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作者:吴元士

 

一、崇儒学为宗,正思想之本
就现象界来说,一切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思想的问题,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社会。对于个人来说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人生,就会过生么样的生活;对于社会来说,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制度,形成什么样的文化,导出什么样的风气,并在根源处,从全方位,于无形中影响着这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个个体的各种认识、判断、选择和表现,最终综合形成这个社会的种种现状。可以说指导思想的错误是最根本性的错误,根本性的错误任何技术手段都挽救无效,弥补不了。自从马学列为宪纲,一路走来列宁主义毛思想,小平理论江湖观,中国跌跌撞撞,深受其伤,那么多“聪明睿智”者难道不知道其荒谬不堪,神魂颠倒吗?但是没有人敢指出皇帝是光屁股的,当然自由派是有这个胆,但是自由派能破而不能立,他们思想资源匮乏,思想深度有限,建立不起既能承接传统又能指引未来的思想体系,也没有这个意愿更没有这个能力,只想搞拿来主义,全面西化,甚至要神化基督化。儒家倒是有雄厚的思想资源,只是长期以来儒家之徒或奉马义以考古事,或承上旨而烹鸡汤,不管是内因所致还是外势所迫,总之,思想上甘居马下,奉客为主是事实,直到蒋庆先生喊出“我们才是主人,你们是占巢之鸠”,才稍微有点孔孟回来了的感觉。而余东海先生“仁本主义”一立,则在思想上全面的突破、超越、否定马学,儒家才得以在思想上本位化,在理论上主体化,虽然目前还只处于理论阶段,但是日既已出,必会中天!而思想上的拨乱反正才是其它一切可以弃恶从善,改邪归正的基础!思想的力量才是世间最强大的力量,无论是正的思想,还是邪的思想!对此毛泽东就有深刻的认识,而蒋介石对此就认识不足,故毛的胜利可以说归根结底是思想的胜利,只可惜,这思想是那么那么的不正,其爆发出的赤色能量是那么那么的令人恐怖!只到今天依然在各个角落散发着赤色的毒雾,蛊惑着许多人的心智!
二、明仁本之义,清道德之源
道德上以“仁”为本,仁为百善之根,仁为众德之母,仁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唯一源头,厘清这个非常重要。这些年,我们接受了太多错误的道德教育,形成了太多错误的道德认识,学雷锋、学赖宁、学刘胡兰、学焦裕禄、学张海迪、甚至学陈光标。一个一个的英雄人物,一个一个的道德模范,他们真的道德吗?他们真是英雄吗?我们用什么去鉴别评判他们?仅仅靠教科书的权威吗?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以及对历史真相的了解,这些曾经的偶像在心中一个一个倒塌,但都是从事件的真实性上作分析,凭良知的直觉下判断,一直找不到那把能在根本上检测它的“标准尺”,而现在来看“仁”就是这把尺。以仁为本,则“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冷酷”就明显的不仁,为了“党性”不顾“人性”更是极度的不仁,“打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更是恐怖至极的不仁。当然对仁的领悟,可以有高有低,有深有浅,但无论是妇人之仁,还是君子之仁,只要是以仁为本,即便错也不会错太多,而一旦背离了仁那错起来就会没谱,恶起来就会没边。套用孟庆峰老师一句话:“仁德之外,别无道德”,一切的道德若不以仁为本,若没有包含着仁之义,那一定是伪道德,一定是会吃人的道德!

三、辟歪理邪说,正正义之义
正字作两解,一为归正意,一为正确意,义字也作两解,一为道义意,一为意义意,故“正正义之义”可以理解为:“归正正确道义的真正意义”。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古今中外,无论任何文化背景中,追求正义可以说是绝对正确光荣的事情,所以,如果首先“正义”的内涵就不正了,那么我们去追求这个不正的正义岂不是非常荒谬,非常的颠倒错乱,而悲哀的是,一部中国当代史就是一出出荒谬错乱的惨剧、闹剧、苦情剧。小的时候我们被告知“造反有理,革命正义”,凡是无产阶级的就是正义的,凡是资产阶级的就是不义的,凡是封建社会的那就是奇毒大恶的。于是我们正义凛然的掘祖宗之坟,鞭圣贤之尸;正义凛然的分人田地,抢人财物,爬到人家婆姨床上打滚;正义凛然的扇老师耳光,与父母划清界限,甚至举报批斗以此为荣。某嚣张一时后落马的赤二代据说就曾当众踹断其父三根肋骨,某副统帅之女积极举报其父兄致一家惨死漠外,这都是在自以为正义的名义下和感觉中犯下的严重罪孽,故正义之不正,危害之烈更胜于明显的邪恶。虽然今天我们似乎没有那么颠倒错乱了,但是正义之义,对于绝大多数国人包括知识分子甚至学儒之人来说还是非常模糊的。我接触到很多同仁,他们表层的一些认识和观念似乎为儒学所化,但是底层系统没有更新,大是大非面前做不出正确的判断,正义感极差,几乎没有,这便是源自于他们对正义的认识非常不正,非常不确。以前讲阶级,现在不讲阶级了,把它改头换面换成民族,以前讲党性,现在不讲党性了,把它化妆打扮换成爱国,许多人就又被蒙瞎了。以至于“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成了雄才大略,“牺牲西安以东和美国打一场核战争”成了大国雄起,甚至“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也成了领袖豪情。其实,只要一对照传统的儒家义理,“杀一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就知道这是有多么的邪恶。但这样的邪言邪语,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追捧甚至崇拜,这就是因为它窃据了正义之义,以一个集团的利益作为衡量正义与否的标准。当年我处于困惑中的时候,曾自己提出了一个“原始正义”之说,我认为原始正义高于一切有条件的正义,所谓原始正义就是人一种本能的正义感,看到弱小被欺,就欲拔刀相助,如有亲人蒙冤,则必要申张正义,甚至“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伍子胥为父复仇,大快人心,戏剧里、小说中快意恩仇的故事总受欢迎,便是与人性中这种原始正义相呼应也。当然这种原始正义适用范围非常狭隘,如果不受节制也会泛滥成灾,这就需要读《春秋》而明大义了,司马迁说孔子作《春秋》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那这是非善恶贤不肖靠什么来分呢?一个人那么复杂,所做的事似对又错,凭什么来给他下一个准确的判断呢?那么“仁本主义”中的“三本”论,就是最正的标准,最终的标准。道德上以仁为本,前面有讲,政治上以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要爱民、富民、教民、保民。这就让一切愚民、弱民、奸民、穷民的邪说无所遁形,让一切独裁者、当权派打着国家的名义残民以利己,打着人民的名义卖国以富家,又以维稳为借口压迫民众,剥脱百姓的各种自由和人权的恶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百姓的福祉重于江山的永固这才是政治正确的真正之义。万物中人为本,当这个认识深入人心后,各种以神的名义对人的压制和绑架也将被彻底解除,宗教矛盾得以缓和,至少会被冷却。在仁本指导的人本下,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也会从勘天役物的开发索取,转变为敬天开物的参赞曲成!当这些正理正义被广泛传播普及于世之后,无论对于历史事件和政治人物的大是大非,还是私人领域的恩恩怨怨都将不难做出符合正义的判断。然后太和之气将氤氲于地球,人与天,人与人,人与物的关系均被归正于仁义。

四、确民本之义,定政治之基
当前的中国是个最讲政治的国度,但是同时也是一个最不能讲政治的社会,所谓讲政治就是政治挂帅,一切以政治需要为第一考量,虽说这些年似乎政治味道淡了一些,但实际上只是程度有所下降,本质并未改变,政党在国家之上,书记在村长之前就是明证,各级官员在处理问题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有没有政治利益或政治风险,然后才会虑及其它就是潜规。所谓不能讲政治就是公民只有听的权利没有讲的自由,或者说只有讲好的权利没有讲不好的自由,一旦你讲政治讲出水平来,讲出道理来,讲出真相来,那极就有可能成为“一小撮”不明真相的反动分子,扇覆牌帽子就等着给你戴上呢。故这么多年来,中共的政治于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一个既逃不掉又碰不得的东西,它的政治触角深入到社会的每个毛细血管,从月宫到子宫无所不管,从摇篮到坟墓不离不弃。中国人讨厌政治以此,中国人拜权媚官也以此。但是中国的政治从本质上来说根本称不上政治,以儒家的标准来对照根本不配被称为政治,孔子说:“为政以德”,又说:“政者,正也”。尚书中说:“政者,敬天保民之谓也”,余东海先生在其“仁本主义”的系列著作中有一篇文章里写到:“政者,正与文也,有正义、有文化才可称之为政”。而中共当局可谓是既无德又不义也无文化,甚至是反道德,反正义,反文化。特别是反文化,有人说四九以后,中国无文化,我不同意,应该说四九以后的中国是反文化。从四二年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毛就定下了反文化的基调,再到破四旧,再到文革是高潮,今天对百家学说的揪辫子、打棍子、掺沙子依然是这种反文化惯性的延续。毛的“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八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之论,可以说让历史上最昏的昏君,最暴的暴君都相形见绌,古今中外也没有任何政治家,没有任何政治组织会有如此流氓加无耻的政论。所以中共当局充其量只能说是管治,而谈不上政治,而其所谓的讲政治,也不过就是政治站队,路线斗争而已。真可谓争斗有术,治平无方,政治无统,政权非法。中国要重开政统,非弃马归儒依仁本主义不可,非重新回到为政以德,敬天保民的礼制,实行主权在民,保障人权的宪政不可,而仁本主义将成为这一切得以实现的思想之基,道德之源,文化之本!

五、融中西之学,显文化之优
说起来似乎人人都知道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但是讲完这句后下句就不知道该怎么讲了,一碰上讲英语的,头就低下去了,说到孔子孟子时忸怩难言,觉得凹凸,说到康德尼采时,眉飞色舞,感觉超有学识。这是当代中国年青,大学生,甚至包括许多所谓知识精英的抽象画。当然形成这种局面有各种的原因,外因此章不谈,光说内因,那就是近代以来,特别是当代中国,儒家文化根本没有被好好的发掘,某些所谓的儒家学者们弄一些考古论文,吟一吟风花雪月,烹一些心灵鸡汤,谈一谈心性玄理,脱离时代,远离现实,不能切中时代之弊,不能开解民众之惑。总言之,就是不能对儒家精神,儒学经典做出现代性的开释,或一位的复古,开古董铺,或太过于肤浅,像地摊货,上不得台面,进不了主流。而仁本主义引经据典,反古开新,涵佛摄道,融中化西堪称豪华圆融,义理精深而语言平实,既有学术著作之严谨,又兼大众读物之通俗。多年前与友人讨论西方哲学家和中国圣贤的区别,我曾说过:“哲学家善于把简易的问题说的很复杂,圣贤则善于把复杂的问题,讲的很简易”。《易经•系辞》里面说:“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仁本主义正是儒家文化在当今社会“易知易从有亲有功”的时代性升级,更是儒家贤人“可大可久立德立业”的时代性任务和历史性担当。读了仁本主义,中华文化之优将一目了然,西方文化之利与蔽也将一目了然。

六、存百家之义,安学术之魂
曾经,我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偏见,那就是凡四九年后大陆出版的简体字书籍都不值得浪费生命去读。当然这么说是稍微有一点偏激,但真的也是一种悲哀,以简体字出版的书籍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营养价值极低而各种添加剂和毒素泛滥的,根本原因当然还是指导思想的错误了,将马列奉为百学之宗,一切学术都要唯马首是瞻,否则就出不了书、讲不了课、做不了研究、成不了名,指挥棒的力量是巨大的,但马学根本不堪其任,就像使一麻杆而居栋梁之位,却又以栋梁之材在下垫支一样,这是最最严重的举枉措诸直,如此一来唯一的结果就是各类学术皆失其魂,中国大量的学术、艺术逐渐走向炫技卖巧,过度包装之歧途。打个不雅的比方,一个漂亮的盒子,层层拆开,最后发现里面装的其实是一坨屎,直可惜了这些盒子。中国各种学术艺术在技术层面的精巧精致,糊弄浅薄者确有一套,但其灵魂的空虚,思想的单薄却也是不容否认的。刚刚火爆全国却冷遍全球的《战狼2》便是一例,精致的技术包装着浅薄的思想,精美的肉体承载着粗鄙的灵魂,或者根本就没有灵魂。而仁本主义上承前五千年传统文化之积淀,现汲全世界先进文明之精华,雄浑深厚,广博包容,必可以存新时代的各种学术之义,安新时代百家学术之魂。

七、宣公民之教,破常识之迷
常识有二,一曰自然常识,一曰人文常识,自然常识显而易见,一教就会,人文常识就没那么容易了,人文常识又包含道德常识和社会常识,道德常识有助于我们是知善恶,社会常识有助于我们辨是非,而一个不能知善恶,辨是非的人显然是不能好好承担公民之责的。而在当今中国,这样的人之所以特别多,就是因为此二类常识太缺乏,而另一些“非常识”又特别的泛滥之故。在这里我要先说一个原则,那就是:“常识可以超越,但常识不可颠覆。”颠覆常识的就是“非常识”,比如人之利己亲亲,这是常识,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就是非常识;为利己而损人是恶这也是常识,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就是非常识;人要做人是常识,人要做狼就是非常识;人命关天,人比物贵是常识;人为财死,以人殉物就是非常识。从小到大,我们我们浸泡在这种由大量的“非常识”形成的人文环境之中,脑袋能不成浆糊的那才真是非常之人啊。为集体一只羊送掉自己一条命的是英雄;为了一次军事表现,父亲死了不奔丧的是模范;为了某某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成为一种光荣的典型。就是近几年刚拍的电影《孔子》中,还把我的偶像颜回描绘成为了救书而牺牲的悲情英雄,实在让人看着恶心作呕,导演既昧于古典儒家的价值观,又悖于现代文明的价值观。或者是为了迎合“官、众”故意如此,那就更无耻无良了。其不知论语中有“厩焚,子退朝,问:伤人乎,不问马?”而现代也有思想先进的学者说:“什么时候能把人的生命看的比其他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更重要的时候,中国才能真正进入文明的状态。”我说:“人类文明的唯一标准,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对生命尊重的程度越高,其文明程度越高,对生命内涵了解程度越深,其文明的品质越高”。况且文以载道,书仅载文,而人不仅能载道还能弘道还能传道,颜子生命之价值岂是区区书册能及之亿万分之一也。这说明导演和其要迎合的官众对文化是有多么的无知,对文明又是有多么的不觉,由此也能说明我上面说的学术艺术无魂的问题。还有一些社会学常识,什么是政党?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人权?什么是主权?什么是民主?什么是宪政?它们有什么关系?又各有什么利弊?仁本主义的系列著作中都有详尽的,能让人破迷解惑,心悦诚服的答案!

八、凝民族之信,聚同胞之心
当今中国人心之杂,人心之乱,人心之恶,可谓空前,且也一定绝后!先说人心之杂,在对马主义毛思想的迷信彻底破产之后,中国人民信仰坍塌,信心崩溃,民心空虚化,但是这个破而不弃的东西却占据宪纲,尸位素餐,不给其它信仰以机会。而人民的头脑就像一片空地,若不种上庄稼就一定会长满杂草,而且种庄稼不易,长杂草却疯,于是古代的、现代的、本土地、舶来的,各种歪理邪说或沉渣泛起,或横空出世,中国成了最大的思想杂货铺,各种杂乱无章、杂七杂八的思想、观念充斥于国人之头脑,于是庄稼更难种上,更难成长了。凡是做过一些有深度的国学教育推广的同仁可能都会深有感触,那些家长、那些人思想之杂呀,杂草丛生!非得一把火把它烧干净,再把地翻起来,把根扒出来,才能种庄稼,长庄稼,仁本主义,就有这个力量。再说人心之乱:底层社会民生艰难,久怀怨心;中层阶级惶恐不安,渐生离心;上层物人盗国肥家,早有叛心,可以说是各怀鬼胎,人心思变。心乱社会就乱,各种乱象纷呈,无辜杀幼,骗保弑亲,冤狱遍地,甚至在社会阴暗之处,各种惊天恶行有系统成套路的长期存在,环境污染,食品安全问题几乎无解,国人安全指数、幸福指数非常之低。底层怨恨中层而仇恨上层,他们呼毛唤薄,希望再来一次阶级斗争,打土豪分田地;中层鄙视底层而谄媚上层,他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活在泡沫之中,汲汲于名利场上,醉生梦死,得过且过;上层忽悠中层而压榨下层,他们一手遮天,瞒天过海,化公为私,将巨大的社会财富据为己有,然后唾几口余馔于资本市场,吹一些泡沫让中层迷醉,而另一方面收紧舆论控制,加强暴力维稳,将底层死死压住。然每年数十万起的群体事件,消耗着天量的维稳经费,也消耗着这个社会残存不多信心和希望。社会裂痕越来越大,而归根结底,是社会各个阶层已经完全没有一个能共同相信的东西,孔子说:“自古人有死,民无信不立”,这个信就是信心啊,没有了信心人就会绝望,而绝望的的确确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收拾山河从收拾人心开始,仁本主义中蕴藏着巨大的信心与希望,必能给我们饱经苦难的人民以莫大的慰籍,每个阶层都将从中看到希望,都将从中获取信心,将这信心凝聚起来,仁义将重新填满我们的心灵,重新回到我们的社会,当仁风四起,中国的春天就到了!

九、化内外之忧,解时局之困
有人说中国当前之时局与晚清有得一比,恶邻环伺于四周,革命鼓吹于海外,贪官腐蚀于体内,穷民抗暴于基层,盗贼横行于街市,倡优诲淫于荧屏。而比晚清尤甚的是全民腐败全民堕落全民麻木,程度之烈旷古未有,有识者无不哀伤忧愤,又无不倍感无奈。若说满清之病是癌症,那中国当前之病就是神经加癌症,越了解的人就越觉得有心无力!但天终不会绝人之路,否极之后泰就会来,一定会来,《儒门狮子吼》中有这样一段话:“不信良知唤不醒,不信狂澜挽不回,不信中华终沦丧,不信真理竟成灰”吾读之三复,无力之感顿消,希望与信心俱来。昔晚清五大臣考察回国上书慈禧,陈立宪之效:“一曰皇位永固,二曰外患渐轻,三曰内乱可弭”。今天周边之国皆不友善(吾所谓恶邻即是指态度不善,非谓其国本质凶恶也,当然也有真正凶恶邪恶的,如北朝鲜、俄国、日本确需警惕,谁当政都得警惕),跳出狭隘的所谓爱国主义框框来看,实则因为正常人都不会愿意和神经病打交道,我们宁可旁边坐着一个精神正常的狠人,也不愿意和一个神经病坐在一块,因为狠人至少还可以察言观色不去招惹他,但精神病他会无任何征兆的发作,不计后果的发狂。所以现在国际上的态度正是这样一种态度,独裁政权,非常容易发神经,这个在现在的政治文化中几成共识。也就是说只要把神经病治好了,这些问题自然就消失,包括两岸问题,人家说的很清楚,要民族统一,不要专制一统,任你在国内怎么忽悠,一旦文明过就很难再接受野蛮,那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故崖山一难,十万遗民殉宋,剃发衣服,无数志士掉头。今天的中国人被“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这样的伪深刻,反常识把心都熏黑了,什么都以利益作为判断的依据,所以对国际形势懵懂得很,美国称霸,不单单是因为军事强大,更重要的是其能假仁假义(假,借的意思)也占据着一定的道德优势的,中国要赶超美国除了要在经济军事上用力之外,政治上道德上也必须更高标准才行,唯有我们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真仁真义施德政行王道,这才是正途。孟子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我要说:“仁本无敌,同胞勿疑”!

十、行儒家宪政,圆中华之梦
中华有梦,礼乐仁和,天下大同也!非所谓富国强兵而已矣。富国强兵,古有商鞅谋之,秦王嬴政成之,然结果如何,秦立十五年而亡,近有希特勒谋之,日本国施之,前苏联成之,然结果如何,套用东海先生的话,都是以祸人之国殃己之民始,以败己之邦遗祸万年终。现还有北朝鲜之金三胖,以区区二千万之民众而养百万大军,还要折腾核武,为了强兵无所不用其极,百姓饿死就饿死,只要核弹不要茶叶蛋,其结局如何,咱们拭目以待。为政在于庇民,建军是为保民,如果为了穷兵黩武而不顾民生,不管百姓死活,如果为了发展某种武器而导致民众活活饿死的人数比受外敌入侵还多,如果为了发展某种经济而导致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的大规模无可挽回的污染和败坏,那么这样的富国强兵之梦就必定是一场噩梦!对于那种总持“落后就要挨打”的观念的人,我要劝告一句的是:“这句话是对的,但是说这话的人基本都理解错了”!落后不是武器落后,军事落后,而是指文明落后,道德落后才讨打挨打的!让我们看看被称为地球上最幸福的北欧五国,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冰岛,还有永久中立国瑞士都是非常小的,军事力量几乎没有,但是这些国家在国际上受尊重的程度远超许多大国,我称之为地球村的绅士,美国虽是村长但是实际上这些绅士才是真正的贵国、贵族、贵人。打个比方吧,就说个人,被人轻视或许是因为穷,但更多的是因为贱;受人欺负或许是因为弱,但更多的也是因为贱。穷而有志,谁敢轻视,穷而有德更是受人敬仰;弱而有智,不会给人欺负的机会,弱而有才,人家照样尊重你。反过来,身体很强壮,能打架,就一定会受人尊重吗?不一定,除非你是行侠仗义才行,行侠仗义,人家尊重的也是你的侠义,而非武力。富有就一定被人尊重吗?不一定,除非你是福而有德,那人家敬的也是你的德,而非富,只不过因为你富就有机会表现你的德,放大你的德。所以,贫而贱被人轻视,富而贱照样遭人鄙夷;弱而贱被人嫌弃,强而贱,照样被人厌恶,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就是铁证。总而言之,只有贱才是被人鄙视、遭人嫌弃,讨人厌恶,引人欺负的真正原因。那什么是贱?心恶是贱!缺德是贱!无能是贱!寡智是贱!谄媚是贱!骄横是贱!懒惰是贱!贪婪是贱!愚昧是贱!无知是贱!野蛮是贱!残忍是贱!虚伪是贱!狡猾是贱!首鼠两端是贱!两面三刀是贱!刻薄寡恩是贱!忘恩负义是贱!欺善怕恶是贱!贪污腐败鱼肉百姓,欺师灭祖认贼作父更是贱上加贱!贱,才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贱,才是家国不可承受之灾!所以,真正的中华之梦必是高贵之梦,不是卑贱之梦,要圆此梦,就要清除各种贱思想,贱学说,贱观念,就要改良各种贱人、贱法、贱制度。而如何改良?有何妙方?则尽在仁本主义也!

最后,让我们以《儒家狮子吼》中的两段话作为本文的结语:“我相信汲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精华的仁本主义新礼制,将是未来中国最佳制度选择”“儒家宪政,就是民主时代的新礼制和王道政治,是通达太平大同理想的最佳乃至唯一途径”!2017-9-29
自注:此文是余东海《仁本主义》(电子版)、《儒门狮子吼》(台版书)二书的读后感。

相关文章

古人如何起名、字、号?

徐圣选

上海至桂林的列车出轨

徐圣选

改革开放,风雨兼程的四十年

徐圣选

潘虹:我的父亲是右派,1968年自杀身亡,那一天我挑起了全部担子。

徐圣选

高校学生告密之风骤起 文革腥风血雨欲归来兮

徐圣选

有关香港的微信言论(三)

余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