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急诊女医生被杀后,我想和大家谈谈!

北京急诊女医生被杀后,我想和大家谈谈!

 

 

原创: 最后一支多巴胺

这几天大家都知道,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发生了最不幸、最血腥、最无耻、最悲哀的事情!

杨文医生2019年12月24日6时许被一名患者家属恶意杀害,利刃导致颈部严重损伤,虽经积极抢救,却最终于2019年12月25日零时50分不幸去世。

平安夜得知这个噩耗后,我虽尽力平复心情,却依旧避免不了要双手颤颤,整夜未眠了!

今天,我有一些话想和大家谈谈。

我与杨文医生从未谋面,在此之前甚至从未闻其大名。

但,同杨文医生一样,我也是一名急诊科医生,我也是一名身披白衣的一线医生。

我想问问,杨文医生究竟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要遭此毒手?

我想问问,一个值夜班的急诊女医生有什么过错,以至于要喋血急诊?

她所做的只不过是兢兢业业奋战在临床一线,她所做的只不过是凌晨时分还坚守在工作岗位,她所做的只不过是从不轻易去放弃每一个病人,她所做的只不过是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

事实上,她只不过是千百万勤勤勉勉的医务人员缩影,她只不过是我们所见过的最普通的医务人员之一。

不同的是,我们还活着,而她却被人杀害了!

不同的是,我们迎接着新年,而她却只能留在新闻报道里了!

此刻,我们还活着,还在围观着,还在义愤填膺着,还在将冷漠当作理性着!

而我们的杨文医生呢?

她却已经远去了天国,已经躺进了那个冰冷的地方,再也听不见、看不见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个小时,有人已经开始将它遗忘了,而它注定将会被下一个热点新闻所湮没,即使它从没有上过热搜。

大众注定是健忘的,是常常好了伤疤忘了痛的,甚至是远远躲着却又总是偷偷伸出脑袋来围观着的。

王浩同学血染哈医大二附院的时候,他们是这样的。

王云杰主任被刺身亡时,他们是这样的。

李宝华医生被害时,他们是这样的。

42岁的冯丽莉倒在血泊之中时,他们是这样的。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惨遭杀害时,他们是这样的。

自己身边的战友遭遇不幸时,他们还是这样的。

这样的悲剧总是在上演,这样的血泪一直都在我的眼前飞过。

我想写些什么来祭奠我这些战友,我想说些什么来宽慰我的同行,但当我真的拿起笔的时候,却又发现除了满腔的悲愤之外,似乎又没有什么可写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麻木到同那些只会对杀头时的刺激喊上一嗓子的看客一般,不仁到只会同那些玩弄文字游戏的文人一般。

但是,当我得知一名急诊医生被无端残忍杀害后,却终于发现,自己并非麻木,更非不仁。

之所以觉得无话可说,正是因为这些话已经说过了无数次,这些血泪已经流过了无数次。

今天,有人问我:“老师,我曾经对医学充满热情,但现在却看不见任何希望!”

这个问题让我无法回答,甚至觉得有些尴尬,因为我想鼓励他,却又发现这些鼓励的话根本毫无力量,甚至不能说服自己。

但我又不想去浇灭更多人对医学的热爱,于是我只能保持沉默,我只能将自己埋没在人山人海的急诊之中。

我用忙碌来麻痹自己,我用理想来安慰自己。

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没有人可以逃避现实,没有人能够永远生活在理想国中。

我想问问杀人凶手:

你为什么非要杀害杨文医生不可?

难道就是因为你95岁的家人治疗效果不理想?

你是否明白95岁的高龄意味着各个器官功能衰竭,甚至随时都会离开,更何况已经出现了症状?

疾病有千万种,能够被人类征服治愈的却寥寥可数。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够去帮助、去安慰。

即使是医务人员自己患病,也逃离不了生老病死的命运轮回。

而你,却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带着与自然科学相违背的目的。

或许,你还带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是否因为各种原因心生怨气?你是否尝试去沟通?你是否曾将自己心中的不解讲述出来?你是否曾多次扬言要杀害医务人员?

你以为自己杀害了杨文医生就出了心中恶气?

你以为疯狂杀戮就能换回家人的长命百岁?

你的家属是人,别人的生命就不是生命吗?

你为什么来到医院还要带着利刃?

不要告诉大家这只是一把水果刀!

更加不要告诉我们你曾患有精神心理病!

这是一场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恶意杀人案,是一场动机明确恶意犯罪行为,是一种注定要被定在耻辱柱上的卑劣行径!

当你用刀割破杨文医生的脖子时,你可曾想过眼前正在被自己杀害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当你看着鲜血涌出的杨文医生时,你可曾想过这即将逝去的生命几分钟前还在为你的家人兢兢业业努力着?

你有没有害怕过,害怕枉死在你刀下的杨医生时常出现在你的梦中!

你有没有畏惧过,因为正义的子弹必将会击破你的心脏!

你有没有羞愧过,因为你的冲动而导致多个家庭的破碎!

你有没有后悔过,因为你残忍的一幕而使得多少年轻人对医学望而却步!

也许,你有过;也许,你从没有过。

但是,这些都已经不要紧,因为你终将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想问问民航总医院:

杨文医生的不幸去世让人感到痛心疾首,她为医学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她的猝然离开不仅是一个家庭的损失,不仅是一个急诊科的损失,也是一个医院的损失,是整个医疗卫生系统的损失。

没有人希望发生这种暴力伤医事件,没有人不痛心看见整日奋战在临床一线的医生殒命工作岗位,也没有人不对这种极端暴力事件感到悲痛欲绝。

杨文医生走了,带着她对医学的所有的挚爱和至诚。

但,我却不禁想问:

这位95岁的老年患者到底所患何病,是急诊抢救病人,还是急诊留观病人,还是急诊病房病人,截止事发之时,已经在急诊滞留多久?

相关专科有没有严格执行医疗核心制度?没有收住进专科病房的原因是什么?有没有人为将矛盾集中在急诊一线的情况存在?

网络传言,家属因为对治疗效果不佳而多次投诉,乃至威胁扬言让杀害医务人员,是否属实?

院方对家属的多次投诉和或极端言行有没有引起重视并做出应对方案?

对于这种已经逐渐显现的矛盾,医务科是否已提前了解,保卫科是否已经有所估计?

事发之时,一线医务人员为何会直接暴露在凶手面前?安保人员何在?警务人员何在?

2012年《卫生部公安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曾有明文规定,二级以上医院等重点医疗机构要配合公安机关派驻警务室。同时通告中提到:“对门急诊、病房等重点科室、部位,实行24小时安全监控,要落实24小时安全值班制度…..”

在杨医生牺牲的场所,有没有24小时安全监控?有没有一键报警设置?

血案已经发生了,带着惨痛的教训。

在杨文医生之后,还会不会再次出现一线医务人员在工作期间被暴力伤害的恶劣事件尚未可知!

杨文医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一颗带着治病救人使命感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无数关心杨文医生的同行、朋友却得不到任何的消息,即使是最后的通告也显得姗姗来迟。

在这份通告中我除了看见几句所谓的官方语言之外,看见更多的却是冰冷的世界。

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告别会或追悼会。

我们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为逝去的同行献上一束花。

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做好对杨文医生家属的抚慰。

我们不知道这算不算因公殉职,甚至不知道用“牺牲”两个字是否合适。

我们不知道是否会有人因此而感到自责。

我们不知道是否有人会如此血腥暴力的伤医时间而负责。

我们不知道这些的悲剧还会不会发生。

我想问问大家:

医务人员遭遇暴力伤害事件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了,甚至医务人员被杀害的新闻也会常常发生。

当初王浩同学被残忍杀害时,某新闻网站的评论里点赞者居然占了大多数。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这也是我改变写作方向,由纯科普转向医学人文类的原因之一。

虽然有很多人都在努力,但却总是有那些伸长了脖子等着别人看脑袋后去蘸一点血或喊上一嗓子的看客们。

每一次暴力伤医事件之后,总是有人会冷嘲热讽:“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想对它说:强奸案发生时,你有没有去追究过受害人太漂亮的原因?抢劫案发生时,你会不会埋怨受害者太有钱?骗保杀妻案发生时,你有没有责怪受害人不配合?

每一次暴力伤医事件之后,总会有人自以为是:“这是医患纠纷!”

我想对他说:这不是医患纠纷,这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的犯罪,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恶意杀人行为!

当初王浩同学被残忍杀害,他却并不认识凶手,更加谈不上曾为凶手诊疗过!

当初李宝华医生被残忍杀害,原因竟然只是他曾经为凶手的孩子会诊过!

当初赵军艳医生出诊时被三名歹徒袭击不治身亡,而凶手却并不是赵医生的病人!

不久前,一名村医被杀,原因竟是他好心提醒病人进行体检!

类似这样枉死的医务人员还少吗?

每一次暴力伤医生事件发生后,总会有人拍手称好!

我想对这些人说:任何理由都不是通过暴力夺走他人性命的借口,任何温情的理由都不是用来宽恕罪犯的借口。

一个医学生的成长需要经过坎坷艰辛的历程,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物质成本。

本科、研究生、博士生、规范化培训、主治医生、副主任医生、主任医生…….

在这背后不仅是无数人为了初心理想的艰苦奋斗,更是家庭、国家对其培养的付出。

今天在你杀了一个医生的血腥背后,便是影响了成千上万人就医的事实。

今天在你杀了一个医务人员残忍背后,便是更多人得不到及时救治的可能。

这些人将疾病带来的痛苦转移成医生带来的痛苦;这些人将疾病带来的经济压力转移成医生带来的经济压力;这些人将命运的不公发泄在了最无反手之力的医务人员身上。

因为他们伤害不到别人,因为只有医务人员才会对他们毫无戒心,甚至在他们杀了医生之后,还要继续救治他们。

今天,你们杀了一个医生。明天,你们杀了一个医生。后天,你们杀了一个医生。

总有一天,将不会再有人接过这身白大衣,将不会在再有人拿起听诊器,将不会有人再拿起手术刀。

总有一天,我们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每一次暴力伤医事件发生后,总有人会说:“不要去传播,不要去评论,容易造成模仿效应!”

毫不客气的说,这是理论是我见过最傻逼的理论,没有之一。

毫不避讳的说,这种言行其实只不过是将冷漠当理性的遮羞布罢了。

毫不隐讳的说,这种想法只不过是替自己的冷漠懦弱或精明市侩临时找来的遮羞布罢了。

持有这种观念的人有很多,不仅是普通群众,还有一些医疗圈同行,甚至有一些医疗界大咖。

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不去听、不去看、不想问,这种血腥的暴力伤医事件便是不会发生的。

即使发生了,也只不过是偶发事件而已。

在他们想来,只要自己埋起头、撅起屁股,便是天下太平可以安然睡觉了。

于是他们若无其事的继续聊着风花雪夜的故事、吹着慷慨激昂的口号、坐着黄梁美梦。

除了几句不淡不咸的一路走好和强烈谴责之外,他们甚至连朋友圈都懒得转发一下。

你可以看看杨文医生不幸罹难之后,又有几个医疗界人士或者大咖大V们发言了?

你可以看看每一次暴力伤医事件发生后,又都是谁在奔走相告,又都是谁背后默默努力。

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生意经,哪管他人的死和活。

他们只看重当下的名与利,哪管同行的血与泪。

我想问问杨文医生:

如果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您是否还会选择这身白大衣?

如果还有如果的话,您是否会从急诊逃离?

你我同为急诊医生,同在无数个凌晨的急诊抢救室里力挽狂澜,同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较量中用那一根听诊器去连接生与死的桥梁。

急诊是一份苦活、累活、脏活,急诊是一个没有人愿意停留的地方。

在有些领导眼中,急诊是一个不赚钱只赔钱的地方;在有些同行的眼中,急诊只是分流的中转站;在有些病人的眼中,急诊是吸血夺命的销金窟。

急诊是一个充满风险的地方,风险不仅来自于危重的病情,更多的是来自疾病背后的人心。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您一定也遇见过。

前几天急诊抢救室里来了一位突发肢体偏袒的老年男性,被老伴送进了医院。虽然病人没有医保、没有钱,但我依旧通过脑卒中绿色通道为病人采取了救治措施,毕竟对于急性脑卒中患者来说,时间极其重要。我没有想得到家属的感谢,毕竟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竟然是一顿臭骂。

很快,病人的儿媳妇赶到了急诊室,还没有来得及沟通便对医务人员一顿辱骂威胁。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儿媳妇只不过是想在丈夫面前表现自己的孝顺罢了!

前几天急诊室里来了一位急性肾盂肾炎的女性病人,在输液过程中发热。因为急性肾盂肾炎而出现发热是很常见的现象,更何况病人初到急诊之时便已经发热。

但是,病人却认为自己发热不退且寒战一定是药物的副作用。

沟通无效,病人坚称是用错了药物,主张索赔。

虽然看似荒谬,但换位思考的话,以病人对疾病的认识也似乎可以理解。

但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出现了:闻讯匆匆赶来的丈夫,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欲对我动手。

我知道,类似这样的情况每一个急诊科医生都常常遇见。

我知道,您也一定经历过这样的辱骂和威胁。

但,却没有人能够料到您竟然在自己工作的岗位上,在大多数人还处于睡梦中的时候被人残忍杀害了!

但,却没有人能够想到您竟然血溅在自己抢救了无数病人的抢救室之中。

在利刃割破动脉的那一刻,你感到了恐惧吗?你感到了害怕吗?

在尖刀刺破气管的那一刻,你后悔了这份职业吗?你后悔了自己的选择吗?

在瞳孔倒影出急诊抢救室的天花板时,你是否想起了自己宣读医学生誓言时的模样?你是否想起了因为自己无数次加班托班而不能陪伴的家人?

这些话你都不听不见了,你躺在了那个冰冷的地方了。

您已经走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但是,我知道您的灵魂永远也不会走,已经铸进了急诊抢救室的每一个角落里。

但是,我知道必将还有无数同行能够听见这些话,带着血泪继续前进着。

我常常站在病人的床头,从那些散大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的影子。

我常常替病人闭上双目,从那些冰冷的躯体上感受到另一个世界的温度。

但在此之前,我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过有一天自己的瞳孔里也会倒影着别人的影子,自己的躯体也会任由他人摆布着。

我时常在急诊室里看见横飞的鲜血,却从没有想到过某一天那会变成自己的鲜血。

我时常看见对暴力伤医事件零容忍的文字,却从没想到过血泪依旧时时在自己眼前飞过。

杨文医生,我想同您多说说,却又担心打扰您难得的美梦。

杨文医生,我知道您就是我,我就是您。

杨文医生,一路走好吧,这人间不值得。

杨文医生,我们终将会在另一个时空相见。

一些相关的图片

下面是一些关于杨文医生被害的图片,它们将同杨文一起被记入史册。

作者:多巴胺,三甲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科普作家协会理事,中国医师协会健康传播委员会会员。

相关文章

华为副总裁陈黎芳:我们与美国技术还差两万五千里!

希尔曼

舆论监督凋零的恶果

麦克

论巴别塔的倒掉

徐圣选

猪肉为啥涨价?何时降价?国家6部委专门解答

麦克

一封民间写给中央的形势分析报告

徐圣选

胡温时代2002-2012,中国发展的黄金十年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