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一线临床用药解读电话会议纪要

新冠一线临床用药解读电话会议纪要

 

-国海研究-疫情每日谈

国海医药

会议时间:2020年2月9日(周日)16:30pm

出席专家:佘教授

301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副主任、主任医师,

中华医学会内科学分会感染工作委员会副主委

北京药理学会抗感染药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主持人:国海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 周超泽

 

前言:疫情基本情况更新

截止2020年2月8日24时,全国确诊37198例,疑似28942例,治愈2649例,死亡811例,重症6188例。

8日0-24时新增确诊病例2656例,新增死亡病例89例,新增治愈病例600例。

新增疑似病例连续三天下降,新增确诊病例下降,治愈率提高,死亡率略有回升,重症率先上升后下降,确诊病人增长率连续7天下降。

全国

湖北省

湖北省外

武汉市

死亡率

2.18%

2.88%

0.31%

4.06%

治愈率

7.12%

5.13%

11.98%

重症率

16.64%

19.36%

9.32%

一、疫情防控新形势解疑

(一)新冠病毒传播途径及防控

1.近期媒体报道的新冠新的传播途径包含气溶胶传播?如何防控?

气溶胶传播是比较麻烦的传播方式,不同于飞沫传播(近距离接触飞沫直接进入人的呼吸道),气溶胶传播是指病毒可以负载到空气微尘中,通过颗粒悬浮在空中,然后吸入到人体。

典型的气溶胶传播方式是结核病毒的传播,结核既有飞沫又有气溶胶传播。

气溶胶传播防控难度更大,传染机会增加。

如果确定有气溶胶传播,则外科口罩的效果将受影响,N95口罩效果更好,特别是近距离接触感染病人,普通的外科口罩不管用。

雾化气体有产生气溶胶的可能,目前还不确定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明确存在气溶胶传播,还存在争议,没有确凿的依据,目前还处于一种反省过程中的认识,肯定的是传播方式的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是主要传播方式,粪口和气溶胶传播不是确定的方式

如果确定的话,得采用结核的隔离方式,相对来说控制难度加大。

2.本次新冠的传播途径是否包含空气飞沫、接触、气溶胶、粪口?

以往的冠状病毒如SARS有没有这么全面的传播途径?

气溶胶和粪口缺乏证据,没有这方面证据,目前还没有病人经过气溶胶感染的确凿证据

SARS时期也曾怀疑气溶胶传播,当时我去小汤山:3层隔离服、3层手套,但事实是对SRAS回顾性分析,发现实际没有必要。

粪口传播也是大家的一种猜测,缺乏像更确凿证据。

消息来源于美国和武汉从病人粪便样本里面查到病毒,但是粪便里面查到了病毒跟真正的粪口传播其实还有比较大的差别。

消化道病毒如霍乱就是粪口传播,水源污染会造成大面积的污染,控制起来非常困难,比如,病人的粪便进入下水道,再进入到当地的水源,会造成大面积的感染。

个人防控方面,如果家里有病人,大便过后污染器具,可能通过手接触传染。

目前粪口传播没有得到证实,实际上在粪便里面找到病毒,跟真正的粪口传播还是有距离的。

SARS的时候也在粪便样本中找到病毒,病毒不一定经过消化道进去的,有可能是呼吸道,比如有痰、咳嗽,吞咽到下消化道,本身可能不具备有传染性。

3.楼上感染患者是否能通过下水道产生气溶胶,患者吐痰干结后的传染可能性大吗?

最好拿结核给大家对比分析,结核病人的气道分泌物和痰要集中管理的,在干燥的粉尘里面可能存活,漂浮到空中,然后传染。

目前还没有证据查到悬浮空气颗粒中有新冠病毒,只有在固定的物体表面,比如把手、物体表面查到病毒。

但是在粉尘或者空气中直接查到病毒,现在其实还没有这方面的依据。

4.病毒在固体物上,体外存活时间多长?

这个是需要特别警惕的。

传统教科书上讲病毒必须在人体体内才能存活,在SARS的时候已经被证实是错误的。

SARS时期发现冠状病毒实际可以体外存活几个小时,甚至在光滑的表面能存活几天,已经证实新冠在光滑物体表面存活时间可以达到24小时以上,尤其在光滑玻璃、不锈钢的表面能够长时间的存活。

因此避免接触传播很重要,手接触门把手、公交车上的拉手,如果上面有大量的病毒,在没有好好洗手的情况下触摸口鼻、眼睛,病毒可能就通过这些渠道发生感染。

之前媒体报道的案例说有两个人在菜市场,看了15秒,没有其他的交流就被感染了,因此怀疑有气溶胶传播,其实可能是接触传播可能性最大,比如都摸了同一种菜,然后摸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可能就传染了。

没有亲密谈话,也没有咳嗽,15秒吸入病毒的可能性不大,个人判断接触传播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5.因此我们超市采购如何做好预防呢?

戴口罩只是挡住飞沫传播,接触传播仍需要好好处理,流感预防时如果只戴口罩不洗手就达不到预防效果。

戴口罩结合洗手,才能真正达到效果。

外出购物,手尽量不要接触其它东西,接触之后要经常洗手,洗手越频繁感染机会越小,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才能清除病毒。

研究表明手不由自主的触摸口鼻和揉眼睛每天可达两三千次,因此手上沾有的病毒很容易产生接触感染。

6.新冠的传染性如何衡量?传播系数是多少?国外文献说传播系数到5,可靠吗?

这次新冠的传染性很强,但是没有流感那么强,比SARS强一些,介于两者之间。

传播系数5的说法夸大其词,国外的专家对中国情况不太了解,我国的实际情况是居家隔离很难完全实施,一些患者家庭一方面家庭成员多,与其它成员不能严格隔离,比如共用一个卫生间,另一方面对居家隔离的防控措施理解也不够深入,依从性比较差,因此国外的传播系数有放大的可能。

7.现在有说法1、2、3代病毒,这个如何界定?

病人有1、2、3代,病毒没有1、2、3代。

8.近期全国整体特别是湖北重症率和死亡率提升?是病毒发生了变异吗?

湖北以外病死非常少,大多数都有慢性疾病,0.31%,低于甲流死亡率。

但是湖北省内外的病毒是一样的。

湖北省内病死率比较高,跟湖北的医疗体系受到较大冲击有关,所有的医疗机构承受前所未有的冲击力,相当一部分病人得了肺炎不能及时住院,哪怕是普通的细菌性肺炎,得不到有效支持治疗,拖上一周会要命。

病例数总量太快,没有有效治疗,进入疾病中末期,延误病情产生的后续效应。

不是因为病毒突变,是一开始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跟省内外没有关系。

9.温度对冠状病毒影响?

甲流、SARS随着夏天来临,被控制住,每年的季节性流感也是。

这次冠状病毒与之前不一样,是否遵循这个规律不敢说。

广州20度、海南25度,仍然由比较广泛的病毒流行。

不敢完全说跟温度有关,不能说完全把希望放到气温的升高,只能等着时间看。

10.湖北省疫情控制住的节点?

现在谈控制住可能还太早,但出现好的迹象,轻症病人收治进入方舱医院,腾出床位给危重病人的救治,医生集中处理危重病人。重症患者病例数明显减少,昨天全国新增重症患者52例,重症病人得到妥善处置。以前有的可能来不及处理,都发病7-10天,导致死亡人数增加。如果这部分病人能很好的监护和观察,重症病人比例会慢慢下降。目前湖北的策略有解决的希望,但具体时间还不能确定,疫情更多是防控。未来7-10天潜伏期出来的病人得到及时安置后,才可能会迎来拐点。

二、一线疫情的诊疗情况与面临的问题

(一)新型冠状病毒诊断问题

1.近期有报道称一些患者有两次核酸诊断假阴性的现象,这个是否是普遍的现象?如何准确确诊?

不算很特别的现象,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如结核和甲流也存在假阴性的情况。

像流感等诊断都存在假阴性的特点,核酸检测以病毒的核酸作为模板,通过PCR扩增,敏感性本身很高,但具体诊断过程受到多方面影响,比如:

①采集技术和病人载毒量的影响

临床具体操作非常复杂,病人进行核酸检测,首先人力采集病人咽部的分泌物,然后才能做检测。

咽部采集时可能出现问题,病人的情况千差万别,早期症状较轻时,所带病毒量很小,采集操作不太规范比如轻轻沾了一下,咽拭子没有全部湿透,有可能就没有取到病毒。

如果取到了,本身载毒量很低,取到的病毒很少,病毒的模板很少,扩增出来的阳性也会很小。

②冠状病毒不稳定易降解

运送过程中,因为RNA病毒本身不太稳定,很容易降解,如果没有保持低温或者马上转送,自己就降解了,到扩增的时候可能病毒的核酸已经降解了,所以就查不出来了。

③不同厂家试剂盒的敏感性与靶位有差别

药监局通过快速通道审批很多厂家的核酸检测试剂盒,敏感度不一样,靶点不一样。

卫健委推荐3个靶点:EAD片段、N片段、E片段,采用1-2个就行,有的试剂盒采用一个,有的两个,有的三个,大部分是2个。

采用不同的方法和靶位会影响到敏感性和特异性。

3个靶位的临床不常用,因为3个反应同时进行相互可能会产生干扰,反倒会影响敏感性,目前主要是两个靶位。

从敏感性来讲,目前绿色通道获批的7个厂家差别不大,不太保险的时候,两种试剂盒一块用,多种试剂盒多次检测,尽量提高阳性数据。

目前来看,核酸检测的整体敏感率在85%-90%以上,甚至达到90%以上,多次核酸检测漏掉的是极少数,现在已经诊断好几万例,爆出来的多次检测阴性,最后呈阳性的病人是极少数,不必过度紧张。

临床上医生对单纯核酸阴性就把病人排除是比较谨慎的,具体在操作上更需要结合典型的流行病学史、影像学、血常规等。

比如病人就在武汉,影像学检检查类似肺炎,血常规检查有明显的白细胞不高、淋巴细胞减少,有这些特点,即使核酸阴性,临床医生也不会轻易放过。

其他地方也类似,有明确的流行病学史,比如去过湖北,跟确诊病人密切接触,家里有聚集性发病,同时又有典型的病毒性肺炎特征,即使核酸检测一、两次阴性,也不能轻易排除诊断,这个由临床医生本身来把握。

所以我觉得两次核酸检测阴性的问题不应该无限的放大,不应该用个别病例的假阴性否定核酸检测在诊断中的价值。

核酸检测目前仍然是确诊新冠肺炎的最重要诊断依据,CT不能替代。

核酸检测间隔24小时连续两次阴性,可以基本排除疑似诊断。

实际中再结合流行病学史、影像学等,临床不会轻易放掉,还会继续查,几种方案结合起来,漏掉的极少,能够诊断尽量诊断,短时间不能排除也会做出相应的隔离措施。

2.无症状感染者如何诊断?

部分病人可能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也有传染,无症状感染者需要警惕。

无症状患者怎么会想到做诊断呢,比如有明确的流行病学史,密切接触确诊患者等。

以近期诊断的安阳病例为例:从武汉回来的学生自己没有症状,回来大概10天以后,家里5个亲戚全部都发病了,这几个核酸检测都是阳性,最后反过来查他发现也是阳性的,但那时候他仍然没有症状,成了一个传染的源头,但自己没有症状,这就是结合流行病学史的一个典型案例。

3.湖北增加流行病学史加影像学表现作为临床诊断?

湖北的情况比较特殊,现在病人太多了,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把所有病人的核酸检测集中做完,这些病人又不能不管,如果长时间让这些病人在社会上流动,没有集中管理的话很可能会成为新的传染源。

所以多增加流行病学史加影像学表现作为临床诊断标准,不绝对要求核酸检测结果。

在湖北地区,如果有典型的影像学表现,也需要收进来按照临床症状进行隔离处理,等待核酸检测的进一步确诊。

4.确诊标准有没有改过?

武汉特殊情况,不能得到及时的核酸检测,才增加CT检测,CT作为诊断隔离标准之一,是为了解决收容和隔离问题,但是没有成为确诊依据,核酸检测依然是确诊标准。

5.据说在湖北归为疑似病人标准很严,这样是否会漏掉一些患者?

不严,在湖北只要满足影像学表现、血常规符合,有发烧这三点,就会作为疑似病人诊断,CT诊断不能作为确诊的标准,很多病毒性肺炎都有类似的肺部现象。

6.王辰院士近期在采访中说核酸检测只具有30-50%的阳性率?

假阴性比率这么多吗?

媒体对王院士的说法理解有误,王辰院士所说的30%-50%是指疑似病人核酸检测出来可能是确诊的比例,而不是确诊病人的阳性率,跟我说的核酸检测整体90%以上的敏感性是两码事,阳性率和敏感性是两回事。

(二)未来基层医院的建设趋势

1.这次疫情之后国家是否会加大基层医院的检验实验室投入?

现在诊断就两种,主要是核酸检测技术,优势明显:快、直接。

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4个小时完成检测,6个小时出结果,病情的任何阶段都可以查。

第二就是抗原检测,有些问题:1、抗原检测的敏感性不如核酸,阳性率低,在甲流中,核酸检测95%,抗原检测60%-70%;优势:对实验室要求低,在哪都能做,结果足够快。

现在甲流诊断已经不太依靠抗原了,最后回过头来还会做核酸的确认。

疫情过后,个人判断国家会大力加强基层医院微生物核酸检测能力,一些常见的病毒和特殊病毒,如甲流、冠状病毒、腺病毒、支原体等,可能要求在二级医院就能完成。

抗原检测目前越来越没有优势。

2.基层医院的发展趋势如何?

基层县医院目前基本上都做不了PCR和核酸检测,没有仪器、技术人员和设备,新冠的核酸检测最初要求在P3实验室完成,很多基层医院连P2都没有。

现在允许一部分P2可以做,有些地方给完全没有条件的县医院建一个移动的核酸检测台,相当于P2实验室的设施,这样检测能力大幅提升。

3.RNA病毒,流感、甲肝,县级医院不能诊断,不具备PCR?

甲肝和肝炎不太一样,甲肝是慢性病,县级医院可以通过抗原抗体检测。

而病毒等急性感染,抗体产生时间比较晚,两周后抗体才达到高峰,依靠抗体诊断不靠谱。

以后过一段时间可以做回顾诊断,流行病学调研,但是目前作为诊断还是核酸为主要依据最准确。

4.所以今后基层医院主要需要配备的是核酸提取仪和PCR仪器?

个人认为基层医院未来有扩大P2实验室建设的趋势,特别是这两个仪器价格也不贵,医院要腾出一定空间建立P2级安全实验室,通风、检测架构、检测标本集中处理,达到P2级安全性。

实验室的建设是基层医院未来最需要完善的方面。

(三)近期患者治愈后复发报道解读

1.近期媒体报道个别治愈患者有再复发的病例,这个是什么原因?

病毒感染的治疗难度大,没有真正有效的抗病毒药。

所以病毒的清除很大程度依靠人的自身免疫力,体内抗体形成后慢慢的清除病毒。

病人病情比较重,病毒载量比较大,而病人的免疫功能恢复比较慢,清除病毒是缓慢的,可能某段时间核酸检测不出来,病情出现反复,病毒的复制加强,导致病情加重,其实是病毒没有完全清楚,没有特效药之前是可以理解的。

2.患者恢复多长时间才确定没有传染性?

临床症状消失,核酸检测两次阴性。

一般出院之后不具有传染性,但仍然建议居家隔离观察两周。

3.潜伏期有可能超过14天吗?

现在个别案例中最高的记录是15天,大多数7-10天,目前基本上都在14天以内。潜伏期长的病人可能是中间接触其它传染源,就诊之前已经发生隐性感染,没症状之前可能肺部已经感染。

4.新冠的康复患者愈后恢复如何?

近些年,生命支持技术已经进步很多,比如透析、人工肝、ECMO等,跟SARS时期相比有很大进步,所以这次整体病死率很低,既有本身新冠病毒致死率不高的原因,也有救治技术提升的原因。

比如ECMO技术,可以挽救危重病人的肺功能,几天处理能恢复。

但是年纪大、脏器功能损害比较大。

愈后跟病人基础状态、开始治疗时间、开始加重的时间都有关系。

5.新冠康复后的复发率如何?

没有数据,出来病人不太多,这几天才开始增加,很难查复发率,这需要大样本数据。

康复者的抗体还需要去查,有多高的水平,是不是稳固,目前还没有这方面数据。

(四)新冠的突发全身炎症风暴情况解读

1.本次新冠肺炎患者有突发细胞因子风暴的现象,轻症患者突然出现全身炎症的原因?

是存在相关现象,一般是发病最初一周左右,病情进展不快而且也不重,往往最初两三天发烧,之后体温恢复正常。

实际上他的炎症没有完全吸收,大概5-7天相安无事。7-9天突然一下子加重,出现明显的急性肺损伤、呼吸困难。

①细胞因子突然大量的释放,②病毒突然速度加快。

一方面病毒复制加快了,另外随着病毒复制的增加,对病毒的免疫反应更为剧烈,一下子两肺就白了。

2.这种炎症风暴现象常见吗?

不是所有病人都这样,危重病人比较多,不一定是单方面的原因,很可能两个因素都有。

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救治难度就大幅增加。

大部分病人发烧之后,病情慢慢就好了,轻症病人占多数,症状减轻开始,一路下来就好了,真正病情变化的占少数。

3.炎症风暴是否有有效治疗方式?

治疗比较难,主要是对症支持,

1.保证营养的供给和体力;

2.足够的免疫支持,丙球;

3.防止并发症。

免疫损伤后各个脏器可能会受到损害,需要逐个处理保持正常功能或者减轻脏器功能损害。

生命支持:最核心的是肺和肾。

肺损失:吸氧、面罩、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不断提高肺功能,不至于缺氧危及生命。

脓毒性休克:肾功能衰竭,血液透析维持功能。

激素治疗:激素有争议,效果不明确,病情变化特别急剧,体内炎症因子分布水平特别高的病人可以使用中等剂量的激素。

抗病毒治疗:没有哪个药绝对有用,根据不同人、经验选择,没有得到临床认证。不是千篇一律的。

以生命支持为主,丙球用的多一点。

前线各有各的用法,以维持脏器功能和免疫功能为主要目标。

炎症反应不是冠状病毒才有,病毒性肺炎和甲流都有,也是常见的情况,免疫反应是复杂网络,不能针对某个因子或某条通道,没有特效治疗方案,都是对症支持治疗。

4.在家患者是否存在突然加速进展成为重症情况?

有个体差别,跟人的机体免疫状态、年龄、疾病、基础情况影响病毒发展过程。

年纪比较大、免疫功能状态差的病情加重,抵抗力比较好的症状较轻。

体质好的人也有可能7-9天出现严重肺损伤,牵扯免疫反应过度问题,病情进展不完全一致。

5.轻症到重症多长时间?

通常是7-9天,7天是重要的关口。

9天以后慢慢好转。平均住院时间是10天。

6.病情自我判断的方式?

血氧饱和度检测仪,功能变化出现比较早,形态变化晚。

呼吸困难,血氧饱和度下降,即使不做CT也知道病情加重。

活动之后的呼吸困难,原来活动没问题,现在走两步就喘,可能就有问题了,平时血氧饱和度98%,现在活动后91%-92%,肯定就会有问题

7.轻症干预之后,多少比例进入重症患者?

轻症居家,没有特别多干预,吃点奥司他韦和抗菌素,进展到重症比例不高。

毒力不强。没有那么高的比例。总共也只有10%-20%进展到重症比例,整体重症比例10%左右。

8.是不是轻症再去传染的话毒力有减弱?

不能这么说,也不一定。

以安阳病例为例,传播源学生没有发烧,他传染的5人中,3个重症,这和个人免疫力有很大关系。

三、新冠一线临床用药解读

(一)抗病毒新药临床研发和应用情况

1.瑞德西韦目前具体的临床试验情况?

瑞德西韦最初设计是为埃博拉病毒的,已经申请临床3期试验了,与另外两个埃博拉病毒抗体相比,它的效果不佳,四个病人死了一个,所以在埃博拉病毒的使用前景灰暗。

中东MERS,准备申请3期临床,还没有开始MERS就结束了。

所以一直没有临床试验数据做出来。

这次大家对它抱有较大期待的主要原因是它的体外实验结果显示一是对新冠病毒有效,二是抑制病毒活性所需的药物浓度在所有候选药物中是最低的,是一个有希望的药物,但还是需要临床验证疗效。

 

目前临床试验的最新情况是2月6号下午药品送到武汉金银潭医院,2月6号晚上第一个入组患者才开始用药,具体结果需要执行严格的3期临床试验,必须做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才能作为上市申报依据。

药物本身和安慰剂是一样的,外形看不出来,医生、护士、病人都不知道用得是什么。

即使近期有人打听到病人好转的情况,但由于临床试验是随机双盲试验,具体是因为瑞德西韦还是别的治疗方式造成的都无从得知,得等最后揭盲完成才能发表,才能对疗效做出客观评价,现在外面传的谣言是没有依据和意义的。

当时美国瑞德西韦用药后恢复的一例病人,由于没有临床试验对照,具体是因为瑞德西韦还是其它对症支持治疗起了作用,其实都没有办法完全确定,所以还是要等科学的三期临床结果出来再谈效果。

2.危重病人是否能申请同情用药瑞德西韦?

美国是同情用药,但是是个别病例。

同情用药要个别申请,不可能大规模同情用药。

大规模同情用药的前提是确定药物安全性,这个药的安全性还没有得到验证,如果有致命副作用,病人也面临极大的风险,因此现在同情用药不太可能。

3.瑞德西韦临床试验时间是2.6-4.27,那么最快估计什么时候能上市并大规模使用?

预定试验方案是4月27日揭盲。

有几种提前的可能,①病人出现致命的不良反应,药物直接导致死亡,或者药物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则临床试验结束。

②治疗中,一批病人疗效特别差,一部分疗效特别好,形成鲜明对比,则按照伦理要求,为了保证病人的利益必须提前揭盲。

所以需要提前揭盲的话,有可能是好的,也有可能是坏的。

这两种都是极端情况,如果没有极端情况还是4月27日才能揭盲。

如果到4月27日可能对疫情不一定能帮到很大的忙。

按照现在严格的控制措施,返工之后到4月27日疫情可能就不像现在严重。

即使揭盲,申请上市,药监部门快速审批也需要时间,不可能4.27后马上用。

4.所以是有可能提前结束3期临床试验情况是不良反应明显或者两组病例明显?

那么也就是一周左右出效果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要考虑入组病人的速度,有的病人服用其它抗病毒药物就不能入组了,所以按现有临床试验方案,308例轻中症、453例重症,需要满足足够数量并不简单,患者入组不可能1-2天就完成。

至于提前揭盲,从目前来看可能性不大。

奥司他韦是治疗流感的特效药,但对重症流感也是没有用的。

1-2天产生神奇疗效,这种设想不太科学。

大概率还是按正常节奏研究揭盲,目前体外试验看还是挺好的。

5.瑞德西韦如果有效并上市后一年用量及金额怎么估计?

不好预测,这次如果延续SARS模式,感染一次之后就消失不见,还是像甲流一样每年来一次,流行的模式不好判断。

如果像甲流一样每年来一回,像奥司他韦一样则用量不少,需要长期储备。

如果像SARS一样10几年都不再出现,可能用的少。

奥司他韦的定价也是看国家政策,公共卫生事件的严重程度,由国家参与定价。

6.近期有一些抗艾滋病药物用在新冠的临床试验上,比如利托那韦等等,这些药的一线临床应用情况如何?

这些抗病毒药物普遍在新冠的体外试验研究中有一定抗病毒活性。

克立芝(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一线临床上用的不少了,有些效果好,有些患者效果不好,疗效还是不太确切,且不良反应比较大,很多具有严重的腹泻,可以危及生命,此外还具有较大肝毒性和心脏毒性。

地瑞那韦(达芦那韦):体外实验浓度需要达到300微摩尔才能抑制病毒活性,按照常规剂量服用,体内基本上很难达到这样的血药浓度,大剂量容易产生不良反应,临床应用比较受限。

利巴韦林:从卫健委诊疗方案的变化可以看到,前几版诊疗方案利巴韦林推荐剂量非常大,一天3.6g,很多病人承受不了,现在改成0.5g,不良反应少了,但是降了剂量之后是否有效还不确定。

氯喹:1微摩尔浓度可以抑制病毒活性,比其他药物至少低10倍,按照临床说明的剂量服用,是有可能在人体的血液浓度或者肺里面达到治疗所需的血药浓度的。

羟氯喹:低剂量水平即可以抑制病毒,安全性比氯喹更强,是风湿科长期使用的药物,安全性有保证,且是老药,理论上可以马上拿来用。目前国家诊疗方案里对这个药还没有引起重视,广东的一些专家正在提这个问题。

阿比多尔:抗流感药,为流感病毒设计,作用靶位是血管紧张素受体,全世界只有俄罗斯和中国有,其它地方没有。

抗流感的活性不如奥司他韦。

体外研究发现可能有抑制新冠病毒活性,所以拿来在做试验。

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阿比多尔作用机制和冠状病毒并不符合,靶位机制与冠状病毒没有相关性。

且体外实验抑制病毒活性需要的剂量是20-30微摩尔水平,在体内血药浓度达不到这个剂量,临床效果可能不好。

7.国家层面,谁做候选药物的测试?谁决定使用权?

研究体系由科技部管理,有相应的课题进行,和临床治疗不是一条路。

治疗方案临床中开展,正在进行,卫健委:专家组根据临床经验制定诊疗方案,参考文献。

有主观意愿影响推荐的药物。卫健委的诊疗方案也只是建议,根据各地的实际临床情况具体选用,也不是绝对标准的治疗措施,具体用药需要临床医生根据临床感受和体会选择。

(二)血制品、人工肝等生命支持用药情况

1.中药、静丙、人工肝发挥作用?

中药不好评价,跟西药评价体系不一样。

人工肝和透析、呼吸机是一个体系,肝功能极差,需要人工肝维持身体基本解毒功能,只适用严重肝损伤病人。

静丙是从人的血清里面提出来的免疫球蛋白,增强免疫力的活性抗体,没有针对冠状病毒活性,防止继发的其它感染,可以减少感染风险。

2.血浆抗体制备是否具有临床意义?

制备抗体是一个办法,用病人的血清制备抗体回输,在传染病治疗中是个有效的办法。

但是这个病毒是全新的病毒,产生的抗体能否达到综合抗体的效果,抗体滴度水平是否足够高,还不太肯定,但值得去做这样的研究。

3.血制品使用,丙球使用阶段?用量如何?

轻症患者没必要,中重症、重症患者使用。

一是减少继发感染风险,第二,在使用糖皮质激素时起到免疫保护作用,防止发生新的感染。

免疫球蛋白本身从血液采集,拿来给轻症患者,估计全国产能跟不上,会造成浪费。

具体临床使用上,不同医生习惯不一样,一般每天10g,连用5天,最大剂量是20g,连用5天。

不需要长期用,人体免疫球蛋白水平已经足够。

4.人血白蛋白使用情况?

感染疾病中需要用到,感染造成蛋白消耗,本身肝功能损害的人下降速度更快,且白蛋白需要用来维持血液渗透压,必须有足够的白蛋白。

危重症的需求量非常大。

轻症:一天10g,多的可能30g。需要持续补充的,不补充可能又会感染。感染控制好,营养补足,才会不需要。

病情没有好转之前,蛋白不补就会降。

相关文章

请保持一种原始的正义感

希迈

郭伯雄卖官获取的暴利

徐圣选

四川内江发生地震,专家预言再一次得到应验

麦克

特朗普说:如果我们不与中国达成协议,我们会更好!

徐圣选

别不了的司徒雷登

徐圣选

薄谷李三家的恩怨情仇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