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马族劣根性

马族劣根性

作者:余东海

 

成龙有句名言: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其实成龙的说法颇有土壤,类似观点在体制内相当流行。很多年前曾有老先生提示:

毛主席那样做是有道理的,是为了把中国人改造好。因为中国人和西方人不一样,民族劣根性很深厚。西方可以民主自由富裕,中国人不行。中国人有了权有了钱有了民主自由,很容易变坏。(大意)

此言背后隐含的逻辑与成龙不约而同,中国人比较劣,不严管不行。殊不知,中国人的劣正是反孔崇马的结果,老先生倒因为果了。自笑当年亦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中国人一有权钱就会变坏,但本能的不相信民族劣根性之说。

后来才明白,中国人穷斯滥矣,达了更滥,有两大原因,制度和文化,文化上反孔崇马又是根本原因。反孔崇马导致拜物拜权,让中国人彻底堕落成了物奴、权奴乃至恶奴,以致不配也无缘享有良制良法。

要说劣根性,这是马族劣根性。所有信奉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者,都属于马族。从老大哥开始,所有马国都是恶国,所有马政都是恶政,所有马族都是劣人,没有例外。只不过,由于燔书灭儒大革过文化之命,马家社会愚昧邪恶程度是所有马邦中最高的,比原来的老大哥都高得多。

马族之劣,源于政治制度,更源于思想文化。马族劣根性,归根结底是文化劣根性。

马族的共同特征是:任何坏东西一学就会,变本加厉;任何好东西百学不会,进一退三。因此,马族走向极权暴政,倒孔灭儒,轻而易举;要有所改良和尊儒,则千难万难,基本不可能。马族毫无建设性,唯有破坏性和毁灭性,破坏毁灭势力范围内的一切真善美,直到毁灭自己。

一为马族,便无足观。马族之官,无非贪官恶吏;马族之民,最多愚民暴民,强权阶级固然不如强盗,弱势群体也多有一颗强盗之心。马族最擅于自侮自辱,自作自受,自毁自灭,又最缺乏反思自省能力,没有外敌也要寻求制造外敌,出了问题更要归罪“境外敌对势力”。

马族有左右之别,左道比右道更坏。在中国,左道马族即毛族,崇拜毛氏、信仰毛思、被毛思洗过脑的人都属于毛族。这种人是马族中最无底线、无可救药者,徒具人形,已绝人性,相当于佛教所说的一阐提。毛族之所以特别坏,是因为毛泽东思想集马列主义和商韩主义之大成,比单纯的马列主义更为邪恶。

红卫兵最直观形象地昭示了什么叫“同而不和”。文化立场政治立场完全一致,信的是同一种思想,拜的是同一个对象,举的是同一面旗帜,说的是同一套话语,连穿衣打扮都差不多,就像一个模子造出来似的,却热衷互斗内讧,动辄你死我活。其实,四九以后无论官与民、官与官、民与民之间的斗争,本质上无非马族内斗。

毛时代全民皆奴,全民皆暴,红卫兵更是奴性和凶性的完美结合。奴性和凶性都是恶习,奴才和暴徒都是人格残缺者,高负能量者。奴才往往暴戾成性,暴徒往往奴性深重,奴性和凶性、奴才和暴徒相反相成。因此,暴民很容易变成奴才,奴才也很容易转为暴民,奴才和暴民都很适合被奴役。

破坏容易建设难。奴才、暴民和流氓无产阶级最有能力破坏,绝无能力建设。无论是良言良行道德文明,还是良制良法政治文明,或者良器良具科技文明,都不是流氓能够建设起来的。不仅王洪文之流是流氓无产阶级(胡耀邦语),当年所谓的农运,其实就是北狄领导、流氓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民粹主义运动。

或说:王阳明说,满街都是圣人。你却老是批判马邦人的劣根性,不够厚道吧。答:对马邦人严厉批判才是厚道和拯救,赞美恰恰是不厚道的,别有用心的。曾有前辈传授政治秘诀:“对左派不能心慈手软,但可以高度称赞充分利用。”这才不厚道啊。至于王阳明,对习性多恶和本性至善的认知,与东海无异。

民族劣根性论既不如理也不如实,为儒家所反对,但文化劣根性则确确实实存在。古今歪理邪说,文化品质恶劣,所以信奉邪说的群体,流行歪理的社会,品质都很恶劣,这就是文化劣根性所致。如果说民族劣根性是鲁迅的诬蔑,文化劣根性就是东海的发明,与鲁论针锋相对。

力摧马学之邪,更显儒家之正。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依托于中华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精神的重建,关键又是儒家的复兴。因为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和民族精神的核心。儒家五常道,是中华道德和民族精神也是普世价值,普适于所有国家和社会,普适于过现未。儒化政治社会是复兴中华民族、重光中华文明的唯一途径。2016-6-7余东海

相关文章

邱岳峰, 他像被玩残的鸟儿,在乍暖还寒的早春决绝离去

徐圣选

马克思反对马克思主义

希迈

国家图书馆古籍大展(9)

叶万松

徐焰将军:香港年轻人闹事,是家长坏!

徐圣选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余东海

北戴河会议,矛盾冲突的焦点将是什么?

徐圣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