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和胡舒立,强者!

方方和胡舒立,强者!

 

原创 江右郎中 先生界

方方和胡舒立。资料图

 

方方日记,让人们在疫情中看到了理性和温暖。

胡舒立带领的财新是为数不多的、把真相告诉世人的媒体。

这两位“女文化人”,让很多须眉汗颜。

作者:小先生

( 1 )

在2月24日的日记中,方方写道:

毕竟,那么多人在等着骂我,而封号的刀也一直架在头上。

在武汉,很多人都是在晚上或早上第一时间看方方日记,从中了解武汉一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相比湖北省的电视和报纸,人们更愿意相信方方日记。

这说明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赖以生存的唯一法则。

不仅媒体如此,武汉当地那么多教授和文化人,也只有方方一个人在疫情中坚持写日记,把身边发生的事情记录在案,以一己之力与庞大的体制抗衡。

虽然吴法天、郭松民等人在网上骂她,但是他们只是为骂而骂,根本不能体会身处疫情中的方方和小人物的感受。

在疫情面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不应该如此。

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教授说:

面对挥笔上阵且“英勇无畏”的方方,我们这些爷们难道就没一点愧意?

方方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个作家,更是一面镜子,能够照出知识分子的良知。

小先生在《“硬骨头”作家方方》一文中写道:

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文人都拿了鲁奖,却忘了鲁奖的内涵。

方方也拿了鲁奖,在她身上能看到“硬骨头”。

文化人,不能做思想上的“侏儒”。

可惜,文章发出来没多长时间,就被封了。

但这个时代,像方方这样“硬骨头”的作家,已经不多了。要么不敢发言,要么不想发言。

一个中国作协作家跟小先生说,当地作协已经发出通知,不准他们在网上发表任何关于疫情的言论,就是转发微信也只能转发官方认可的信息。

这就是作协?

好在,还有方方在。

( 2 )

2月21日,财新发了一篇文章,报道武汉养老院有11位老人死于疑似新冠肺炎。

当天晚上,武汉官微就出来辟谣,称仅有1位老人在转运到医疗机构过程中离世。

随后,又发布一条消息:在疫情期间造谣传谣,最高可判7年有期徒刑。

3天后,也就是2月24日,财新推出一篇长篇报道,并且把11名死亡病例的姓名、性别、基础疾病、死亡原因和时间,全部公布出来。

图表为财新记者曹文娇根据调查资料整理。来源为财新网

这就是财新对武汉官方的正式回应,铿锵有力。

真相,就是真相。不会因为某些人或某些机构否认而被蒙蔽。

财新是胡舒立在2009创立。此前,她在财经领域摸爬滚打27年。

在20世纪90年代,胡舒立结识王波明、周小川等日后在财经政策上的决策者,这为她创办财新打下基础。

在财经领域,有3个最不能惹的女人,胡舒立就是其中之一,另两位是董明珠和刘姝威。

当年,财新一篇篇重磅文章揭露安邦黑幕,直接导致主管机构接管安邦。

在武汉战“疫”中,财新捅武汉养老院的“篓子”,只是无数战斗中的一次小战役。

就像《亮剑》里说:

一支部队的气质,与他首任长官的气质,有着直接的关系。

财新的这种气质,与创始人胡舒立是分不开的,敢于大胆直言,敢于揭露真相。

相信没有胡舒立的支持,这样的报道是不可能发出来的。

( 3 )

方方之前的文章经常被封,但最近的文章很少被封。而且,前几天方方的微博也解封。

2月22日,中国新闻社副总编辑夏春平在武汉专访方方。这次小先生要为老东家中新社点赞。

几天前,半月谈的一篇文章被删除了,要知道半月谈是国社的社属媒体。但最近那篇文章又被放出来了。

湖北省的官媒也开始有一点批评的声音,而不是只有张欧亚单枪匹马在微博上那一点声音。

这让人看到了一种信号:

舆论开始转向。

财新揭露武汉养老院的问题,武汉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应。

在有力的证据面前,估计武汉也只能如此。

这里似乎透露着一丝丝担忧:武汉不是换将了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问题不是不存在,而是还在持续。

2月24日,武汉市用18号文件否定17号文件,朝令夕改,让人傻眼。

但武汉疫情,似乎快要到拐点,世卫组织也证明这一点。

这次疫情,舆论推动政府的信息公开和透明,让人们看到了更多的真相。

衡量一个城市的文明,就看这个城市如何看待弱势人群。

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就看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能否发声。

如果连知识分子都不敢或不能发声,这比病毒本身还可怕。

现在我们看到,舆论的走向是正面的,但人们更希望能够持续下去。

相关文章

为什么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

希尔曼

劉瀾昌:駱惠寧轉變治港路線到底要變什麼?

徐圣选

真相本身不造成恐慌,真相的缺席才令人恐慌

麦克

公安部慰问组赴云南开展“战时”走访慰问

希尔曼

叶永烈的“文革”叙事:我用事实说话 但只说不论

麦克

我该怎样给财新点赞?

希尔曼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