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交锋、联合国面临危机

中美交锋、联合国面临危机

 

原创 新华裔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大变局,联合国同时也面临建立以来大变局。以本(75)届联合国大会为标志,联合国面临前所未有危机:中美激烈交锋、欧盟独立发声、诸国安理会逼宫、俄罗斯被边缘化、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突然变调、台湾问题被摆上联合国桌面……

围绕着中美交锋,包括俄罗斯、欧盟在内的多数国家都表示不选边站,实际上是在坐山观虎斗者,也有落井下石的,战略大师基辛格将这种局势类比为一战前的情形。

目前联合国面临的每一项重要议题,如果处置不当,都有可能成为导致联合国分裂、甚至解体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这一大变局,万不能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唯有顺势而为,调整战略,采取适当的策略方可站稳脚跟。

我人微言轻,难以把我这一大变局,唯一能够做的便是描述本次联合国大会上出现的大变局种种征兆。

1  中美激烈交锋

本次联合国大会最被外界关注的当数中美激烈交锋,外界惊呼:中美之争搬上联合国舞台。

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以连线方式进行,各国元首以录制视频的方式发表演讲,这也意味着各国元首及代表团无法面对面交流。但是,即便缺失了现场的辩论交锋,中美两国之间的火药味依然蔓延。

特朗普现在对中国态度越来越强硬,9月22日,他在联合国大会上火力全开,在短短6分钟讲话中12次点名中国,高分贝、不停地攻击中国,不仅继续使用“中国病毒”这个冒犯性称谓,更扬言中国应该为新冠病毒蔓延全球负责-外界认为这是撕破脸的话语。他还再次指责国际卫生组织(WHO)受中国控制,并散播关于病毒的错误信息。

当天,中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大会上呼吁“摒弃意识形态争论,跨越文明冲突陷阱”,并表示中国“无意与任何国家打冷战热战”。中国领导人还批评“单边主义没有出路”;“任何国家都没有包揽国际事务、主宰他国命运、垄断发展优势的权力,更不能在世界上我行我素,搞霸权、霸凌、霸道。”

尽管没有像特朗普那样直接点名,但谁都知道说的是谁!

特朗普还吹嘘其在减排方面的成绩,同时炮轰中国的环境问题,而中方则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没有点名具体国家,但警告“我们必须竭尽全力避免一个新冷战。”他说,世界正迈往一个“非常危险的方向”。“我们的世界不能这么一个未来,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把全球分成两半,招致巨大断层,两边分别有各自的贸易、金融规则、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的实力。”

2  欧盟独立发声

欧盟主席查尔斯·米歇尔表示,在价值观上欧盟跟美国在一起,但在现实中必须承认中国是重要伙伴。

米歇尔通过视频在联大发言说:“我们与美国息息相关。我们分享理想、价值观并相互影响,这些都通过历史考验一直得到加强的。今天,它们仍然体现在至关重要的跨大西洋联盟中。这并不妨碍我们偶尔会有不同的做法或兴趣。”。

在回应在中美之间如何站队时,米歇尔强调:欧盟将“站在民主、人权、法治与合作的基本价值观一边”。

很显然,欧洲在意识形态上跟美国站在一边。米歇尔说:“我们不同意中国政治和经济体系所依据的价值观。我们不会停止促进对普遍人权的尊重”。

但是另一方面,跟美国立场不一样的是,欧盟仍然视中国为重要伙伴,强调同中国合作而非脱钩。米歇尔说,在应对诸如全球变暖、新冠病毒或非洲债务减免等全球性共同挑战中,中国仍“是一个关键伙伴,也是重要的贸易伙伴”。

很显然,欧盟仍然坚持中国既是合作伙伴,又是制度性竞争者的立场。

欧盟在联大再次表示,欧盟将致力于跟中国关系的再平衡。“我们决心要重新平衡这一关系,实现更对等、更公平的竞争”。这跟早前德国转向亚洲的再平衡战略一个意思。这里的“再平衡”的实质意义是:建立不被中美左右的更平衡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欧盟在联合国发出独立声音,强调“追求我们的利益是我们的指针”,并确认欧盟是独立的。米歇尔说,“欧盟是一支自主力量,自主地作出我们的选择,也自主地决定我们的命运。”

不久前(7月17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在接受《法兰西西部报》采访时表示, 勒德里昂采访时认为,面对当前国际局势,欧洲需要加强独立性。“如果欧洲陷入选边站队的逻辑,不会有任何好处。欧洲不能被别人牵着走,而应有自己的主张,成为能够捍卫自身利益的国际政治参与者。”

德国外长马斯在内阁9月初推出印太政策指导方针后表示,我们以此加强多极化世界,这样任何国家都不必在权力的两极间做出选择。”在9月1日与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会面时,马斯明确表示:”我们欧洲人不想成为中美之间的玩偶”,欧洲今后将更自信地同中国打交道。

这些表态可以说明,欧盟想要成为独立于中美之外的独立的政治力量。

3  印日德巴逼宫安理会

另一引人瞩目的重要事件当数印度、日本、德国、巴西联合索求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第2天,德国、日本、巴西以及印度要求赋予4国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4国提出此项要求已久。

扩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非常任理事国席位,是诸多成员国每届联合国大会时经常提出的问题,根据法新社报道,本届联大,这一议题会议伊始,就被不少国家提出联合国改革的问题。

4国外长联合在一起通过视频再次要求联合国必须进行改革,4国外长表示,“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75年前联合国诞生的时代,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国家,更多的人口,更多的挑战。”

4国要求“入常”,表面上是打的是“促进联合国改革”的旗号,本质上还是想获得更大话语权,或者影响国家事务的权力。

联合国是二战后大国合作的产物,也是大国平衡国际关系的平台。但是,随着世界大变局的到来,不少国家认为必须改革联合国,而首当其冲的是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制度。这一议题从2005年开始提出,但至今几无大的进展。

德国是目前的非常任理事国,任期到年底,印度应在明年一月获得非常任理事国席位。

对争取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上述4国来说,新冠疫情肆虐之下的世界,使得联合国改革变得更为紧急,改革首先应扩大常任理事国席位,从而使安理会变得更具代表性和合法性,并且更加有效率。

4国警告,联合国再不改革,安理会的职能已经显得陈旧过时,改革联合国是唯一维护这个国际机构的信誉,并使得这一机构真正获得最广大的支持,从而有效地和平地解决当今世界层出不穷的危机。

4  俄罗斯坐山观虎斗

在本次联合国大会上,面对中美交锋,俄罗斯仍然选择了“中立”立场,完全没有帮中国一句话。实际上,中美交恶以来,俄罗斯一直就没有明确表示支持中国,而是保持沉默。不仅如此,外界都看得出来,普京和特朗普私交甚好,且试图通过后者改善和美国的关系,以缓解与西方紧绷的关系。

俄罗斯实际上是在坐山观虎斗。

另外,让外界诧异的是,这次俄罗斯似乎声量变小,看似被边缘化。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是在9月22日在一般性辩论会议上讲话。普京指出,在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在国际事件的纠纷中,各国有必要共同行动并遵守《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国际法原则。此外,普京还主张缔结一份对所有太空大国都具有约束力的禁止外层空间武器化协议。

尽管普京的议题也很重要,但似乎不是当下各国关注的焦点或重点,因而在大会上没有引起共鸣,只有中国给予了积极回应-这跟俄罗斯的“中立”形成鲜明对比。

9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俄两国均主张和平利用外空,积极倡导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多年来一直推动谈判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外空军控国际法律文书,以从根本上解决外空面临的安全问题。中方还批评了美国推行“主导外空”战略。

2019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将太空认定为“作战领域”,批准成立了美国太空军。另据美联社当地时间9月21日报道,美太空军已于2020年8月下旬进驻了位于卡塔尔的乌代德空军基地,这是美太空军成立以来首次海外部署。

俄罗斯目前面临诸多问题,本来有望和欧洲改善外交关系,近来却因为白俄罗斯局势和反对派领袖“被毒”事件,而遭遇欧洲围攻,内外交困,难以高分贝发声。

5  杜特尔特突然变调

因为和南海有关,也因为和中国相关,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突然变调,引发外界高度关注,成为本次联合国大会的一个焦点。

9月22日,杜特尔特在联合国发表的视频讲话中强硬表态:”海牙仲裁法庭的裁定已经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这里没有讨价划价的余地,任何政府更迭都不能弱化或出卖这一裁定。”杜特尔特在讲话中还对国际社会对海牙仲裁的支持表示感谢。

杜特尔特的此番表述完全出乎国际舆论的意料。

杜特尔特上台后,选择了一条更为亲近中国的外交路线,主张淡化同中国的领土争议,而强调扩展菲中合作,与此同时,将南海仲裁案束之高阁,不再过问。

但是,现在却一反常态,突然变调,不免让人诧异。

促使杜特尔特改变态度的因素,首先是美国的介入、以及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国在联合国发声,表示中国对南中国海提出的”历史性”主张有悖国际法。这一方面对杜特尔特形成了巨大的外交压力和内部压力,其在联大这样的场合不可能回避南海仲裁案,他重提2016年的仲裁结果实际上是为了缓解内外压力。

另一方面,外部因素的变化有利于菲律宾在南海领土争端中处于有利地位,作为菲律宾总统不可能轻易放弃其维护国家利益的立场,不排除借用西方势力争取更多利益。

与上述立场相联系,在美国首次就南海争端制裁24家中国企业之后,菲外长公开呼吁不与受美国制裁的中国企业合作。8月28日,菲律宾外长洛辛表示,他建议政府终止与涉及中国南海军事化人工岛建设、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公司打交道。他说:”如果他们以任何方式参与南海造岛,那么我们将终止与他们的任何联系”,洛辛外长对CNN菲律宾频道记者说。但是,他没有点名任何公司或项目。

但是,杜特尔特没有回应洛辛的建议。

不论怎样,杜特尔特的表态对中国形成巨大压力,这个压力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大高于蓬佩奥南海声明所带来的影响。

6  台湾问题被摆上联合国

今年以来,美国在各个场合力挺台湾,联合西方国家及所谓台湾邦交国鼓捣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并且还不忌讳地发展与台湾的官方关系。在如此敏感时刻,台湾问题又一次被摆到联合国大会上。

联合国大会期间,凸入国际舆论场眼球的是9月16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与台湾当局驻纽约办事机构负责人共进午餐。克拉夫特表示会面属“历史性”,称自己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强化台美双边关系,并期待与蔡英文会面。

克拉夫特接受媒体时表示,台湾遭北京当局边缘化,认为2400万人民的声音是需要被听到,“这真的很可惜,因为他们应如其他人一样参与联合国事务,美国会帮助台湾在不同的方式下参与联合国,包括重返世界卫生组织(WHO)。他说,“如果我们不和中国站在一起,那台湾呢?或是不只是台湾、还有香港及其他国家?”

有了这个铺垫,在本次联合国大会上,台湾在联合国为数不多的邦交国如帕劳、巴拉圭、诺鲁、海地等,为台湾在国际上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发声,认为对新冠大流行做出杰出反应的中华民国台湾不能被排除在联合国系统之外。这些国家还拿联合国会籍普遍性原则说事,要求给予台湾在联合国的适当地位。

问题在于美国官员及西方专家会下为台湾发声,说台湾的存在是个客观事实,应该被允许以平等、有尊严地参与联合国体系,这与大会那几个国家的发言合成一股小潮流,其影响不容小觑。

蔡英文2016年就任后,已经失去了7个邦交国。为了力挺台湾,今年3月,在美国参众两院无异议通过了《2019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后,特朗普总统将其签署为国内法,该法旨在对抗北京对台湾邦交国的破坏、支持台湾的国际地位。

台湾问题已经被国际化,可以预见,由于美国的操作,它还将一次次被搬上国际组织舞台,中国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和应对方案。如果掉以轻心,可能在面临突发事变时措手不及。

相关文章

西方领导人“集体缺席”高峰论坛?中方的回应很霸气

希尔曼

道义值千金

希尔曼

【独家评论】:台湾国民党难以摆脱的魔咒

麦克

功勋车上老大姐在朋友圈留言

徐圣选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麦克

最新消息:四中全会本月24日召开

徐圣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