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校庆风波:白字校长

在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年校庆大会致辞中,校长林建华将“鸿鹄之志”中的“鹄”字(音 胡)读成了“浩”字音。堂堂一位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长,在如此隆重的场合,居然读了“白”字,情何以堪!

此事引起社会舆论的哗然,并持续发酵。林校长虽然很快公开发表致歉信,承认自己读错了字,进行了检讨。然而,风波并未平息,对于林校长的致歉信普遍认为不诚恳,虽然也有人引经据典考证林校长并没有读错,但是舆论的倾向是明确的,是压倒性的。

此事为何引起如此大的风波?

首先,林校长读错字,实在是不应该。因为几天前在对化学系学生的讲话中,把“莘莘学子”读成了“津津学子”招来了批评,几天后的5月4日校庆大会,是多么庄重的场合,有那么多的“莘莘学子”和贵宾在聆听校长致辞,但凡认真准备就不会出此笑话。

其次,社会舆论对于最高学府校长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文化的表现,已经忍无可忍。不只是北大校长,北京中关村的几个著名大学的校长也犯这样的错误,不只是北京,外地的著名大学校长也屡屡出现这种错误。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大学怎么了?中国大学的校长怎么了?

有人回想起了台湾三大政党领袖访问大陆时,我们著名大学校长的表现。

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到清华大学演讲,其人文修养的表现游刃有余,而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表现的畏畏缩缩,会上互赠礼品,顾校长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顾校长在读诗时,磕磕巴巴,当读到“寸寸河山寸寸金,瓠离分裂力谁任……”的“瓠”字时读不出来了,后经人提醒才对付过去。

另有,台湾新民党主席郁慕明来人民大学讲演,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欢迎词中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这位校长显然把引自于《诗经》的这句“七月流火”当成是天气很热,而诗经中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天气转凉了!

又有,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厦门大学,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演,引经据典,寻古博今,显示了深厚的国学修养。然后受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之请题字,连战先生挥笔写下了:“泱泱大学止至善,巍巍黉宫立东南”。然而,朱校长读题字时念了白字,把“黉宫”(意为学校)读成了“黄宫”,引起哄堂大笑。

白字校长引起社会越来越广泛的批评,受到越来越激烈的讨伐,绝不是小题大做,而是来自于深层次的原因。当前的教育状况引起广泛的怨言,教育追逐经济利益,教育腐败,学历造假,论文抄袭已经形成了社会的弊病,难以扭转。学校管理机构的官僚化更加严重,学校管理层包括校长,不是以学识和管理能力为任用标准,而是以政治立场,而政治立场的实际标准是是否紧跟上级,阿谀奉承风行。

国家教育部长的观点最能反映中国教育的状况,部长说我们的教育要抵制西方的思想理论,他的这个表述本身就是概念不清,抵制西方思想理论?马克思主义是西方思想理论还是东方的?这位部长还有更豪迈的计划,他说:中国的教育的标准将成为世界的标准!哇!中国教育要成为世界标准?那么在西方,西方的思想理论怎么办?是不是要被中国的所替代?

相关文章

大国的改革开放

麦克

台湾和香港或将成为中共的梦魇

徐圣选

龚柏华教授从国际法角度谈“十月一日”的性质

徐圣选

中国继承毛泽东时代援外传统,加大满世界撒钱的“外援“

徐圣选

“解放”,还是被解放

米勒

这消息让我惊掉了下巴

希尔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