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李文亮的调查为何难有下文

对李文亮的调查为何难有下文

 

文/草青

从2月7日亿万人民关注的李文亮医生事件中央监委会派出调查组已有一个多月,人们特别关心的是最早的李文亮医生的调查却迟迟没有结论。这里究竟是什么原因。而一直以来,风传调查组“失踪”或没有下文,或不了了之。终于在昨天(3月16日),媒体报道了《疫情期间中央派出4个调查组 其中3个事件已有结论》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也有一个调查组是例外。那就是李文亮。

文章说,在此次疫情期间,中央共派出四个调查组,第一个是国务院福建省泉州市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调查组。6天有了结果。第二个是针对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某英离汉进京事件”及“山东任城监狱疫情爆发事件”成立的调查组。5天有了结果。第三个是中央政法委等单位组成调查组赴山东省就任城监狱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11天有了结果。相应单位和责任人都受到各不相同的惩处。

然而,除了上述三个之外,还有2月7日国家监察委员会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作全面调查。它是四个调查组最早出发的一个(2月8日),也是最晚对外发布结论的调查组。调查截至今天已有38天,人们似乎不像当初那么激烈而有所淡忘。可至今结论依然没有,走入了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调查之路。

 

按《环球时报》3月16日报道的官方解释是:“李文亮去世之际社会反响强烈,中央正是响应民意派出调查组。专家认为,该调查组面临最复杂、最困难的调查任务,综合考虑的因素也更多,从调查到结论发布所需时间也要更长。但这件事相比其他更为复杂,牵扯部门多,国内国际高度关注,相信在合适时间内,中央调查组一定会给民众一个答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接受采访时表示,首先要注意到这个调查组是由国家监察委员会牵头。国家监察委员会担负着监督、调查、处置的任务。调查组所要调查的问题比较复杂,牵扯的部门多,由国家监察委员会牵头可以更好地协调各种力量,深入调查。监察委员会的一项经常性工作是调查公职人员涉嫌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此次是“全面调查”,调查组需要调查的内容很多。

按任建明的说法,调查组有三方面的调查内容:

 

一是调查李文亮医生的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失误。

二是调查整个事件背后是否存在故意隐瞒。

三是调查相关部门是否存在滥用权力和相关责任人是否不作为。

按照这个调查思路,我们将大家已经知道的部分事实梳理还原,也可算作给调查组一个大致的参考脉络。

 

四位医生救治和死因与院方领导过失有关

从2月7号至3月9号,武汉中心医院一共去了李文亮,江学庆,梅仲明,朱和平等四位医生,仍有消化内科专家五萍,泌尿外科专家胡卫锋,心胸外科专家易凡,及伦理委员会刘励等四位医生濒危。四位医生的死亡和四位医生的濒危以及更多的被训斥警告批评的医护,他们在重压之下身心遭到摧残,留下痛苦的精神创伤,使得免疫力减弱,健康状况急剧下降。这些后果,最直接的原因是由该院主要领导造成,也是失职和失误的铁证。

首先是精神打压而严重影响到感染的病体。据媒体披露,李文亮医生最早在医生群里将新冠状肺炎病毒的真实情况传于熟悉的同事,是为了提醒大家注意防护。却遭到公安以造谣而训诫。为此,身心受到沉重打击和摧残,在心理上留下巨大阴影。这一情绪将直接影响到他的身体。2月7日李去世后,也给同科室眼科的梅仲明主任医师严重一击,同样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梅作为李的领导觉得失职和自责,精神压力大,导致其感染病毒后病情加重。

与此相关连,1月上旬,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戴口罩去开会,被院领导批评,主要为防社会恐慌。此后,多位医生都看到他不戴口罩。几天后,江医生被感染确诊,之后做气管插管,直至衰竭死亡。

据急诊科医生艾芬向《中国新闻周刊》陈述,元月1日晚将近零点,她接到医院监察科信息,要求第二天谈话。院方批评她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而艾医生提及的“人传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在第一时间向上级的预警,被院领导训斥为是”擅自发布未经证实的新闻,造成严重社会舆情。”并扣上三个政治大帽子:“你是武汉市置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你是影响武汉市安定团结的罪人,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直把艾“吓得不轻”。

从事后媒体的多方调查证实,包括钟南山院士等专家的预估,如果有更早时间的“人传人”的新型冠状病毒的预警,会减少很多人死亡。人们也不会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仍不知情地频繁参与聚集活动,更不会去聚餐。

一位资深心理学者说得直接:导致李文亮直接死亡的是武汉中心医院负责人,他们对医护人员和患者生命的漠视程度让人愤怒。这些人就是作为替罪羊,也应该被问责。中心医院死了那么多医生,书记、院长都没有去,可见连这点人性都没有!

此外,“我们医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谈话,说不能发什么。”该院一位医学影像室的医生说,“被叫去谈话的,远不止李医生和艾医生两位”。他和另一位医生,后来因为发表关于梅仲明、李文亮的哀悼图片,也被院方找去,令其删除。在《南方周末》记者联系的十余位采访对象中,有一半人表示受到过院方干预,包括训诫、谈话、要求删除发布内容、被电话提醒不能发布有关消息等。有两位采访对象还出示了微信群截图,2019年12月30日,各科室微信群里收到转发自武汉市卫健委信息:“请大家……不要随意对外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通知及相关信息……否则市卫健委将严肃查处。”

那么,让人不可理解的“复杂性”,难道下令惩戒李文亮和艾芬指令的真的是来自更高层级?人们不会忘记,在李等8名医护人员被惩戒后,官媒记者廖君就发消息称“8人发布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

整个事件背后大量证据坐实故意隐瞒

据《南方周末》3月11日发文披露了该院蔡彭等主要负责人压制医护人员对外透露武汉肺炎疫情。为了隐瞒真相,院方迫使医护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接触巨量的新冠病毒。导致该院300多医护人员感染,4人死亡,4人仅靠仪器维持生命。

《人物》在3月10日刊发一篇艾的专访,其中有关隐瞒疫情一节。正因为此,该院医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为隐瞒,造成医生的四死四危,300多医护感染。仅急诊科就有40多人。以至于艾芬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网上流出一张江学庆笔记本的截图,一条条记载着一段会议记录:“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十条纪律规定,保密纪律,不准到处乱讲乱谈……”

该院医生对记者说,早期院里统一要求,“不能说,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不得对外提起“冠状病毒”字眼,“管住自己,管住自己家人”。均为口头层层传达。

从细节上深挖,院领导隐man疫情源于武汉卫健委的指示,而武汉卫健委又听命于武汉市wei。据财新网报道,即使在国家卫健委最初得知武汉疫情的情况后,也要求不能向社会公开疫情。那么,谁又要为此次疫情的隐瞒负责呢?

从院领导到相关部门及领导有滥用权力不作为

公安对李文亮训诫,该院纪委对艾芬的警告清查,是实实在在的滥用权力。不作为表现在不深入一线,相互推诿。弄虚作假。

自疫情爆发以来,该院两位主要领导人有近两个月,既没有到一线,也不开会部署,连个影子都没有。明显存在失职渎职,很多网友一再呼吁这种不作为的领导引咎辞职。据南方周末报道说,去年12月29日下午至次年的1月13日,后湖院区急诊科医生通知公共卫生科接诊四例华南海鲜市场病例,医院致电江汉区疾控,区卫健委等,而相互踢皮球。南方周末调查,对病情上报要是不允许填不明原因肺炎,只能写肺部感染,肺部感染就是一个很宽泛的疾病不显示新发病毒,也不能凸显人传人。

不作为还表现领导对一线医护的个人健康漠不关心。大批倒下的医护的防护设备简陋不堪。

南方周末调查称,从疫情出现后长达三个月时间里,院长书记没有到现场看望倒在防疫一线的员工。直到3月8日,该院负责人才在厚厚的防护服的包裹下,去隔离病房看了那些倒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

当物资告急时,医护人员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求援,却受到院方的阻拦。有同事在群里联系了一千斤大米,医院竟然回绝。平常食堂2000人,每天两顿饭。非常时期,医护和病人都吃住在医院,一天三顿6000人的饭,显然供不应求。不少医护只能靠吃零食坚持。更缺乏防护物资,特别是防护服。有了护服不让穿,怕引发恐慌。一线人员有一次性6000元补贴,以及每天二三百元补贴,夜班费180元。这笔国家补贴,也没及时发放到医护手中。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这家医院,很多人能忍则忍。这里的阴暗使不少医护心灰意冷,不少人有“疫情之后就转行”的打算。可以想见,医护仍然心有余悸。

然而,还有更多的问题等着调查组最终敲定。但不管怎样,武汉中心医院的问题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可揭开这个盖子,难道真的有那么难吗?难道真的有那么复杂吗?难道真的要很长的时间吗?无论如何,老百姓都不信邪,他们锲而不舍、义无反顾地穷追真相。有点儿死磕的味道。正像一位作家所说:“难道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为让自己生活得轻松,就可以不帮助这些枉死得追责吗?追责,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相关文章

独立调查谭德塞,350万亿索赔中国的生死劫

徐圣选

湖北省长:当前湖北疫情呈现城市向农村蔓延态势

徐圣选

关于赵紫阳和兹尔伯里的谈话——夜读偶识之六

希尔曼

一张选票的代价

vewas编辑

三年没回国,第一站是小汤山

徐圣选

美国打响“新鸦片战争”?中国承诺川普加强对“芬太尼”监管

VEWAS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