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北京最壕商场SKP

揭秘北京最壕商场SKP

 

中新经纬

2020-07-15

疫情阶段,北京SKP曾多次调整缩短营业时间。随着疫情持续向好,北京SKP宣布自3月28日起全面恢复营业。值得一提的是,疫情防控期间,虽然进店消费的人群大幅减少,奢侈品供应商们却迎来一波涨价潮。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4日电 (张燕征)近日,“北京SKP不许外卖人员进入”登上微博热搜。不少北京之外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北京SKP是啥?不许外卖人员进入又是怎么回事?

作为国内最大的奢侈品综合商场,北京SKP的一双品牌拖鞋可卖到7600元,一件印有品牌图标的T恤衫可卖到上万元,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的包包比比皆是。此外,北京SKP负一楼的超市也是非一般的奢侈。有媒体曾报道称,274元才能买两块榴莲,189元12颗草莓,在这里还能看到售价28888元的獐子岛海参。

高端商场环境内,“不许外卖人员进入”这类涉嫌歧视的言论很容易就触动了人们敏感的神经。分析人士称,在法律层面,商场没有拒绝外卖骑手进商场的合法性。此外,小众的高端品牌与互联网大众化存在天然的矛盾,主打高端路线的北京SKP商场如何平衡社会责任和品牌定位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北京SKP收银台 中新经纬 张燕征 摄

不许外卖人员进入

7月11日,微博博主@曹导发布视频称,其在进行外卖员职业体验时,身着外卖工作服去北京SKP商场取外卖,被拒之门外,保安称“穿外卖工作服无法进入”。7月12日,北京SKP发布声明称,SKP对于顾客和工作人员设立不同的进入通道,外卖骑手在内的各工作人员需按规定统一从员工通道进入,各大门为所有顾客专门开放。

该声明还表示,疫情期间,为做好防控,商场的餐饮外卖实施“定点取餐方式”,外卖小哥需在指定取餐点取餐。

视频截图来源:微博博主@曹导

值得注意的是,引起网友质疑的“穿外卖员工作服不能进入商场”,在北京SKP的声明中并未明确提及。北京SKP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SKP不存在对任何行业和人员的歧视。疫情发生前,外卖骑手可以通过员工通道进入商场取餐,疫情后,所有的外卖骑手都不能进入商场,要到指定取餐点取餐。此外,他还表示,并不是“穿外卖员工作服不能进入商场”,而是外卖员来取餐,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不能进入。

对于防疫期间,外卖骑手能不能进入商场取餐,网友也是议论纷纷。有网友表示“防疫期间可以理解”,也有网友评论称“涉嫌职业歧视”。

@LaoKazzz:很多小区商场写字楼都不让进啊。

@冷月波涛霜雪天:你为啥允许你商场里的商家开外卖单呢?

@万能的大熊:主要是拍摄者自己不熟悉业务导致的问题,饭店买菜有送菜通道,写字楼搬家有货运电梯。

@珠海房黎思萍:重要的是,如果外卖员是进去消费,而不是取餐,也不让进,就是赤裸裸的歧视。

你不是SKP的菜

对于熟悉北京的人来说,五环内的购物商圈很多,但高端奢侈品商圈主要有4个。沿长安街从西向东,分别是翠微百货、王府井中环、国贸三期、北京SKP。其中,屹立在北京购物鄙视链最顶层的北京SKP可谓是国际高端奢侈品的集中地。在这附近,不仅有各类高端国际公寓,还有众多国际金融机构、影视传媒公司等。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SKP吸纳了来自全球938个品牌,其中75个国际著名品牌、10大国际名品旗舰店,这也使得巴黎、纽约最新上市的商品能够同时于中国北京上市销售。SKP官网显示,目前SKP在全国仅有北京和西安两家商场,此外在全国各地的奥莱购物小镇中还有SKP自营品牌门店。

北京SKP“吸金”能力有多强?据联商网与商业地产志联合发布的2019内地商场报告显示,2019年,北京SKP总销售额达到153亿元,同比增长13.3%,这也是北京SKP连续十年蝉联全国单体商场业绩第一。此外,2019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的商场还有北京国贸商城销售额117亿元、南京德基广场销售额近122.4亿元、杭州大厦销售额超105亿元。

事实上,北京SKP不仅是国内最大的奢侈品综合体,在国际上也是名列前茅的高端商场。据英国建筑师事务所Sybarite与GlobalData共同发布的2019年调研报告显示,北京SKP每平方英尺销量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拥有170年历史的英国奢侈品百货Harrods(哈洛德百货)。

北京SKP商场内的购物人群 中新经纬 张燕征 摄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天猫等电商平台推出“双11”购物节是“剁手”的好时机,而对于高消费人群来说,北京SKP每年的周年庆才是他们的购物狂欢节。据时尚商业快讯消息,2019年11月14日至24日,北京SKP在此期间举办周年庆活动,其中,SKP单店单日销售额达10.1亿元,直接刷新了以往7.9亿元的最高纪录。

不夸张的说,北京SKP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国内大部分商场半年、甚至是一年的销售业绩。北京的刘女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作为SKP会员,自己在去年参加了北京SKP周年庆活动。“商场内的奢侈品都是国际定价,几乎从不打折,但商场会员积分可以兑换抵消一部分金额,我是等待很久才入手一款品牌包。令我比较震撼的是,当时在收银台排队付款时,看到前面排队买单的人一次性支付十几万元,就跟买白菜一样,顿时感到自己属于赤贫人群。”

天眼查显示,北京华联(SKP)百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实缴资本2.5亿元人民币。其中,RADIANCE INVESTMENT HOLDINGS PTE.LTD。(光辉投资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持股60%,北京华联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0%。目前,公司旗下拥有北京华联蓉尚商业管理、北京华联时尚百货、华联SKP(陕西)百货等20家参股控股子公司。

SKP“傲娇的资本

疫情阶段,北京SKP曾多次调整缩短营业时间。随着疫情持续向好,北京SKP宣布自3月28日起全面恢复营业。值得一提的是,疫情防控期间,虽然进店消费的人群大幅减少,奢侈品供应商们却迎来一波涨价潮。

今年5月,香奈儿、爱马仕、宝格丽、古驰、迪奥等奢侈品品牌在全球范围内相继涨价。按照香奈儿公司公开的说法,全球范围标志性手袋和部分小型皮制产品上调价格5%-17%,原因在于疫情影响所致的原材料价格上涨。而有媒体报道称,香奈儿迷你包CF“方胖子”由21600元涨至27100元,涨幅约为25%。

有业内人士指出,疫情对全球时尚产业的打击十分严重,奢侈品牌的一系列涨价动作主要还是为了保持所谓的品牌价值,提升利润、促进销售。还有分析认为,此次涨价消息提前放出也是该品牌的营销策略,从而刺激消费增长,弥补疫情期间的亏损。

某零售业内人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商家想入驻北京SKP并不容易。“中国的百货零售一般是租赁、联营、自营等模式,高端商场对品牌商家审核的更为严格,不仅需要品牌母公司授权,品牌具有国际知名度,还需要符合各类经营标准,这类高端商场并不是给门店费就能进入的。”

北京SKP商场中的一家德国女装品牌店的店员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在商场内的门店因楼层、面积等不同,门店租金也不同。“我们品牌和商场合作的方式是‘扣点’,也就是营业抽成。比如我们品牌是扣点28%,也就是说,在正常销售的情况下,每销售100元就要给商场28元,不过疫情阶段有没有变化暂时还不清楚。”

疫情期间的奢侈品店 中新经纬 张燕征 摄

专家:社会责任和品牌定位值得探讨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宇浩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在法律层面,商场没有拒绝外卖骑手进商场的合法性。张宇浩指出,此事件之所以引起争议,在于SKP商场对外卖人员采取“一刀切”,甚至只要穿着此类服装均一律禁止入内的行为,恐有不妥。“在疫情防护工作已处于相对成熟阶段的现下,商场完全可以采用健康码、严格口罩佩戴以及统一外卖配送至商场内统一取餐地点等方式,来平衡疫情防护及外卖人员的合法权益。”

北京工商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何艳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从品牌定位角度看,北京SKP主打奢侈、时尚、高端的商场品牌路线,为了维护其固有的品牌形象资产,在商场管理方面,相较于其他普通商城相对较严格。

“为了给消费者营造良好的购物环境,商场的管理做法有一定道理。另外,北京SKP的主要目标消费人群为高收入者,从目前来看,该事件对该类顾客的影响并不大。小众的高端品牌与互联网大众化存在天然的矛盾,主打高端路线的北京SKP商场如何平衡社会责任和品牌定位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何艳称。(中新经纬APP)

 

                                        2020-07-15

相关文章

中国最早觉醒的改革家|百年耀邦

麦克

人性是经不起试探的,试探的本身就是罪恶

麦克

令人震惊的真相:新冠病毒是“生化武器”?

希尔曼

“我要有个三长两短” ——记“牛棚”里的向达

郝, 斌

“征兵过半不合格”说明了什么?

米勒

儒家的主业

余东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