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Bacow夫妇确诊新冠

哈佛校长Bacow夫妇确诊新冠

2020年3月24号(星期二),哈佛现任校长Lawrence S. Bacow

通过邮件向全校师生告知,自己和妻子已经确诊新冠病毒

消息一出,学生教工们感觉一朵大乌云笼罩在心头,久久散不去,喉头哽咽不语。

在邮件中,Lawrence提及他和他的妻子Adele于上周日就出现了一些症状,包括咳嗽、发烧、寒颤和肌肉酸痛。随后在本周一,夫妇俩就联系了医生,进行了病毒测试。今天,,结果证明是COVID-19阳性。 Lawrence在邮件里表明,目前为止他们夫妇俩还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接触到病毒的。据悉,校长已于3月14号开始就在家办公,严格按照隔离措施减少人员相互接触。哈佛的公共卫生部门也已经开始联系在过去的14天,有和校长接触的人员进行排查。  早在几天前,校长在通知学生撤离校园的邮件里最后一句话中就说到,没有人能够预知在后面几个星期,我们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但每个人都明白COVID-19将考验我们的危机时刻所显示超脱于自我的善良慷慨。我们的任务是在这个非我所愿的复杂混沌的时期,展示自己最好的品格和行为。愿我们的智慧和风度同行。

邮件一出,引起很多师生共鸣,有的人评论道“说的真好,疫情真的是考验人性的善与不善”,“说到心坎里去了,我们应该不仅要有避免病毒传染的能力,还包括我们每个人内心的善良” 今天,校长第一时间用邮件通知全校师生自己被确诊的事情,也侧面体现了前几天自己的话。做好自我隔离,确诊了及时通知大家,避免更大范围的传播。

Lawrence S. Bacow (劳伦斯·巴科),中文名白乐瑞,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美国艺术和科学学院院士,曾任塔夫茨大学校长、麻省理工学院校务委员会主席。2018年2月11日,哈佛董事会宣布劳伦斯·S·巴科将出任哈佛大学历史上第29任校长。

巴科1951年出生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个移民家庭。他的母亲在19岁时为躲避二战和纳粹的迫害而逃到美国。巴科从小在密歇根州东南部的城市庞蒂亚克长大,曾是美国童子军中的一员,并曾晋级到童子军最高级别的鹰级童子军。

巴科本科读的是麻省理工学院(MIT)。1972年,他以优等生身份毕业后,到哈佛大学攻读研究生,先后在法学院和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获得了法律博士学位、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

博士毕业后,巴科回到了自己的母校MIT,在城市研究与规划系从事经济学、法律与公共政策方面的教学与研究,从此进入学术界。在这里,他一干就是24年,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讲座教授,后来担任学校高级管理人员。

在2017年6月,哈佛就开始了新一任校长的遴选工作。巴科最初也在遴选委员会中。但在开始遴选工作数月之后,委员会与巴科商量,后者能否退出遴选委员会,成为被推选人之一。巴科在去年12月中旬同意退出委员会,进入了被推选人的行列。

最终,巴科从700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认为是继承福斯特校长最合适的人选。

巴科的当选在哈佛内外获得了广泛赞誉。哈佛董事会的威廉·李说,在遴选过程中,哈佛内外的很多人都推举了巴科。他高度评价巴科,“他是美国高等教育中一位备受尊敬、有深刻见地、经验丰富的领导人。他是少数几位了解大学也了解哈佛的人。”

截止今天,根据哈佛健康服务中心的数据,哈佛已经有17个成员(affiliates)确诊新冠病毒。 让我们一起为校长祈祷,为哈佛祈祷,希望哈佛能够早日度过难关。

相关文章

网民因反对大阅兵被刑事拘留

徐圣选

今天北京最新消息

希迈

习近平2日在上海市考察调研

希迈

北京清晨天空现“神秘光线图”

麦克

中国婉拒柬埔寨首相访问武汉

徐圣选

曾举办万家宴的武汉百步亭社区:55栋楼中33栋有发热病人

希迈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