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的觉醒者

体制内的觉醒者

 

原创 :秦川雁塔

 

在桥上沉思的纳吉

东欧国家给前体制领导人塑有雕像的是谁?匈牙利的纳吉。

剧变后著作仍然大卖的前领导人是谁?前南斯拉夫的吉拉斯。

这两个人都可以称为战后国家的创始人与苏式体制的反思者,从50年代一直到东欧剧变,他们都是标杆式的人物,成为一面精神旗帜。被人称之为“体制内的觉醒者”和“改革的象征”,变革力量都在汲取他们的营养。当时东欧媒体有一句话,体制内外的“共识重合面越大对社会越有利”。

*        *       *        *

二战后在东欧会讲俄语的人都很吃的开。纳吉是1918年在俄国参加俄国gcd并加入苏俄红军的,1930年被共产国际委任在布哈林主持的“国际农学院”和苏联中央统计局工作,在苏联生活长达十几年之久。毫无疑问纳吉属于“莫斯科派”,他与苏联之间的渊源之深超过匈“讲俄语”的任何人。

纳吉·伊姆雷

战后苏联在东欧有强大的驻军作为“莫斯科派”的后盾,他们可以直达克里姆林宫汇报国内情况,是苏联人倚重的心腹,这种关系是“本土派”望尘莫及的。纳吉1944年随苏军坦克回国,1947年任国民议会主席,此后几度沉浮,1953年复出后任匈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政治局委员。纳吉生前如打不死的“小强”以及后来不得不死,实际上都跟他的莫斯科背景有关。

二战期间一直到战后,东欧各国gcd内始终存在着在本国坚持反法西斯斗争打游击的“本土派”与前往苏联投靠苏共的“莫斯科派”之间的分歧。本来“本土派”就对“莫斯科派”随着苏联红军一道回来“摘桃子”的作法就很为不满,更对他们在建设时期拉大旗作虎皮,为苏联的马首是瞻、亦步亦趋地跟在苏联人后面鹦鹉学舌而丢掉了民族旗帜的治国路线极端地反感。

1947年gcd情报局成立以后,对待苏联的态度便成为衡量这些国家gcd忠诚与否的唯一标准,这样便为那些依仗苏联权势拿着“尚方宝剑”的“莫斯科派”在东欧各国耀武扬威地打击“本土派”提供了有力武器。“亲苏派”认为东欧gcd的命运是苏联人给予的,就必须服从“苏联中心”的指挥,着眼于苏联的外交策略,敢不遵从苏联人的指挥就是需要剪除的“叛徒”。接下来在东欧各国激烈批判“民族主义”,展开清除“民族主义”的运动,

凡是主张“本国国情论”的人统统被认为是“对苏联榜样的蔑视”,谁要谈独立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堕落到反苏立场”要予以清算。这种状况下形成的“谄媚式效忠”,1948-49年东欧都发生被破获的“反革命集团”的案件,案件之多、涉及人数之广,以至于使苏联内务部的官员满东欧飞超负荷运转到国内无人的地步。

自然东欧各国的“改革派”大部分都是本土派。比如波兰的哥穆尔卡、捷克的斯兰斯基、保加利亚的科斯托夫、匈牙利的拉伊科等在本国很有威望。但是唯独纳吉执政后不去抱苏联人的粗腿,不折腾本国人民,他1953年推行的“六月政策”,说白了就一句话,所谓的“优越性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其他都是瞎扯。

吉拉斯是南共创始人之一,曾任南联盟副总统,国民议会主席,党和国家的第二号人物。1953年吉拉斯与铁托在如何改革政党体制摆脱苏联模式问题上产生分歧。吉拉斯1954年就被清除南共开始坐监狱,然后又60年放出来,又进监狱,后来被软禁直到东欧剧变。

点击: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余东海

两个省级大秘的悲凉结局

米勒

无耻:苟晶老师的赔偿方案出炉

麦克

苏东坡乌台诗案始末

米勒

语文教材中为何删除《陈涉世家》?

徐圣选

光明使者自由歌

余东海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