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表象看社会,这才是真正的事实!

揭开表象看社会,这才是真正的事实!

 

海安市 | 曹信富

 

    最近几个月,有三件事让我很感慨。第一件事:“北大树洞”歧视事件。先说一个名词——国家专项招生计划。所谓国家专项招生计划,就是国家实施的面向贫困地区的定向招生计划,旨在帮扶全国832个贫困县。今年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招生,北大本答应在河南贫困县招录8人。但北大在接到8名学生档案后,却将其中两名退了回去,理由是:530多分的考生分数太低,进北大可能跟不上教学进度。
   北大的这个退档行为,在网上激起一片民愤:“承诺了做不到,当初就别承诺啊!”“凭什么未入学就预判人家跟不上进度?”迫于压力,北大补招了这两名学生。哪知道补招这两名学生后,在读的一些北大学生就愤怒了,他们在“北大树洞”发泄不满:“现在有一种吃屎的感觉。”“我少考一门语数英都比他高20分。”“他俩真的会来上学吗?难道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和我们分数不在一个层级,我们要孤立他。”言语充满了鄙视和傲慢,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出自北大精英之口。

第二件事,是王思聪和花千芳吵架。作家花千芳在微博上说:“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英语是一件废物技能……”实话实说,花千芳这番“英语无用论”实在不咋地,所以惹恼了王思聪,王思聪在微博上骂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没想到这句话一下捅了马蜂窝,很多网民大骂王思聪:“没出过国怎么了,我就没出过。”“你特么才是真正的傻屌。”“你不就仗着你老子有钱吗?”但也有一部分人不理解大家为何要骂王思聪,“现在没出过国的人还多吗?就算欧洲美国不去,东南亚总该去过吧,那么便宜。”

第三件事,是优衣库哄抢事件。一件联名款T恤,优衣库只卖99元,结果引起很多人的哄抢,为了抢夺T恤,一些人甚至不惜大打出手。
于是,哄抢T恤的这些人,遭到很多网民和媒体的斥责和嘲讽:“为了捡便宜,连脸都不要了。”“为了一件T恤,至于这样吗?”“把中国人的脸都尽了。”

我为什么要讲这三件事呢?因为我觉得很多人都有一个思维误区——咱中国人有钱了。骂“河南两名考生不配上北大”的学生,可能真的以为中国没有贫困地区了,所以觉得这样帮扶贫困地区不公平。骂“没出过国的傻屌”的王思聪,可能真的以为中国人普遍性有钱了,所以才会说出“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这样的话。骂“不要脸,连T恤都要抢”的网民,可能真的以为中国人普遍性富足了,所以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要哄抢一件T恤。中国人真的很有钱吗?很多人的第一感觉都是:好像是挺有钱的。因为我们经常听到身边的人感叹:“月薪低于8000元可怎么活啊?”“月薪低于1万的工作我不考虑。”所以感觉大家都很有钱似的。现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 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我们来看看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公报》将全国居民等分为五组,各占20%。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元,月均497元。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月均1154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月均1875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月均2879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64934元,月均5411元。什么叫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工资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也就是说,人均可支配收入就是你所有拿到手的收入。搞清楚这个概念后,再对比上面这组数据,我立马吓了一大跳:如果我们一个月收入超过2879元,就意味着超过了全国60%的人。如果我们一个月收入超过5411元,就意味着超过了全国80%的人。中国人很有钱吗?不。王思聪骂“没出过国的傻屌”时,可能万万想不到——中国居民护照持有量只有1.3亿本,不到人口的10%。就算所有持有护照的人都出过国,那中国出过国的人数也只有10%。

那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中国人很有钱呢?我认同曹习华教授的分析,他觉得有两大主要原因。一是:有钱人具有很强的发声能力,媒体也喜欢为有钱人发声。
   “在微信朋友圈里,到处都是中国人挤满各大景点的照片;在国际航班上,每一架客机里都坐着很多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每一个大卖场里都挤满了中国人;在欧美高校课堂里,也坐满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所以世界各国都觉得,中国人实在是太有钱了。”二是:大部分生活在底层的人没能力发声,媒体也很少为他们发声。
    “十四亿人口的中国人,至少有十亿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有5亿人从来没用过马桶,有6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不到三千……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他们没有时间发声,为了生存需要争分夺秒。他们没有条件发声,不知道怎么对外界讲述苦难的自己。有一道无形的墙把他们隔离在我们的视线之外,让我们看见了繁华但看不见他们。”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生活富足如何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下面有很多催人泪下的回答。我就随便选两个故事吧:

前几年,我在医院实习。有一天夜里,急诊室冲进来两位农民工,一位用左手紧紧握住右手,鲜血直下。一位拿着一个酒瓶,瓶里泡着半截手指。不用说,手指断了。我导师说:现在接还来得及,以后手指功能基本不受影响。他问:要多少钱?我导师说:三千左右吧。他愣了一下,说:那如果截掉呢?我导师说:三百。他果断地说:截吧,不要了。我倒吸一口凉气。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弱国无外交,弱者无选择。”

记得大一的时候,同学X躲在被窝里抽泣,我们几个舍友都很不解。在我们的再三逼问下,她终于说出了原因:来上大学之前,她处理例假的方式非常原始,从来没用过卫生巾,上大学之后,她发现我们处理例假的方式,跟她自己完全不一样,但她羞于启齿问我们。就这样长时间不当处理后,她的身体终于出现了问题,所以她非常害怕。听完她的讲述后,我们几个舍友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中国竟然还有不用卫生巾的地方。”


都说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其实不光是贫穷,富足也会限制我们的想象力。

再讲一个故事吧。

一个有钱的女人问:“蛋怎么卖?”卖蛋的老人答:“一块五一个。”女人说:“10块买10个,可以吗?不然我就走。”老头赶紧说:“行,我今天还没开张呢。”女人买了蛋,一脸得意的离开。她开着豪车和朋友到高档餐厅,然后和朋友点了若干东西,但只吃了其中一点点。她们买单,账单是640元,她给了700元,告诉老板不用找了。那天发生的事对于餐厅老板来说,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对于可怜的卖蛋老人来说,却是非常难过的一件事。我们不也一直这样吗:常常对很需要帮助的社会底层的人非常吝啬,而对不太需要帮助的中上阶层的人却非常慷慨。优衣库哄抢时间发生后,媒体一边倒地指责哄抢的人:“不要脸,没教养。”“一群low逼。”看到这样用词狠辣的评论,我心里有一点不是滋味。我喜欢有一家媒体的评论:“这背后延伸出的问题是,中上阶层对贫穷缺乏必要的认知,中上阶层正在失去对社会底层的共情能力。”

想起了100年前的北大。那时候的北大,允许那些负担不起学费的学生成为旁听生,成绩好的旁听生还可以转正。北大旁听生最多的时候,跟正式生的比例是一比三。1918年的时候,有北大学生给校长蔡元培写信:希望可以给校役提供受教育的机会。蔡元培把这封信登在校刊上,表达自己对这个想法的赞赏。没过多久,北大就开办了“校役夜班”,由北大的学生们义务授课。参加这个夜班的校役有230多人,其中大部分人是文盲或半文盲。我敬佩那时候的北大,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对社会底层充满了感知能力,他们想的是怎样把下面的人拉上来,而不是像现在有的老师和学生,想的是怎么把他们踢下去。我敬佩那个对社会底层充满感知力的北大,我也敬佩所有对社会底层充满感知力的人。

相关文章

中共高层称中美贸易战是“世纪博弈”

徐圣选

又一千亿级平台出事:CEO卸任,欠款59亿,15万投资者无眠!

希迈

郭台銘來了

徐圣选

解放军东部战区副司令被抓

徐圣选

(独家刊文)“中和”——中国古代治国安邦的理论体系 (第一部分)

徐圣选

化学教授怒批清华迎新的“热列欢迎”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