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伦多开豪车举五星红旗的“小留们“

在多伦多开豪车举五星红旗的“小留们”

 

春天的风信子

最近香港两个多月的市民抗议活动牵动了全世界的华人。在远离香港半个地球之远的多伦多,在8月17日也发起了一个游行,一些声援香港市民的民众在多伦多旧市政大厅前集合,他们申请的合法游行集会因中国留学生的干扰而被迫取消。这场对峙中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是小留学生的豪华车队的闪亮登场:

这些豪华跑车插着五星红旗,咆哮着冲出来,彰显出厉害国冲天的牛气。让人真的是开了眼界。看看这些留言:

我不想就这些小留们如此豪迈的“爱国热情”做什么评论,我只想说说我所知道的在多伦多留学的这些小留们的作为。

中国人富起来了,是好事。犹记得我1987年赴美短期培训时,一次培训我们的美国公司开车带我们去参观一间工厂,我们一行人坐了7、8个小时的车,中途在加油站加油休息时,同车的美国人、台湾人都在加油站买了饮料,而我们几个中国人,却没有一个人舍得花一美元买一瓶可乐或矿泉水。虽然口干得要命,为了不看那些喝饮料的人,我只好把视线转向窗外。这种贫穷的窘迫感让我终身难忘。

20多年前到加拿大的技术移民多数也是白手起家的。因此,对小留的炫富看不惯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炫富是一种浅薄和嚣张,对自己、对自己的父母、对华人的声誉都产生负面影响。

那么,这些开豪车的富家子女到多伦多来留学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由于我的妹妹家里长期有home stay 的留学生,于是我大概知道了这些人的状况。对于许多留学生来说,留学就是摆脱了父母的监视、国内严酷的考试制度的桎梏,到多伦多放羊来了。

他们晚上打游戏、逛夜店、看乱七八糟的网络,白天睡觉。于是催生了一个新生的行业:催睡觉喊起床。通常是小留的父母找居住在多伦多的人做这种活计,工作很简单:每天早上定时打电话催小留起床,晚上定时打电话要小留睡觉,每月付费500加元。我妹妹认识的一个人做此工作两个月后坚决不干了。我说,钱这么好挣,为什么不干了呢?妹妹说,这钱哪里好挣?电话打了几十个,就是不接,你有什么办法?工作没有成就如何好意思拿钱?

今年1月我与老公从加州回多伦多,找了机场接机服务。来接我们的是一个东北人,特别爱唠嗑。车一上路就跟我们聊起来了。话头一开,他就说“接机服务根本赚不了几个钱,为留学生服务才赚钱呢!”随后就给我们详细讲了他给留学生做了哪些服务:他说,有些留学生懒惰到了去餐馆吃饭都嫌麻烦,所以他就接了给留学生送饭服务,等他们吃完饭帮他们收拾碗筷、扔垃圾等活计;反正留学生有的是钱,付给他的服务费很可观。还有就是接送留学生。他说,他曾经把一个留学生从多伦多送到蒙特利尔,本来多伦多是有飞机飞蒙特利尔的,但是那个留学生不愿意转机。他说跑了这一趟赚了2000加元。他还说,这是小事,他最看不惯的是一走近某些留学生的豪车或住所,都能闻到大麻的味道。加拿大大麻合法化,毁了这帮孙子了!虽然他从小留那里赚了不少钱,但是他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印象。

听了他的一番话,我真的是五味杂陈。为小留们惋惜,大好年华、难得的机会就这样浪费掉了;为他们的父母心痛,望子成龙,有些有钱人不在乎钱,但有些父母却是省吃俭用勒紧裤腰带送子女出来留学,大把血汗钱打了水漂不说,还沾上了毒瘾,等待他们的是学有所成前途无量的学子吗?

看看那些嚣张的跑车,想想这些开着豪车耀武扬威的小留,内心的确不平静,写下这许多,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这豪车主人的真实生活。当然不是每个小留都是如此,但是,就连出身底层的小留(我妹妹家里就住着一个上海出租汽车司机的儿子)也很少有80年代留学生兜里揣着不到50美元赤手空拳到美加打天下的吃苦耐劳艰苦打拼的精神了。

指望着这些人真正爱国,那就是个笑话!他们哪里懂得爱国的真正含义。

相关文章

毛澤東讲:不要当抗日英雄,要积蓄力量坐收抗日成果

希迈

大陆两教授荒诞离奇的言论

希迈

邱会作之子:我为什么永远感激胡耀邦

徐圣选

3月2日大限将至,中美贸易纠纷何去何从?

徐圣选

“我要有个三长两短” ——记“牛棚”里的向达

郝, 斌

一生高尚为人的真实境界

希迈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