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70年国庆,我去“赶火车”!

北京70年国庆,我去“赶火车”!

张奂才 | 文

昨天搭车返回,坐地铁到建国门,只犹豫了一趟车的功夫,忽然听到耳边有刺耳的噪音:

“地铁封锁,现在马上出站”,“旅客马上出站,站内不准停留”,“快!快!快!”………

我听到时候第一反应是有点惊慌,是不是北京出了啥事?有没有可能就留在了北京不得回去?第二反应还是会不会被困在北京的问题,地铁不能坐,怎么到西站?时间虽然还有一个半小时发车,但是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几乎是被驱逐一样被赶出了地铁站,身后的大铁锁咣当一声锁上,我发现地铁站外满是人。

问一个穿制服的,啥原因封了地铁站?他竟然愣了我一眼说“无可奉告”,接下来就见一排排穿军装的解放军威威风风的过来,隔二三十米左右就在马路超站成一队,这场面我还是头一回见,我心里有点惊慌。

我问,“解放军同志,到北京西站怎么走?哪个方向?有没有公交车?”我是一连就提了三个问题,可见我当时心里确实着急,因为我都发现路上没有公交车,连出租车都少见,这是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大问题?听说整个地铁一号线建国门到军事博物馆路段整个都是封锁的,而这条路又偏偏是到北京西站的必经之路。你如果此时也是一个外地人,急着要坐火车的话,我想你也一定跟我一样很着急。

东西长安街这会肯定是走不了了。那么南北路会不会有车呢?我只好选择走南北路绕路,我简直就像疯了一样拉着行李箱走南北路,沿路上都有保安,交警,戒备森严。我的头大,走到几时能看不见这森严的戒备?

大约过了两个十字,终于有公交车,随便坐上一趟车,问司机到西站怎么倒车?司机竟然摇头,说不好意思。还算客气。

坐了两站,好像是快到北京站了?我下了车看有没有公交。依然没有通往北京西站的公交车,我的头更大了,这时已经离火车发车剩下不到六十分钟。

我发现一长溜的旅游大巴车往好像是长安街的方向拐,以为是公交车通了,忽然兴奋,结果细瞅,那大巴车上贴着“志愿者”字样,原来是志愿者就可以坐车的,但是听路边的人说那些人只是去天安门。不去西站的。

我打消了所有的幻想,真是太巧了,一辆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下,下了一个人。我还算反应快,问司机去不去西站?他说赶紧呀!愣什么?这地管制了的不让上车的,我几乎是连爬带滚的爬进了出租车后座里。

上了车算是定了定神,问司机,出了啥事?这么的军事管制的?司机是老司机,一嘴的京味,他说哪儿呀?天安门阅兵排练,这时间就封路,过了六点点,车都不走,我心说乖乖,这会多亏还没到六点!差一二十分钟。

我没敢表现出太慌张,我怕这司机宰我,结果他说忘了打卡了,你给五十块得了,我记着好像已经走好远了,五十块应该不贵,问题是这哥们司机在火车发车前三十分钟把我送到了西站南广场,这时间真是那么的准点,再迟几分钟都成问题的,所以我谢天谢地!

就这么几乎是连爬带滚的取了车票,连爬带滚的进了站,连爬带滚的奔检票口,连爬带滚的进站上火车,终于可以缓口气。五分钟没到,气还没缓匀,车开了。

此时我才意识到口干舌燥的,幸好带着一瓶水呢,叽咣叽咣的就喝了个瓶见底。

二零一九,九月,十五记

相关文章

波尔布特的艰辛探索

徐圣选

重庆最复杂立交完工,鸟瞰像一碗面条

徐圣选

周小川:有人抬高关税壁垒,我们也要进行反向制裁

徐圣选

金正恩飞抵新加坡

徐圣选

胡耀邦与新时期对外政策的调整

徐圣选

左派康生的豪宅你看到过吗?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