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10万人离开北京:溃败北漂青年正在疯狂抛售所有家当

数10万人离开北京:溃败北漂青年正在疯狂抛售所有家当

 

吃瓜群众读书汇

北京,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我们的首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无数的人们,为了理想和更好的生活奔赴到这个大都市,它给予你梦想和希望,但也可能是一些人的伤心之地。

实现梦想需要多久,这个时长谁也不知道,但击碎梦想,也许就是一场意外,弹指一瞬间!

不平凡的2020年让一部分北漂人梦想率先破灭。

大量中小企业减产、破产、资金链断裂,国家给予减税等扶助性措施,部分企业也难躲过停产减产破产的结局!

截止至3月,已有1000余家企业在人民法院发布破产公告,如今这个数字在不断扩大。

随之,一大批面临失业的北漂青年正在谋划逃离北京,并将所有个人物品挂在网上抛售。

01

在闲鱼上搜索“离开北京”,出来的结果让人很吃惊。

“贱卖”、“给钱就卖”、“无情甩卖”这些平常的兜售词汇,在“离开北京”的引导词下被搜出来,标志着一些人的生活,在这个特殊的节点上分崩离析。


我们从闲鱼上的数据可以观察到,这些甩卖物品的主人,大多是年轻人。收入降低,甚至零收入,从春节以来就入不敷出,可饭依旧要吃,房租依旧要交,花呗依旧要还,在这些高昂的成本之下,他们只好选择离开或者暂时离开。

在这翻不到头的物品抛售页面里,看到大量带着温度的东西,生活用品,个人爱好,宝贝宠物,仿佛一本北漂人类学博物志。

骑手低价处理“外卖神器”,骑手本来给爱车换了新排气,现在却突然着急离开北京。

有人在抛售压箱底的干脆面,不是什么奢侈的食品,却是能给他们的北京生活带来愉悦的精神食粮。

也有人把自己出租屋的佛龛结缘转让,彻底割舍精神寄托。

甚至还有人出售起了陪伴自己许久的宠物貂。

当然了,还有很多年轻人闲置在房间的健身器材,没摸过几次,也开始售卖了起来。

他们都是带着企盼来到这个城市的,企盼发展,企盼生活,企盼自我优化,企盼提升跃迁,工作再辛苦,出租房再狭小,走进这个欢乐场,从未放弃梦与想。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故乡安放不下灵魂,此刻的北京无法安放肉身,梦想不得不向现实妥协,被打的七零八落,也就不能不放手。

02

名为《职场》的书,还没开封,自己就率先离开北京了。

“日语直通车”没上过几次,岛国的旅程尚未开启,却率先坐上了返乡的列车。

私教课的卡转让了,可塑造一个完美身材的梦却就此留在了北京。

那些独特的乐器,代表着主人独特的爱好,最终也在闲鱼低价挂出。

离开北京,这句话是平淡的,也是匆忙的。

北漂青年疯狂甩卖的,还有他们的猫。

搜索关键词“离开北京 猫”,大量有偿或无偿领养的宠物猫,正在等待一场救赎。

平日里娇生惯养、常年称霸朋友圈的英短、美短们,因为主人没条件带它们一起回家,只好洒泪告别。

据说爱猫的女孩子都是感性的,她们炙热,向上,对美好和爱充满向往,然而,此刻无力的自己,也只能寄希望于为它们找到一个有爱的主人。
断舍离”现在是一种被倡导的生活品质,口中念着断舍离,身体上践行着断舍离,可现在他们未必断的开,舍得下。

卖家甚至如此调侃自己的离开
有多少人怀揣着一个梦想和一张身份证来到了陌生的北京,又有多少人两手空空地挥别了伤心的北京。

03

北漂青年走了,他们的房间也空了出来。

此刻闲鱼上着急转手的房源,大多距城中心1-2小时的距离,跟别人合租的一个十几平的卧室,月租从1800到3000+不等。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2018年的数据,超过一半的北京租房者每月房租占月收入三分之一,五分之一的人则占月收入的一半以上。

通过这个数据,我们可以估算出,逃离北京的青年每月到手工资是在5k-8k这个水平。

中国新闻网前些年曾发博称:目前本科以上学历的职场人士95%都希望月入一万以上,一半的人希望每月能有一万五。

这条微博后来成为群嘲,网友纷纷讽刺现在的新人太傻太天真。

可这想法也没错,你想想,北京如此高的生活成本、如此高的工作压力,月薪一万不才能稍微活得体面一点儿吗?

在北京生活,很可能就是一个现实反复霸凌理想的过程。

04

初来乍到的北京,是块状的,工作日工作,休息日休息,有空就提升技能、陶冶情操,在大城市拼搏出一片天地。

但现实就是一片破碎,加班常态化,生活碎片化。

这些青年们的生活两点一线,不是在地铁上,就是在办公室里,回到家里除了休息还是休息,吉他、烤箱、书籍等一切提升自我技能的物品,最后都成了装饰品。

另外,青年们或许也会渐渐发现,向上的空间也几乎被封闭,阶层障碍难以跨越,普通人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在北京只够买1/5个厕所。

最后,他们成了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观念中的无缘中产的无产中产阶级(Middle-classish Proletariat)。
无产中产,顾名思义,就是“像无产阶级一样没有固定资产和生产资料,只能靠出卖劳动力挣钱,却积极用中产阶级的消费习惯和审美趣味要求自己的群体。”

当代青年若想升入中产阶级,在今天更可能的方式,是“像中产一样消费”,而不是“拥有中产收入”。

消费主义,可以说是年轻人唯一的拯救。

05

就这样,生活在北京,成了一种体验。

每一件售卖的闲置物品,都象征着卖家一个个期望被尘封,慢慢地成为了“北漂”买家们在这个城市“到此一游”的唯一凭证,转让给下一个抱有期望的人。

最后,当各种风险事件突然降临的时候,每个消费撑托起来的无产中产阶级,瞬间垮塌,成了一批开始在闲鱼售卖闲置物品的北漂卖家……
溃败北漂青年,空着手来,空着手走。

也许他们在故乡积攒了足够的能力与勇气之后,会卷土重来,又或许,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相关文章

日本媒体披露惊天秘密:特朗普或将轰炸中国黄岩岛

麦克

迫在眉睫的危机,特朗普亲上前台索赔

麦克

美国打响“新鸦片战争”?中国承诺川普加强对“芬太尼”监管

VEWAS

缴费10万才能急救,23岁女孩于上海某医院去世…

希尔曼

哪里出了问题?使人民遭此无妄之灾?

麦克

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假话时代

麦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