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之前的腐败

文革之前的腐败

1958年10月投入使用的北京养蜂夹道俱乐部是中央高级干部吃喝玩乐的场所。建筑豪华,静谧的后湖和北海相连。从各文工团选来漂亮的女演员为中央领导人作舞伴。从北京的十大饭店抽调了招待员和高级厨师、理发师、高级修脚师。公安部则派来了警卫部队和保卫人员。

在这里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即使在大饥荒年代,也是一应俱全,而且都是按首长的要求定做。不到一年,养蜂夹道就容纳不下了。

中央和北京市领导人决定在西面占用七公顷地,再扩建三座大楼,供高级干部们吃喝玩乐等。他们要求这个所谓的“08”工程,要“二十年不落后”,这样浩大的工程,北京市委在人力和物力上都承担不了,就通过薄一波、吕正操、孙志远等,打着中央的旗号,到各地搞建筑材料、设备。在建设过程中,他们一看到不顺心的地方,就拆了重盖。单单是电梯门就反复改了二十次左右。这座楼一直盖了六年,花了近1000万元,到文革前尚未完工。楼内地下室修有射程50米的打靶场,四周都有隔音设备。这里的房间也分几等,有部长级的房间,有中央领导人的房间。招待费由国家财政实报实销。

各省、市为毛泽东(许多地方还加上政治局常委)大造行宫。除省、市首府以外,一些中等城市也为此大兴土木。其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古今中外少有。

这些地方是招待高级干部的特殊场所。如湖南的“蓉园”,四川的“金牛坝宾馆”,湖北的“东湖宾馆”,江苏的“紫金山宾馆”,杭州的“刘庄宾馆”和“汪庄宾馆”,上海的“西郊宾馆”、天津迎宾馆等等。

这些豪华宾馆都是在大饥荒那几年建造的,极尽奢华,警卫森严,老百姓不能接近。在大饥荒年代,山西省委在风景名胜地晋祠,修建奢侈豪华的晋祠宾馆。在饿死人最多的1960年代初,中共中央华北局在这里“学习毛主席著作”。

官员们白天读书,晚上到太原市看戏。京剧界名角马连良、裘盛戎、张君秋、李世济等都纷纷从北京前来献艺。

而更高一级干部,就在晋祠宾馆五号楼看古装戏。看完戏后,高官们通霄达旦地玩麻将。在宾馆南楼一天一元钱伙食费,每顿都有鸡、鸭、鱼、肉。晋祠宾馆每栋楼都自设厨房,为高级干部单独开伙。华北局书记李雪峰住一号楼,每天五元钱伙食费,吃的是山珍海味。那时没有空调,就在会议室四角放置冰块降温。

宾馆的游泳池24小时开放,消毒、净化、加热三大系统日夜循环。当时作为省委政策研究室的青年干部李辅参加了这次“读书会”,看不惯高官们的特权,文革一开始就贴大字报揭露,成为省委机关的造反派。

大饥荒年代,四川省饿死了上千万人,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却在重庆潘家坪每晚听堂会(即把演员叫来,专门为他演唱),听完了吃夜宵。甘肃省委书记张仲良下乡考察,由当时兰州最高级的饭店――兰州饭店派专车为他送饭。

信阳地区饿死了100多万人,为了掩盖饿死人的情况, 1960年7月的信阳地委扩大会议,地点选在著名的避暑胜地鸡公山。在饿殍遍地的夏天,省地县的官员们,一边避暑,一边为自己开脱责任。吃的有鸡鸭鱼肉,每天睡够了午觉,吃饱了西瓜再开会。当时没有上山的汽车,官员们是饥饿的农民用滑杆抬上山的。

——杨继绳《文化大革命史》

相关文章

中国最早觉醒的改革家|百年耀邦

麦克

老桑:二货王仲伟,请愿为哪桩?

麦克

日本接回侨民武汉肺炎患者与无症状的比例

麦克

毛泽东1943年发表的:美国颂(献给美国独立纪念日)

米勒

丘吉尔荡气回肠的演说:伟大的代价就是责任!

希尔曼

真相是这样的

希尔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