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就做大好人

做人就做大好人

 

余东海 | 文

 

大恶大乱大争社会,生存不易,做好人不易,很容易受到各种侵犯迫害;做坏人也不易,也很容易受到各种侮辱危害。常闻“我是流氓我怕谁”,殊不知,流氓最易受欺负,你是流氓谁怕你。对于流氓,小人或许害怕,正人君子不怕,朝野各种恶势力则会恶性利用之、粗暴奴役之。

流氓坏蛋越大,越是可悲又可怜。君不见,近百年来极权主义三界精英中,多少金多位高的流氓坏蛋,大多得意一时就身败名裂、家破人亡、遗祸子孙甚至断子绝孙。

君不见“改开”以来,大大小小无数富豪,前仆后继地涌向监狱和死神。说什么富不过三代,很多富豪二代都难以为继,甚至即身而灭,各领风骚几年十几年而已。注意,“富不过三代”只适用于不义之财,并非普遍规律。

这就是三个东海律在起作用,一个是“恶必苦”,一个是“大恶无后”,一个是“野蛮无法正常致富,邪恶无法留住财富。”野蛮邪恶者要致富,必须通过非正常非正义的手段才有可能,比如通过欺诈而巧取,通过暴力而豪夺。通过学说欺诈和国家暴力进行巧取豪夺,是邪恶势力发财致富的最高境界。

然而,不义之财富必会迅速流失,流失的时候还要向财富的主人索取高额利息,让他们付出各种沉重代价,包括生命代价。

好人好人都不行,不好不坏如何?一些人既不做好人也不做坏人,不为恶不为善,韬光养晦,人云亦云,亦马亦牛,随波逐流,以为那样可以自保平安。后极权时期,那样的犬奴主义者不少,何尝好得到哪里去。纵然自以为岁月静好,也是浮皮潦草短暂性的,经不起一点风浪。

虽然做好人坏人都不易,不好不坏也不易,还是应该做好人。尽管非常有限,整体上好人的命运和下场相对好一些。有必要说明的是,极权社会的好人,大多是小人的好,乡愿式奴婢式的好,只是不那么坏罢了,与不好不坏并无本质区别。

有识有志之士应该追求正大的好,成为正大的好,不仅真,而且正,而且大。真是真诚真实,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正是思想正确,立场正义,刚正不阿;大是伟大,执德至弘,信道至笃,广大高明,不偏不倚。

那样的好是中道的好,仁智勇俱全的好,尽心知性知天的好,不忧不惧不惑、不移不淫不屈的好,圣贤君子大丈夫的好。百年中国最缺的就是那样的人。

那样的好人,自有其福报和后福,即使在大恶社会,也不易受到侵犯危害。对于那样的好人,一般流氓无赖得罪不起,邪恶势力防范排斥限制是必然的,但要迫害,却也不易,那要付出相应的的道义代价和政治代价,不像收拾小人流氓那样随心所欲、轻而易举和风平浪静。

大好人即大吉人,自有天爵,自得天相。迫害他们,最是背天逆理,最易招致人怨天怒,人仇天谴,最易恶贯满盈而一命呜呼!

极端红时代,不成群体的大大小小几个儒生,比起其它知识分子,相对平安些,都能寿终正寝,各有子弟续命,延续其生命和慧命。

尤其是梁漱溟君,勇于逆鳞而有惊无险,可谓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也。换了别人,非死于非命不可。梁君真则固然,正则不足,更谈不上大。梁君尚能如此,若是孔孟程朱,又当如何,更加吉人天相。孔孟程朱和历代圣贤大儒,也难免逢凶遇难,亦容易化吉呈祥。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此之谓也。

东海大半辈子饱经风霜雨雪,却也有自己的幸福和幸运,父母长寿安康,弟妹无故,妻贤子孝,生活无忧,收获了体制内和江湖上不少人的尊重和友情,自己求仁得仁,得乎仁道,夫复何求。很多人不择手段而求之不得的东西,却是我不屑追求、主动避离或委婉拒绝的。

君子唯求在我者,不求在外者。在我者,仁义忠信,尽心尽力,不懈追求;在外者,权位财富,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于不义之权和财,拒之唯恐不免。我把种种名利诱惑和艰难困苦都视为上天对自己的考验。

或谓东海“不遗余力弘儒,有挨打的风险”云。答曰:打大人更危险。这是戏言,却非妄言,戏谑中有真谛在。打大人,不仅道德风险至大,现实危险包括恶果和后患也极大。论位,大人是大德而有大位者;论德,大人即圣贤。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打大人的罪业不会低于诬文武。东海虽非大人圣贤,却深怀圣贤之志,也许将来一不小心就成为圣贤了呢。

不敢自称大好人,但我自信不愧为真正的好人,君子人。庚子杂诗八十一写道:

青松翠竹共一林,数罢梅花理更深。

草木皆兵堪护法,鬼神如故亦推心。

草木皆兵,原是形容人在惊慌失措时疑神疑鬼的。骆驼不堪重负的时候,一根稻草就可能压垮它;邪恶之徒恶贯满盈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走平地都可能摔死,草木未必不会变成敌视它的兵器呢。而于君子,草木皆兵,不是让他惊慌疑虑,更不是对他有敌意,而是为他护法。鬼神也一样,以诚相待暗中维护。

做一个大好人,方不负此生。在大恶大乱大争之世,将人生的意义价值扩充到最大程度,将良知的美好壮丽光荣伟大发扬到最高境界,成为现中国乃至现在世界上最缺的人,方不枉人世走一遭。

要做一个大好人,不是说说、想想就能做到的,必须持之以恒地努力学习和实践中道之学,即君子之学和仁本主义学说。孔子指出:“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论语·雍也篇》)要成为圣贤君子,非走这条道路不可。就像建设王道政治中华文明,同样非走这条道路不可,非由圣贤君子来主持建设不可。

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共业太恶,社会太坏,就会导致圣贤之穷,甚至苦厄艰险。故大好人并不意味着没有苦厄艰险,而是能够战略上藐视之,道德上超越之,实践中能努力战胜之,不断化逆缘为顺缘,化苦厄为营养,在苦厄艰险中不断成长和进步。大恶大乱大争的极权社会是共业所致,共业难挽。大好人受苦受难,既是成就良知光明的一种磨练,也是改善社会共业的一种努力。

前面提到的三个东海律:“恶必苦”、“大恶无后”和“野蛮无法正常致富,邪恶无法留住财富。”反过来也成立。一、善则乐,善良和幸福快乐正相关,善良到君子的程度,无入不自得,其乐无所倚,这是超然于苦难乃至生死的关键。二、大善有后,有后续有后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三、唯文明可以正常致富,唯正善可以让财富持久。上述正反两方面的定律都具有极高普世性,个体和集体、家庭和国家、家族和民族无不如此。

                                                        2020-6-12

相关文章

2020年的几个小秘密

徐圣选

32年前的“霸座”事件,让中国彻底痛失“当代蔡元培”!

米勒

文革只是名义上被否定了,实际上依然活着

希尔曼

百年孤独:级别最高的实名举报者

麦克

强推ETC背后

麦克

今天要吹爆上海媒体:敢于直击疫情中的十大问题

希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