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继续揭秘:武汉“深喉”上传保密文件后的轩然大波

华生继续揭秘:武汉“深喉”上传保密文件后的轩然大波

 

武汉保卫战:从错失战机、惨烈退守到逆转反攻(二)

华  生

上文(指的是——华生再谈武汉保卫战:从错失战机、惨烈退守到逆转反攻)说到2019年12月31日下午1:38分,武汉市卫健委向社会发布疫情通报,是抗疫战役的正式开始。

但人们很少知道,为开始这场战役,有关方面的调兵遣将,却是从31日零点已经开始。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所有的这些战前部署,不是为了对付已在悄然攻城掠地、队伍迅速扩张的新冠病毒,而是为了首先解决我们人类社会自己的体制机制内耗

12月31日凌晨:

北京与武汉的不眠之夜

上文(指的是——华生再谈武汉保卫战:从错失战机、惨烈退守到逆转反攻)提到,武汉“深喉”把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要求严格保密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上传到网上,当夜在京汉两地均引发轩然大波。

   需要补充的是,《中国新闻周刊》在次日即12月31日出版的那期中还报道,“30日晚流传的另一份名为《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称(注意,一份是“做好”,一份是“报送”),根据上级紧急通知,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肺炎病人”。如果《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当时的现场报道是准确的,那么,武汉“深喉”那晚传的或是同日武汉卫健委发出的两份文件。但无论是一份还是两份,这上传网上的盖着红色公章的文件,总之恰好也被身在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看到,于是就开启了两千多里之外的蝴蝶效应。

自我首篇文章(指的是——经济学家华生说: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发表后,更多越来越清晰的细节流传出来。30日深夜这位院士主任在网上看到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后,电话确认中心其他相关领导均不知情后,这位院士主任在凌晨直接去电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人。在网上传的文件得到对方确认后,这位主任立即向国家卫健委这几位主要领导分别做了电话紧急汇报。

不知是因为这个消息过于令人震惊,还是因为近17年前,当时的卫生部长因SARS被免职的教训在卫健委系统的深刻记忆,国家卫健委主要领导们彻夜研究决定,尽管第二天就是元旦假日,还是应当立即派遣工作组和专家赶赴武汉。故连夜决策并确定人员,为赶早晨头班飞机,由机关内部立即组建工作组前行,另外抽调卫健委下属的中国疾控中心的流行病学专家同机飞往武汉,以后参加待组建的专家组。

同时决定,天亮后就通知国家卫健委直属重点医院,选派传染病临床专家随即赶到武汉。这样,首批派出人员也都刚睡不久就被唤起,要求在凌晨5点前务必出发去机场,赶上武汉6:45的头班飞机。大多数专家在次日上午接到紧急通知后,也均放下手中的工作,在31日下午陆续抵达武汉。

应当说,无论人们对国家卫健委在介入后的对策处理,后来存多少批评质疑(我们到时还会评述),他们的第一反应,还是无可指责的。

再说蝴蝶效应的北京反馈,又在第一时间震撼了身在武汉的当事人与责任人。我们可以想见,在武汉方面接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电话,告之在网上看到了他们的保密文件之后,此事引起的一片惊愕和慌乱。省、市卫健委系统迅速报告当地党政主要领导,以便部署有关部门立即在网上删去文件、追查乃至捉拿泄露者应是必选动作。

卫健委系统本身肯定也要排查线索。据媒体报道,李文亮就是在12月31日凌晨1:30接到电话,让他立即去武汉市卫健委,他在那里看到,武汉市卫健委召集了一些医院领导,正在连夜开会。

但是,在隐瞒了半个多月信息和罔顾法纪的自行其是之后,原本想按住的小事越闹越大,武汉和湖北方面怎样应对在上午9点多就会抵达机场的国家卫健委工作组和中国疾控中心的几位专家,如何面对实质上的突击现场检查,如何向中央解释交待以及下一步怎样面对社会公众,肯定是他们更头疼的问题。

从下节介绍的31日上午他们已经显得从容周全的应对安排来看,湖北特别是武汉及其各相关部门的主事人、责任人,应当也是彻夜未眠。不过,令人万分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在这最后的关头选择坦承错误、悬崖勒马,而是为掩饰错误不惜冒更大风险,从而拖累太多相连特别是无辜的人开始走向深渊之旅。

精心设计的连环陷阱?

  国家卫健委的工作组及随行的中国疾控中心的应急处理与流行病专家,搭乘的确实是北京飞武汉的首班飞机。这一细节,首先被湖北和武汉方面提供的官方消息所证实。现在能查到的最早报道这一独家消息的是央视13套新闻频道,其新闻客户端于12月31日10:52发出消息,称“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的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要及时追踪统计救治情况,并要求及时上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31日上午已抵达武汉,正展开相关检测核实工作。(央视记者王涵、倪晶依、李炜)”。其它媒体迅速跟进。

这时,北京飞武汉的第二班飞机尚未落地,首班6:45的飞机在9点多抵达后,国家卫健委的人此时也应当在途中或尚未安顿下来,可见消息之快。不到一小时之后,即11:33 分,央视新闻频道在其“新闻直播间”栏目又迅速播出此则消息,但口播内容加上了“据湖北省卫健委和武汉市委宣传部的消息”一句,说明此消息是湖北卫健委与武汉市委宣传部门直接提供的。由此也可见,央视13套新闻频道对湖北和武汉工作支持的力度还是很大的,相互关系看来也不同一般。

 这则消息包含了两个重要内容。

一是为30日晚在网上泄露的内部文件打补丁,干脆将此消息公布,给人以信息公开和此事肯定也已向中央政府主管部门汇报过的假象。

二是扯上国家卫健委,给人以国家卫健委接报后派专家来协助,做技术性检验核查工作的印象。

 为此目的,这则提供给央视新闻稿巧妙和不动声色地做了一个大手脚,即不顾专家组大多数人尚未到达(如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自己向媒体介绍,他是接到通知后,当天下午才赶到),从国家卫健委派来的工作组、专家组(这是迟至1月22日国家卫健委李斌副主任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中,去掉有检查意味的工作组,改为起咨询作用的专家组。

这样,“国家卫健委专家组”一词就先入为主的在第一时间进入了全国公众的视野和脑海,成为湖北与武汉方面一箭双雕最理想的背锅侠。可怜的是,尚在途中的国家卫健委邀请的专家们,虽然他们都是突然受命,放下手中的工作,牺牲第二天的元旦假期,一脸懵懂的匆忙赶来,但东道主预先精心设计的“陷阱”,已经注定了他们以后灰头土脸的悲剧命运。

  人们事后不能不承认,武汉与湖北方面抢先于国家卫健委之前,用其名义使地方新闻变为与全国性新闻的混搭,挤进央视节目,这一变被动为主动、抢占先机的做法,确实可谓高招。

  应当指出,国家卫健委的工作组,固然是由其行政执法机关如卫生应急办公室(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中心)与疾病预防控制局等核心部门的中坚领导骨干组成,但其功能只能指导湖北及武汉的卫健委,不用说其工作组,即便是国家卫健委本身,在传染病防治以地方为主的法律框架下,在东道主的地盘上也只能与省市两级党委政府协商办事。

真能指挥督导武汉与湖北党政的中央指导组,还要在很久以后才会到来。雪藏和避开不太好惹更不能轻易羞辱的国家卫健委的工作组,去与临时从各基层单位抽调来、人来人往的咨询专家们打交道,对他们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关于这方面,我们后面还将有专题细说。

  紧接着,2个多小时后,也就是国家卫健委工作组与随行的中国疾控中心的几位流行病学家午饭刚完,还尚未正式开展工作之际,武汉方面就又发布了第二份消息。

  这次是当日下午1:38分在武汉市卫健委自己官网上挂出的,《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通报第一句话就是沿袭其前一天即30日发出的紧急通知口径,说“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市卫健委接到报告后,立即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

通报中又说,武汉市组织市域内多家医院、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省市疾控中心等进行会诊,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文中当时未敢提及已达到的国家卫健委相关人员参与分析或意见。

  我们看到,这个与12月30日一脉相承的定调,后来被武汉与湖北官方维持了20天,直到1月20日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在京举行的记者见面会。通报中也只字未提武汉方面私自将样本送至外地科技公司检测,已得到反馈,此次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属于SARS或某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各类信息。

(待续) 

相关文章

内涵图文

米勒

最新快讯:香港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冲进立法会大楼

麦克

法院乱象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徐圣选

火爆全网的佳贴

希尔曼

最大的浪费是折腾

麦克

老无所依:即将到来的一场可怕危机

麦克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