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布兰斯塔德

别了,布兰斯塔德

原创 二爷ALEX

 

【编者按】:历史何其相似,1949年8月18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的一篇文章《别了,司徒雷登》,标志着中共与美国的关系结束,司徒雷登一生都在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呕心沥血,为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鞠躬尽瘁,可是最后在中共的嘲笑下离开了中国。即使他的遗愿:将自己的骨灰安放在他创办的北京大学(燕园),也不准实现。今天,2020年9月13日,美国驻华大使泰里.爱德华.布兰斯塔德突然辞职回国,成就了历史的重演。下面这篇文章借用《别了,司徒雷登》,用《别了,布兰斯塔德》的标题,意味深长。,

9月13日,在中美关系正在面临巨大困难的关键时刻,美国驻华大使泰里·爱德华·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突然宣布辞职并准备归国,引发了新一轮中外媒体对于中美关系走向特别是全面脱钩的揣测。

布兰斯塔德2017年6月出任美国第12任驻华大使,任期仅仅过去了3年多,陡然辞职,确实是非同寻常。但并不是无迹可寻,在前几天投稿《人民日报》被拒引发的两国针锋相对的外交口水战中,已经可以看出端倪。

一周前,布兰斯塔德将一篇陈述对等关系原则的文章投稿《人民日报》,要求刊发。但人民日报认为该篇文章“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直接拒绝。外交部甚至认为布兰斯塔德的文章是“精心设计,故意碰瓷找茬”,随即引发两国口水战,美国务卿蓬为此还专门发了一篇在微博上短暂存在的评论。

布兰斯塔德发表文章的节点很特殊,必然不是随意而为,但要说他“碰瓷找茬”,这可能并不符合这个温和派的本意。

布兰斯塔德能成为驻华大使,并不是偶然。他本身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也是一个和中国渊源颇深的人。

布兰斯塔德出生、成长、任职都是在美帝最大的农业州——爱荷华州。该州地处美国中部腹地,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是美国最大的玉米、大豆、猪肉产地,有美国粮仓之称。中国是该州农产品的第二大出口对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个中国人的餐桌,都和爱荷华的农产品有关联。

年轻时候的布兰斯塔德

在爱荷华州土生土长的布兰斯塔德创造了一系列的美国政坛记录。27岁步入政坛,36岁首次当选州长,是当时美国最年轻的州长。1983年至1999年,连干16年。2011年,他再度出山,再次赢得州长选举。直到2016年被特朗普提名为驻华大使卸任,累计执政爱荷华州22年,成为美国历史上累计任职时间最长的州长。

他与中国的情缘,就是在爱荷华任职期间。早在1983年,他当选州长后就立即与河北省缔结友好关系,次年即访问河北。1985年,河北省农业代表团回访,布兰斯塔德和后来的中国领导人建立了很好的私人情谊。2012年、2015年又三度会面……因为这层关系,布兰斯塔德在出任大使的前7年中4度来华访问。

可以说在美国政坛,中国通很多,但是没有人比布兰斯塔德于公于私有更深渊源的。外交虽然是一种代表国家的公务行为,但毕竟归根结底是人与人的交往,所以2016年特朗普还没有正式上任,就迫不及待的提名布兰斯塔德出任重要的驻华大使一职——无论是爱荷华州和中国贸易的紧密联系,还是他和领导人之间的私交,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布兰斯塔德作为共和党人,也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但总体说来,他属于鸽派。比如在2016年的大选中,他就公开建言特朗普,“希望下一届美国总统能带给中美两国更多经贸合作,而不是对抗”。2019年白宫有人提出对所有中国留学生关闭大门的建议时,布兰斯塔德曾坚决反对。他还专门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欢迎中国学生》的文章。

这种温和的态度,在多方面都有体现。比如他会亲自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官网上写文章,畅谈自己对推动中美贸易的想法,全然没有贸易战的硝烟味。和前几任大使相比,布兰斯塔德总是喜欢在路上。短短任期内,走访了中国26个省份和自治区,如果不是疫情的影响,他准备走遍中国所有的省份。

但是很不幸,这么一个主张对话的鸽派,在近几年中美关系的急剧变化中,显然无力主导整个大趋势的变化。对于两个离心离德的巨人,无论个人的愿望如何,所能起到的效果毕竟是有限的。特别是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国日报》在爱荷华州主流媒体连续刊登广告,指斥特朗普“愚蠢”的打贸易战,将让该州农民损失惨重。一向温和的布兰斯泰德随即罕见回击,“中国利用美国珍惜的自由言论的传统搞宣传,令美国的工人、农场主和企业深受其害”。

特朗普的政治盟友

那么,布兰斯塔德的辞职,是一种无力回天的选择吗?那恐怕不是。

布兰斯塔德由于一直是特朗普的政治盟友,所以特朗普对他其实也很看重。布兰斯塔德的儿子目前就在特朗普手下担当竞选经理,他拥有巨大影响力的老根据地爱荷华州也是两党争夺最激烈的摇摆州之一,所以大选关键时刻,特朗普不可能放弃他。这场突如其来的辞职,更有可能是一种提前的助选规划。

这种规划,更多的体现出中美关系重要程度正在大幅降低的现实。

因为可以想象,作为鸽派,从来没有写过战斗檄文的布兰斯塔德,不太可能突然抛出一篇意识形态对立的尖锐文章,特别是要求“全文刊发、不能修改”。理解中国国情的人也必然知道,不可能刊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其实就是突出了他文章中所强调“两国关系……对美国人民重要的结果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平衡”这个主题。

所以蓬胖随后就指出,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今年在美国主流媒体已经发表过五篇署名文章,还接受过诸如CNN、CBS)等媒体的专访。我们布大使一篇文章都发不出,这不就是“不对等”吗?

明知是别人的局,但还是得含泪钻进去。这种事情也不新鲜了。

1949年8月,生于中国、大部分时间也服务于中国、甚至自称“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一个美国人”的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悲怆离开,因为一篇家喻户晓的《别了,司徒雷登》只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一个被嘲笑的背影。伴随着嘲笑的,是中美关系黑暗的三十年,也是中国人最困苦的三十年。

今天,我们又要送再别一次。历史总是在某些时候重复,但也许不会简单的重复。

别了,布兰斯塔德。

2020/9/14

相关文章

西方领导人“集体缺席”高峰论坛?中方的回应很霸气

希尔曼

真实的潜伏:英若诚临终前用英文吐露的秘密

麦克

武汉街头的流浪者

徐圣选

隐瞒病情,是复工最大的“绊脚石”!

希尔曼

文革期间没有腐败?只因真相揭露太少

徐圣选

传染病专家: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病毒!

麦克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