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与西方文明

儒家文化与西方文明

大半辈子横跨两个群体:传统派和现代派。传统派包括儒佛道三家、旧体诗词、武术气功和书法人士等。现代派包括自由派、民韵派、民粹派、美西中心主义者、新诗人等。

两派相互瞧不起是常态,其中儒家和西化派更是误会重重,敌意深深。西化派继承五四遗产,反孔反儒者众。某些儒生对西方文化和文明颇为排斥,认为我有自由主义情节,或者是自由主义儒家,非真正之儒。而在西化派看来,东海是抱残守缺、顽固不化的腐儒。

(注意,我说“西化派反孔反儒者众”,是就西化派主流而言。西化派中当然也有不反儒和尊儒者,但属于少数派。他们立足于西方文化和文明,即使尊儒,对儒学了解、理解和尊重都非常有限,对于儒家和东海仍有很多思想误解道德误会。)

双方立场观点方法格格不入,但都喜欢将中国政治社会问题的罪责推给对方,或以儒学为罪魁,或以西学为祸首。对真正的罪魁祸首马学,几乎无人问责,甚至为之涂脂抹粉。

儒生尊孔尊儒没错,错在某些人敌视西方文明;西化派推崇西方文明没错,错在反孔反儒。双方都对于马学的错误和贻害认识不足。

把儒家文化与西方文明对立起来,是一个持续了百余年的灾难性错误,成了阻拦在中国自由化文明化道路上最大的一个思想拦路虎。把儒家文化与西方文明把对立起来,意味着把仁义与自由、民本与民主、儒化与西化对立起来,把中华文明与现代文明、中道价值与人道价值对立起来。

中西相争,两败俱伤,仁义礼智信固然扫荡无遗,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平等也丧失了立足之地。中西相争,亲痛仇快,北狄得利,乘虚而入,登堂入室至今。驱除极权追求自由,首先必须纠正这个巨大而持久的错误。

儒家文化仁本主义,包括政治民本和宇宙人本,现代西方文明植根于人本主义。仁本主义与人本主义虽有高低之差,并非正邪之别。两者具有本质上的共通性和一致性,完全可以并行不悖或相互补益。

仁本主义的仁义礼智信五常道,和人本主义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平等五个普世价值,各有其常识性。常识包括道德常识、政治常识、科学常识等等。只要是常识,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普世性。西方普世价值就是一种社会常识。

儒学高于西学,仁本主义高于人本主义,这个高不是违反而是超越。儒学内圣外王,极高明而道中庸,高于常识又不违常识。例如,王道与自由政治,礼制与民主制度,就是异中有同,同中有异,无违而超越。或者说,儒家就是中华特色的道德常识和政治常识的集大成,具有至高无上的普适性。

注意,常识和共识都很重要,然常识更基础,共识不能违反常识。一个社会、国家和民族的共识,必须建立在常识之上。违反常识的共识不值得追求和维护。违反常识意味着错误、反常和邪知邪见。

邪知见形成的共识百无一利,而且弊端、后患、恶果极其深重。君不见,那个马学毛思成为朝野共识的时代,国人豺狼化魔鬼化,社会丛林化地狱化。那样的共识不仅无助于团结,反而导致空前的社会分裂和内斗惨烈。这种社会,不仅与儒家社会背道而驰,于西方自由社会也是望尘莫及。

未来中国走仁本主义道路,实行王道礼制,固然大吉大利;走自由主义道路,建设自由民主,也不失为次优选择。两条道路都是正路,唯有马路才是邪路。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都必须去马家化。

去马家化在即。四九以后,唱衰美国成了马邦朝野的主旋律;陆肆以来,唱衰马帮成了西化派的最高音。唱衰美国无效。大半个世纪美国的软硬实力始终天下一枝独秀,世界霸主地位始终没有动摇。西化派唱衰马帮不尽着调,然相对靠谱,美马之争结局已无悬念。

西化派不太着调,是因为对马帮的低估,是因为低估了三界精英的无耻和社会共业的恶劣,低估了马学的洗脑作用和美西的绥靖作用。当然,马帮不是西化派唱衰的。马帮之衰灭是自衰自灭,是其文化政治逻辑的必然。邪恶王后故,邪教必灭故。

2020-10-6

相关文章

乌镇是假的…?

米勒

玛雅文明展将在中国金沙遗址博物馆举办

徐圣选

奢华中国:记者暗访北京公务盛宴!

麦克

关于咖啡你也许不知道的那些事

米勒

谁在散布恐慌,把海外的中国人都吓回来了?

希尔曼

杭州又发生金融诈骗,投资客户或血本无归

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