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开始到处筹备贡品了

他们开始到处筹备贡品了

文丨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现在,疫战终于要结束了。
有些地方已经收兵,有些地方在打扫战场,最困难的武汉,方舱医院也关了,也算是进入收尾阶段了。
今天要讲三件事,都是发生当下。
就是有些人一边摘桃子,一边包装贡品。有时媚上欺下,有的缺乏公平。

0 1

这事发生在边远地区,被掠夺的是普通医务人员。
前两天,云南昭通彝良县人民医院高调宣布,云南昭通彝良县人民医院宣布,该院150名医务人员自愿放弃申领抗疫补助,总额约30万元。
医院要把这笔补助,献给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务人员。
这个事乍看上去,很正能量,特别高风亮节。但仔细品品,味道明显不一样。
平均下来,这家医院每人放弃的补助金是2000元。这笔钱,原本合理合法合情地属于这些医务人员的待遇福利。
可是,他们就这样全都献出来了。护士长还拿着讲稿对着镜头进行表态承诺,可以看得出,医院是在花费心思包装宣传这件事。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这150个家境各异的医务人员,真的都是自愿的吗?这不是什么发达地区!
再想想,这些年,有多少诱捐逼捐,不都是在打着“自愿”旗号进行的吗?
不必讳言,对待这场疫战,体制内人士必须提高ZZ站位对待。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越容易被道德捆绑。
很明显,30万元真金白银的捐赠,打着牌子会是“云南昭通彝良县人民医院”,但是,牌子上有这150个人名字吗?
对上级领导来说,他们记不得这150人,只会记得送牌子的领导们。他们笑容可掬,屁颠屁颠,扛回集体表彰,把自己名字记在政绩功劳薄上了。
这种行为,比起之前陕西省安康市中心医院领导把补助往自己兜里揣,看上去似乎要体面一些,其实本质都一样。
那种是直接捞钱,这种是直接抢功。套用那句俗话,都是在吃人血馒头。
疫情的沙场,不只在武汉,也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就算是“没有一例确诊病例”,也都离不开医务人员拼博努力。
对这些基层医护人员,用权力隐性施压,用道德公然捆绑,逼着他们喊着“自愿放弃”的口号,来给自己的面子工程和政绩工程贴金。
这种做法,更加虚伪龌龊,更加冷血自私。

0 2

这事发生在新闻行业,被侮辱伤害的是民意。
这件事主角,是新华社湖北分社都市部主任、高级记者的记者廖君。
前两天,这位记者得到一些表扬,伟大形象被权威央媒报道。
其中讲到,廖君从去年12月30日至今,共采写各类公开稿件500多篇,参考报道90多篇。

有人给这位记者算了个账,按照报道,她在69天写了590篇,其中还包括内参这类可能是雄文的大稿。天啦!她一天写作稿件8.55篇。(注:图片数字200应为500)
只要有点常识,都能算出,从外出采访到整理材料,再到写作成文,写出一篇稿件,得耗费多大精力和时间。
我问了一个老记者。他回答是,白加黑,一天搞出两三条,累成狗。
再补一个常识,新华社是国社,哪怕是一条消息,也都要讲技术规范,讲信息核对,讲编发流程。
难怪有人感叹,这是媒体人的神呀。神也做不到!
老将写自媒体的,真心不想说媒体的事。我觉得,不论哪种媒体,只要说真话说人话,都是真媒体。媒体人又何必难为媒体人?
廖君这个事,错就错在——假。
一方面,她写的稿件 ,包括当初关于李文亮等人造谣疫情和病毒不能人传染人的消息,在内容真实性上,早就挑战过民意底线;
另一方面,她违背常识的写稿量,显然存在严重注水,很多恐怕都属于在下面记者文章前加自己名字罢了。
说白了,廖君这个给人感觉,就是在摘别人桃子!至于到底摘的是同事、同行还是其他一些部门单位通讯员,都可以去考证。
再退一步讲,就算这种玩法是属于行业潜规则,但是,在这个时候,还自称自己是“铁人”,欣欣然站到前台边演边拿荣誉,其实就犯职业伦理大忌了。
要知道,在这场大灾大难面前,有很多冲在一线的记者,那是拼了命,真刀真枪一笔一划地写出刷屏稿件的。
他们不仅采写的辛苦,而且发出来还心惊,有时还不得不发了删,删了发,甚至被搞成上百本种版本发。
人家受苦受辱,你却红袖善舞。摘了桃子当贡品送上去,还自夸来请功,不招骂才怪。

0 3

这事关于国际援助,只是想呼吁一下,慷国家之慨时,也要考虑多些理性和节制。
这几天,大家也都看到,疫情在全球肆虐了。
疫战的上半场在中国打得差不多了,现在要看世界各国的行动了。
这是全球化时代,讲究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觉悟,我肯定有。
所以,这两天,看到中国再度祭出大招,出动人力物资四处救火,我首先是感动和支持。
中国人善良,这个国家更懂得善待他人
有报道说,以前是一省包湖北一个市,现在有点一省救援一个国家的感觉了!
比如,江苏—巴基斯坦,“苏大强”再显神威;上海—伊朗,专家组再度送智;广东—伊拉克,王牌军再次出征;四川—意大利,四川勇士再度雄起。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救人是救己,患难见真情,这些大道理,我都懂。所以,不论是对国家行动,还是对中国社会援救他国,我都力挺。
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在国际救援上,咱们至少要抛开“地大物博人多”的陈旧观念了,至少要懂得区别对象进行有选择的求助了!
不要忘了,中国现在疫战仍然面临繁重任务,后续的问题解决仍然千头万绪。
天天都在谈抄作业。那么,就把更多的抗疫的经验分享出去,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支援。
至于医务人员,我们真的已经牺牲太大了,他们也实在太累了。
很多奔赴国际战场的白衣战士,恰恰就是从国内战场刚撤下来的。

相关文章

从两则“将军轶事”所想到的

麦克

“梁胡之问”及其思考

徐圣选

一个“乱”字了得!

徐圣选

曹德旺:民企要快卖自救 早卖比晚卖好

希迈

北京消息:中国文革象征性人物聂元梓去世

徐圣选

马家窑文化——中国彩陶艺术的最高成就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