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难的形成机制

大灾难的形成机制

新语丝财经周刊

秦晖 | 文

何来如此深仇大恨

   与那些“封建”文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以后中国历史的明显特征就是它的大盛大衰。承平之时,“秦制”不像“封建”那样领主林立多内耗,因而可以多次取得“大国崛起”的成就。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说“鸦片战争前中国GDP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今天流传甚广,我以为难以置信。但至少在明初以前,即马可·波罗和郑和的时代,中国的王朝盛世要比当时的欧洲繁荣许多,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我们历史的一大特点是始终无法摆脱“治乱循环”,即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而且中国秦以后历代王朝的寿命不但比“封建”时代的周“王朝”和欧洲、日本的宗主王系(不是dynasty)短很多,其“改朝换代”的巨大破坏性更几乎是人类历史上独有的。历史上两次黑死病大流行,造成欧洲人口严重下降,但这仍然无法与中国“改朝换代”所造成的巨大破坏性相比。

点击: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文丑”吴晗

麦克

对良渚文明应当概括出更有普遍意义的文明标准

徐圣选

革命党结缘帮会的原因

徐圣选

陶魂彩韵走进湖州——甘肃彩陶展

徐圣选

20世纪下半期中国民族文化外来说的走向

徐圣选

史前文明被发现,进化论即将被推翻,人类未来该往哪走?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