也是跟商人勾结。

2014年,中纪委机关出台了一项制度,各部门负责人到下属家中家访,体现关心与爱护。这个制度实施时,原屹峰已经住到了商人提供的住宅里,怕被领导发现,他就决定演戏,在自己并不居住的房子里接待领导家访,还事前排练,告诉妻子怎么说、怎么做,还把一张全家福搬到了这个假的“家”里。

“说了一个谎话,可能就需要成百上千的谎言去掩盖”,原屹峰说,家访后,有时搭领导的车,都把他送到那个假的“家”里。“所以就延续着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

原屹峰的这场戏,一直演到2016年7月,根据有关单位转来的问题线索,发现他利用纪律检查权谋取私利,收受财物240.8万元,同时还发现涉嫌收受巨额贿赂的其他问题线索。

“内鬼”八:袁卫华,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

值得注意的是袁卫华,在专题片八大出镜“内鬼”中,他的涉案金额应该是最高的。

袁卫华曾经是高考状元,北大高材生。从2004年开始直到2015年案发前,他通过“卖案情”牟利,以案谋私,泄露问题线索、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从官员手中“换”取工程项目,然后转给其父的工程队。11年间,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

袁卫华还要求其父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回顾自己的贪腐过程时,他说,“我的求学之路是很顺的,始终是第一第一第一第一,一直到北大。因为我当时对自己仕途的发展是一种比较快速的规划,希望能够尽快地进入处级这个岗位。但是这个目标情况之下,如果顺便能生活更好,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相关文章

我们有史以来就没有错过

徐圣选

逝者

徐圣选

朝鲜已在巨变前夜

麦克

谁在决定我们看什么?

米勒

武汉已检测1.1万人,数据分析90%的病人未被发现

希尔曼

被隐瞒40年的最惨烈的败仗

希尔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