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强拆香堂严重违法!

政府强拆香堂严重违法!

 

强拆香堂,震惊海内外。这一骇人听闻的严重事件,作为席卷北

京全市的强拆运动的一部分,之所以倍受世人瞩目,是因为发生在首

善之区的祖国首都北京,70大庆的喜气未收余兴未尽,涉及 3800

多套联排住宅价值上百亿元,而且剑指的是“北京最美乡村”。不讲

理、不讲法、不讲政策的强拆,不顾民生、不计后果的强拆,简单粗

暴、一刀切的强拆,搞扩大化、极端化的强拆,连名闻遐迩的香堂尚

难以幸免,遑论其他地方?

但是,心中有法、手中有理的业主,却不畏强权,奋起抗争。连

日来,香堂群情激奋,天怒人怨,数千名业主纷纷拿起法律武器,运

用宪法赋予的权利,利用上访、写信、打电话等多种方式,表达自己

的诉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消息愈传愈远,知道的人愈来愈多,

舆论迅速发酵并持续升温,从香堂到社会各界,都发出同一个声音:

立即制止香堂强拆!

道理很清楚,是非很明显:政府强拆香堂严重违法!

10月 17日贴出,落款为 15日的《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人民政

府限期拆除通知书》和落款为 19日的《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人民政

府限期主张权利公告》,已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剖析一下这两

份匪夷所思的政府文件,其荒谬绝伦、违法乱纪、蛮不讲理暴露无遗。

它存在以下八个问题:

一、引用法律失当。

崔村镇政府这两份强拆文件,引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

划法》和《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殊不知, 《城乡规划法》是 2007

年 10月 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

过,于 2008年 1月 1日起施行的;《城乡规划条例》是 2009年 5

月 22日北京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地十一次会议通过

的。而香堂文化新村早在 2000年就已建成规模,以香堂七区为例,

许多业主是 2002年前后购得的。如此一来,怎么可以用后面的法律,

处罚以前的行为呢?难道镇政府不知道,“法不溯及既往”是现代法

治社会的一项基本原则吗?后法管前事,于理不通。

二、认定“ 违建” 不成立。

崔村镇政府一棍子把香堂打成“违建”,理由是“应当取得而未取

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请问,“许可证”是哪年才有的?答案是

2008年 1月 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实施后。香堂文化

新村始建于 1993年,2000年已形成十个区的规模,其中七区的业

主 2002年前后就购得了,有的还要早。那时农村建房没人管,“许

可证”尚未诞生,到哪里去申领“许可证”呢?如果说没有“许可证”

就是违建,照此逻辑,不妨调侃一句,故宫、天安门算不算违建?

对于老百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对于政府而言,“法无授

权不可为”。因此,认定香堂违建予以强拆,于情不合,于法无据。

香堂联排住宅曾有过因故被人民法院查封拍卖的先例,既然如此,

也从反面证明它不是违建。否则,是不可以拍卖的。人民法院应当不

会知法犯法。

三、送达主体错位。

比如,崔村镇政府强拆通知书抬头写的是“违法建设人:香堂村

委会(七区) ”。这里面有三个问题:其一,括号内的“七区”不是具

体的自然人,也不是一个社会组织,你让它怎么承担违法责任呢?这

样写,能说明已经一家一户通知到了吗?那些因各种原因不在家看不

到的怎么办?其二,既然香堂村委会是违法建设人,为什么不直接送

达村委会,而要各小区四处张贴呢?是想让业主替村委会承担违法责

任吗?其三,崔村镇政府实际上也是违法建设人,因为它参与了香堂

的规划、建设、售房,并收取了售房价格的 5 %作为基础设施建设费、

管理手续费,为什么不写上它呢?可是如实写上,岂不又闹出了自己

诉自己的大笑话吗?

现在,村委会倒不出头,置身事外,而镇政府却连续几天派人逐

门逐户登记,这样做正常吗?

退一步讲,如果是村委会、镇政府违法建设,它们已经从中获利,

到头来却让买房人买单,就没有公平正义可言了。如果香堂违建,那

么上面几级政府依照法律都难脱干系,都是责任方。一句话,政府是

责任方,购房的老百姓是受害方,责任方的过错,不能转嫁到受害方

头上,让受害方“背锅”。

四、无偿剥夺,与民争利。

崔村镇政府简单粗暴、蛮横无理地把香堂各个小区、5 0余万平方

米的房屋一口说成违建,绝口不提赔偿,企图无偿剥夺,实在欺人太

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 1 3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

不受侵犯”, “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

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 4条、第 1 5条、第 4 2条也都规定,保护公民的个人财产,“征收

公民个人的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依法给予拆迁补偿,征收个人住

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政府强拆香堂,如果打的

是无偿占有、肆意剥夺的如意算盘,显然是与民争利,属于贪得无厌

的违法之举。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 1 0条规定,农村土地属于集体

所有。香堂所建 3 8 0 0多套联排住宅,有的是用农民宅基地,有的是

用农村山坡荒地,有的是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因此,这次政府强拆,

纵然既成事实,清空而出的土地的所有权也还是属于农村集体所有,

而不能转到政府手中,再予拍卖成为一笔财政收入,变为政绩。

五、程序违法,强加于人。

崔村镇政府虚张声势,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唬

人,实际上,它恰恰违反了这个法。《强制法》第 4 4条规定:“对违

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

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

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镇政

府 1 7日贴出通知,日期却写为 1 5日,且不说涉嫌欺骗,仅就限 1 8

日自行拆除,只给业主一天时间,便完全剥夺了《强制法》所赋予的

业主的行政复议权和行政诉讼权,属于权利的滥用。足见某些领导急

功近利,毫无法制观念,权大于法的的观念却根深蒂固。而且,对群

众冷酷无情,蓄意选在入冬前下令强拆,根本不考虑对老百姓造成巨

额财产损失,也根本不考虑唯一住房者怎么栖身,怎么安全过冬。他

们太想表现,太急于出政绩了!

六、罔顾事实。

香堂 3 8 0 0多套联排住宅的业主,情况不一,但绝大多数是北京城

市居民,也有一部分外地人。之所以叫“文化新村”,是因为村委会

当年实施人才引进战略,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房价又远比城里便宜,

于是城里的教育界、文艺界人士、退休干部和普通居民纷纷慕名前来

买房,安家落户,安度晚年。他们手中,有盖着村委会、镇政府两级

公章的“荣誉村民”证书,有同样盖着村委会、镇政府两级公章的购

房协议书,有购房发票,还缴纳了万分之五的印花税入大国库。这些,

至少能够说明业主所购住宅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吧?至少能

够说明香堂住宅具有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一定的特殊性吧?政府不顾

这些,就想一声令下,一夜之间把 3 80 0多套住宅夷为平地,然后攫

为己有,而绝口不提赔偿,这怎么行得通呢?

七、不尊重历史

香堂一个小小村落,经过二十多年奋斗发展到今天,成为 1 2个小

区居住一万多人的成熟社区,声名远播,有一个过程。历史唯物主义

者,应当客观地,历史地,实事求是地予以看待。从小小村落的香堂,

会让人想到曾是小小渔村的深圳。

香堂原是个半山区的贫困村。本着穷则思变,改革创新,探索社

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新路子,从 1 9 9 5年开始,用自己的建楼队伍建

成 3栋二层别墅,售价 5万元,当年全部卖出,村民分红受益,开始

脱贫。从此,建房出售一发而不可收。

香堂这个村出土地、建毛坯房,外来居民再出钱完善房屋的做法,

是旧村改造的新模式,也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大胆尝试,得到了

镇上和县里的支持。1 9 9 8年昌平县人大决议,立项建设香堂文化新

村。昌平县土地管理局发放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2 0 0 3年 8

月 1 1日,崔村镇党委举行第 2 6次扩大会议,议题是“关于香堂村旧

村改造有关政策的意见”。《会议纪要》全文如下:“一、香堂村可以

利用旧村改造的空地建住宅向荣誉村民出售,镇政府协助办理村民住

宅土地使用证等有关手续。二、香堂村按售房价格的 5 %向镇政府缴

纳基础设施建设费、管理手续费。三、为促进香堂村旧村改造的开发

力度,香堂村可按售房价的 3 ~5 %用于中介人的奖励等业务开支。四、

镇政府按实际上交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税后的 1 0~3 0 %奖励村支部书

记。”北京规划和自然委员会批准《崔村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 0 0 6 ~

2 0 2 0 ) 》,其中香堂文化新村属于现状保留村。香堂的做法极大地促进

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不但农民受益,政府也有税收收入,这是不

争的事实。

2 0年来,香堂文化新村名气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广泛,先后获

得“首都文明村”“文明标兵村”“北京最美的乡村”“北京奥运旅游

接待村”等一系列荣誉。2 0 0 2年 6月 2 2日《人民日报》用一个整版

的篇幅,以《燕山之麓翠华山一峰独秀——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

村致富之路》为题报道了香堂的致富之路,反响热烈。北京市主流媒

体也多次予以正面报道。香堂本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典范,而今

却一夜之间,被扣上违建罪名,面临强拆,弄得人心惶惶,社区岌岌

可危,敢问镇政府:你们的做法,将党中央机关报置于何地?将北京

市主流媒体置于何地?将前来视察指导、予以赞扬肯定的宋平、陈俊

生等中央领导置于何地?

据 2 0 1 9年 7月 2 7日昌平信息网一篇题为《北京公布 1 0 8个“小

产权房”项目已拆除 2 5个》的报道称,昌平区是 4 1个“小产权房”

的“重灾区” ,但名单里面并无香堂。可这次,镇政府却搞突然袭击,

毫无征兆而又态度强硬地拿香堂开刀,而全国比香堂晚建多年的多处

小产权别墅,却不见强拆通知,安然无恙。这又作何解释呢?难道里

面果真有某种隐秘吗?

政府在处理问题时,应当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不能对历史采取

虚无主义,装聋作哑,视而不见。而且,要运用改革思维,考虑历史

背景。还应当尊重前任,保持政策的连续性,不能随意否定别人。

八、无视中央指示

早在 2 0 1 0年 5月,国务院办公厅便发出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

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要求坚决反对和抵制强

拆。2 0 1 1年,中办、国办发出转发监察部等四部门《关于六起强制

拆迁致人伤亡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的通知,《通知》要求,严

禁行政强拆,严禁采取非法手段逼迫群众搬迁,坚决杜绝暴力拆迁。

凡有关领导批准强拆的,一律依法严肃问责;对一个地区连续发生强

拆案件,要依法追究上一级地方政府主要领导的责任。这些,镇政府

知道不知道?难道忘记了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 2 0 1 9年 5月 1 4日召

开的“全国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讲话中

明确指出: “对存量项目分类处置,什么叫存量项目?就是 0 4年以后。

因为 0 4年国务院发了一个文,关于土地改革管理的一个意见,这意

见中间对别墅类的项目建设作出了明确的规定。……0 4年以前的不

列入这次清理范围。”中央的指示如此明确,崔村镇政府为何视而不

见、置若罔闻呢?你们的党性何在?纪律性何在?难道真的是“县官

不如现管”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法律是治国理政最大最重要的规矩。”政府

必须强化法律意识,对法律心存敬畏,依法行政,决不能有权就任性!

北京市和全国的小产权房千差万别,情况非常复杂,涉及人民群

众的切身利益,处理起来必须十分慎重。中央一再指示,必须加强调

查研究,严格政策界限,实事求是,区别对待,依法依规,分类处置,

坚决反对简单化、一刀切。崔村镇政府,你听到了吗?

无论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还是践行执政为民党的宗旨,无论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保持社会和谐稳定,还是让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落到实处,开花结果,都应该立即制止香堂强拆。3 8 0 0多

套联排住宅的业主,有的是用一生积蓄,有的是举全家之力,有的是

借款欠债,还有的是唯一住房。一旦失去,他们将遭受灭顶之灾,不

是伤筋动骨,一夜返贫,就是流离失所,无处栖身。面对即将失去的

家园,他们必定誓死捍卫,以死相拼。千万不要低估他们的决心和意

志。眼下,镇政府还没有改弦易辙,收回成命。而一旦实施强拆,发

生不测事件的几率非常大!假若造成人员伤亡,深一步造成恶劣影响,

责任人、始作俑者必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也必定受到党和国家

的严肃问责,严肃处理。一个政府、一届领导赢得民心,建立威信,

让群众交口称赞不容易,但失去民心,失去威信,成为千夫所指,遭

万众唾骂却不难,干一件类似强拆香堂这样的缺德事就够了!

眼下是得民心和失民心的十字路口,是重塑政府形象,增强法制

权威,密切党群关系,夯实执政基础的有利契机。民意不可违,民心

不可欺。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孰轻孰重,何去何从,

请政府三思!

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村民

2019年10月31日

相关文章

北京大学校庆风波 : 一张大字报

徐圣选

五四:致敬10大五四人物

米勒

傲慢与偏见的隔壁—兼答复高、冯两位同学

徐圣选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余东海

特朗普说:如果我们不与中国达成协议,我们会更好!

徐圣选

媒体宣传正能量时,请照顾一下人民群众的智商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