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深圳书记厉有为刊文:保私产,防左倾

前深圳书记厉有为刊文:保私产,防左倾

 

返程路上

厉有为资料图

深圳前市委书记厉有为日前在香港《文汇报》发表《路在何方》一文,呼吁宪法正式承认民有经济的基础地位以及公民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厉有为认为,“左的错误”对中国发展危害性最大。

厉有为提出一系列关键问题:1.承认不承认民营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2.可不可以民有的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一样,都神圣不可侵犯并加载宪法呢?3.我们怎么看待资产阶级?怎么看待剥削?怎么看待阶级斗争?等等。

保私产,防左倾

今年82岁高龄、90年代深圳改革大潮中的拓荒者厉有为,在文章中连问十三次“路在何方?”,重复九次“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引发外界对民营经济政策转向的关注。

厉有为写道,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华为等民营企业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强烈打压,就完全证明了它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但是,并未得到我国法律的承认,法律还只承认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

厉有为(右)在深圳工作期间,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一起研究工作

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厉有为指出有两条路径,一条是按市场经济规律、民营和国有优势互补;而另一种是政府主导,以行政手段为主配置资源,“给国有企业下指标,把优秀的民企吃掉”。现在我们正站在选择的十字路口。

民营经济生存艰难,安全感弱,厉有为指,国家大法只承认公共财产不可侵犯,能否以法律确保私人和公共财产,都神圣不可侵犯?”厉有为还反问,要以阶级斗争的方式,还是法律和行政手段的和平方式,解决不同利益诉求?

面对中美对抗的局面,厉有为说,有人指美国等待中国在外部压力下犯错,我认为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

厉有为特别强调,要防止左倾错误,稳住企业家的民心,使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得到法律保护,死心塌地地留在国内拼搏。“使他们觉得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都得到政府法律的确实保障。”

厉有为:风口浪尖弄潮头,改革必伴热血流

1990年12月,时任湖北省副省长的厉有为结束对罗马尼亚一个合作项目的访问,刚落地北京,被中组部告知要把他调到深圳特区工作。

厉有为表示“深圳特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啊,一句广东话也不会说,甚至特区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但厉有为还是服从组织安排,一周后“稀里糊涂来到了深圳”,担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兼深圳市委党校校长。

1990年,深圳已成立特区10年,但当时正处在巨大的争议中。厉有为回忆,当时很多人指责说深圳姓资不姓社”“深圳就剩下五星红旗挂在那儿,其他都变颜色了。刚到深圳的厉有为面临巨大的压力,好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提出改革开放路线要100年不动摇,深圳的改革开放得以继续推进。

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时任市委书记的厉有为开始探索完善深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深圳改革发展期间,厉有为等在研究大鹏镇、南澳镇的发展规划

据深圳前副市长张思平在《深圳奇迹》一书中的记载,在这一时期,厉有为领导和直接推动了深圳市产权制度改革,把财产占有社会化作为产权改革的总方向,为深圳市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股份合作企业等不同类型的产权改革和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厉有为还率先在全国进行政府审批制度改革,为建立适应社会主义要求的新型政府进行大胆的探索;此外,厉有为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五大体系和形成市场经济的四大机制(后来完善为市场经济十大体系和五大机制)。

如今,深圳已成为以高新技术产业为支撑的创新型城市,诞生了华为等一大批世界级高科技公司,而这得益于厉有为在任时力推的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在1995年深圳市的党代会上,厉有为提出“二次创业”的想法,力推深圳发展高端服务业、金融业、高新技术产业。他还力排众议拍板在南山划出11.5平方公里的土地,提出“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如今,深圳南山已被称为“中国硅谷”。

改革就是破旧立新,厉有为的改革之路曾遭遇重重阻力和压力。在退休时,他写了一首名为《血路》的诗,记述他以拓荒者姿态投身改革开放的种种心境:风口浪尖弄潮头,改革必伴热血流;血路杀得伤遍体,夕阳染红孺子牛。

这首诗也是深圳改革大潮中的拓荒者的心境。吴南生、梁湘、李灏、厉有为等深圳的拓荒者们,在改革的浪潮中冲破旧体制、探索新体制为深圳发展探路,也为中国从计划经济突围、向市场经济转型探路。他们创造了历史,并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这将被时间铭记。

来源:红墙评论综述

相关文章

中共中央宣传部发文,连续放映反美电影

徐圣选

一封民间写给中央的形势分析报告

徐圣选

央行下了铁命令:马云正式被“收编”?

麦克

中国大学的权力谱系,道破高校的全部奥秘

希尔曼

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假话时代

麦克

美中關係必將轉舵——中共也回不去了!

麦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