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天下、党天下和公天下

家天下、党天下和公天下

 

作者:余东海

清朝是家天下,中共是党天下,台湾是公天下。

不少人认为,从家天下到党天下,不失为一种政治进步。虽然党天下不好,毕竟好于家天下。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正确的论断是:儒家君主制优于党主制。

有两种党天下:一种是马列主义的,极权党主制;一种是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开明党主制。儒家君主制既优于极权党主制,也优于开明党主制。

苏联实行的就是极权党主制,其邪恶空前绝后,天下皆知。国民党的党天下,虽比共苏联的党天下开明,但导乱有余,仁民不足,民族爱护、民权保护、民生建设的能力大不足,政治能力和制度品质,仍逊于儒式家天下。也就是说,国民党在还权于民、落实宪政之前,还不如清朝的家天下。

家天下有多种类型。按民族分,有汉族家天下,异族家天下;按文化分,有儒家式家天下、法家式家天下和宗教式家天下。太平天国是宗教式家天下,极权教主制;暴秦是法家式家天下,极权君主制,都属于古典极权主义,与现代极权党主制同样邪恶。

中国古代大多数王朝是儒家式家天下,开明君主制。清朝虽然有民族主义和君本主义倾向,但仍然受到儒家民本、王道原则的制约,有其开明性,属于开明君主制。

儒家君主制的开明性,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是文化层面,儒家对君主、官员即领导阶层有相应的文化引导和道德要求,二在制度层面,儒家礼制包括经济上的私有制和教育上的科举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官有恒德,民有恒产。

儒家对权力的制约是道德、制度双管齐下,制约对象可分为君权和官权两部分。

儒家对官权的制约相当有效,历代对官员的教育、选拔、考评、监察制度颇为完备,历代王朝的官员群体,再怎么腐败也有限度。儒家对君主也有一定的文化导善和制度规范功能,

君主要独裁,需要突破不少文化和制度的障碍。也就是说,儒家虽然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维护家天下君主制,但也要求君有君德,在礼制允许的范围内行使君权。

当然,由于家天下先天性的制度不足,对君权的制约很难刚性化。这是历史的局限性,不能苛责古人和古代。

儒家文化和制度两个层面导出来的政治开明,是马家党主制望尘莫及的。

正因为儒家君主制有一定的开明性,当制度落后于时代的时候,改良起来也相对容易。元明清都属于中华偏统,清朝集元朝民族主义倾向和明朝君本主义倾向之大成,偏离儒家王道原则最严重,但天下为公的理想和以民为本的原则始终潜藏在政治深处。在其晚期,内部生发出来的改良力量仍然颇为可观,而君主立宪制堪称当时最好的制度选择。同时,对民意有一定的尊重,在面临国民的抗争和革命时,保权固位的意志相对薄弱。《清帝退位诏书》写道:

“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於前,北方诸将亦主张於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云。

比较而言,党天下的改良难度就高得多多,保权固位的意志也强得多多。党主立宪,几无可能。

党主立宪的倡议,基本属于空想。盖党主立宪面临三大障碍。一是思想障碍,即意识形态障碍,马学中缺乏对权力进行制度性制约的思想内容,无法导出良好的制度。二是道德障碍,马学对不良习欲,只有解放泛滥作用,绝无收敛克制功夫。更为严重的是,唯物主义世界观从根本上摧残了马家队伍的四端之心,摧毁了它们敬天保民的政治责任感和建设宪政的内在驱动力。三是利益障碍。通过逆淘汰进入极权主义系统的三界精英,早已形成规模巨大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与良制良法不共戴天。三大障碍珠联璧合,极难消除。马学不去,立宪无望。

台湾从党天下到公天下,是历史性的进步。

有必要说明三点。

其一、国民党大陆时期和台湾前期的党天下,属于开明党天下。其政治品质与三民主义的文化品质相应。三民主义不好不坏。不好,无力辟邪,无力对民主主义、平等主义、马列主义等歪理邪说进行批判和澄清;不坏,可以容忍儒家和自由主义。

其二、台湾公天下的成功并非三民主义的功劳,而应归功于儒家和自由主义的结合。蒋介石先生晚年开展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为民主化注入了一定的文化道德力量。

其三、台湾的公天下并非儒家的公天下。台湾从家天下进步为公天下,虽然借助了儒家的文化道德力量,但儒家只是暗中发力,并未取得指导思想地位。故台湾的公天下仍然属于西方式,即自由主义的公天下,并且受到占据宪位的三民主义的不良影响,与儒家的公天下,品质大不同。

《礼记》中对公天下的描述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民主制度虽能“与能”,不足以“选贤”。西方文化包括人本主义和神本主义两大体系,也不足以培养真正的圣贤君子。其次,民主制度只能“道之以政,齐之以刑。”虽然天下为公,品质高不上去。

要“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要大量培养圣贤君子,要“与能”又“选贤”,选举出德才兼备、德才兼高的领导人和领导集体,唯儒家公天下能够。

所以,从党天下到公天下,有两种选择:一是走自由主义道路,自由宪政,民主制;一是走仁本主义道路,儒家宪政,新礼制。2019-2-18

相关文章

资中筠精彩演讲:根本目标

徐圣选

李源潮的人生悲剧

徐圣选

香港大游行的诉求是否合理?

希迈

斯里兰卡爆炸已有310人遇难, 一名中国公民遇难

希迈

我听到了大厦脆断的声音(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徐圣选

习近平夫妇访问罗马尽显大国奢华

希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