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黄金时间”正在到来

最后的“黄金时间”正在到来

文 / 丁咚( 印太观察 )

节一

大国首席代表正在华盛顿,与美国同行进行第十三轮谈判。

迄今为止,白宫发起的攻势在北美、韩国和日本取得了成功,但在所有关系中,美国和大国的关系更深刻、更复杂和更具战略性。

两国关系的曲曲折折正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和既存大国之间关系的一个缩影:关键时刻正在到来,它们已然跨越了建设性接触的界限,成为战略对手;从战略对手到战略敌人,只有百米之遥。

华盛顿朝野就大国已形成战略共识,将其视为长期的主要挑战;国会责成白宫完成《全政府对华战略》——它将是2017《国家安全战略》以来更全面的对华政策定位和落实。

前十二轮谈判的失利,将两国的对抗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并使其战略性愈益凸显,引发了美利坚合众国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强敌意,美国对大国战略的转型加速实施,一批批针对性的制裁方案纷纷出笼,形势愈演愈烈。

美国转型中的对大国战略的五根支柱正在形成:纠正貿晹逆差,重建美国经济霸权;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重塑亚洲均势;以实力求和平,重振美国对华军事优势;遏制中国科技能力,重铸美国核心竞争力;改造世界秩序,重树美国全球领导地位。

第十三轮谈判是一个重要节点,大国和美国在此轮谈判中取得关键进展并为达成协议铺平道路,至关重要。

最后时机正在到来——《全政府对华战略》迟迟不予公布,体现了华盛顿的谨慎,但离最后摊牌的时间越来越近。可以认为,华盛顿将把两国能否达成协议作为重要参考因素。在特朗普第一任期结束前,将是大国和美国确保两国关系沿着和平竞争轨道建设性发展的“黄金时间”。

在此之后,将注定挡不住美国的敌视步伐。

节二

冷战之后的最初十年,可能是美国人有史以来最如意的时光:它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世界新秩序,推动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价值观的全球化,没有任何力量足以对其构成威胁。

但正是这段时光在特朗普首年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深受诟病:“成功孕育了安逸”,“美国开始迷失”,“当我们把政治、经济和军事优势视为理所当然之时,其他国家已稳步实施了挑战美国的长期计划,并推进了与我们、我们的盟友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对立的议程”。

9.11事件为美国树立了新的战略敌人,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美国历届政府领导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球反恐战争,确保了美国本土的安全。但特朗普们同时指出,在这段时间里,美国耗费巨资,将过多的精力投入海外战争,却忽视了国家的长期挑战,为美国利益带来威胁。

美国崛起和保持世界第一强国地位,就是通过赶超世界强国并不断“制造”强大对手来实现的。自十九世纪晚期始,它就超越了日不落帝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半个世纪后,它水到渠成地取代了英国的世界地位,主导世界秩序。在此之后,它成功压制了苏联、德国、日本等挑战者或潜在挑战者,始终处于世界头号大国地位,直至终结冷战,位居全球首要大国。

这时候,如果出现一个体量足够大、实力足够强并对美采取对抗路线的国家,美国政治精英将表示欢迎。美国衰落就像一个噩梦不断闪现在他们的意识中。一个强大的对手,可以凝聚美国人民的意志,在对抗强国的过程中,持续保持美国的强大和繁荣。

俄罗斯会表示热烈欢迎。如果有这么一个与美国进行战略对抗的大国出现,那么就会转移俄美、俄与西方对抗的焦点,稀释其强度和烈度,改善其战略处境。在某些条件下,它甚至有机会成为美国拉拢的对象,作为“心照不宣的盟友”,与其联手对抗大国,并从中获取额外战略利益。

日本会表示热烈欢迎,并紧紧抓住难得的历史性机遇,以日美同盟为依托,大胆推进修宪,重新阐释和平条款,实现国家正常化和自卫队军队化,从一个经济大国迈向以强大经济为基石的军事和政治大国。在美国支持下,它将在印太扮演领导角色,提升其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并在地缘政治中成为美国遏制大国的桥头堡。

印度会表示热烈欢迎。在美国和它的亚洲盟友一起实施“印太战略”背景下,其地缘战略重要性将日益增强,同时由于其并非美国盟友,因此将成为美国和大国对抗双方都要争取的对象。在此情况下,它将实现两大目标:满足其从一个印度洋大国成为印太大国的梦想,将其势力从印度洋扩展至印度-太平洋;受美国助力,满足其从一个中等程度现代化经济和军事强国迈向全面现代化军事强国的梦想。

一个削弱的、与美国对抗的大国,符合印太所有大国的地缘战略利益,也将减少其潜在的“威胁”。

世界其他国家会在于己有利的情况下表示欢迎。两强相争,有利可图。任何一方都希望己方更为强大,因此会投入资源争夺各国加入己方阵营,在此过程中,它们都将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

美国领导创建了冷战后的世界秩序,但它越来越发现,这一秩序与自己的愿望和利益越来越远。它要改造世界秩序,更好地领导世界秩序,并在新世纪里继续保持强大。

特朗普是美国深刻危机的洞察者,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让美国继续伟大”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他的第一任期充满斗争,如果他获得第二任期,就将有机会为世界新秩序,为新的国际规则,建立框架,打下基础。

无论谁当美国总统,都“需要”一个强大的敌人,以完成美国的自我更新,变得更为强大;以创造新的世界秩序,更好地保障美国利益和人民福祉。它所领导的世界各国都将从中获益,唯有美国的敌人,将面对不可预测的前途命运。

如果有这么一个大国,无论是主动,还是被迫,走向美国的敌对面,成为战略对抗的敌人,那么无疑将有资格获得“最受欢迎奖”。

节三

亚洲大国日本在1980年代的广场协议后,再度作出战略抉择,与特朗普政府签署协议。在该政府急需一项协议的时候,以最小的损失、最大的收益,达成了最好的结果。

有些人满足于“熟悉了美方的套路”,并沾沾自喜、夸夸其谈,然而正在这股乐观之中,使两国关系进入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相对于超级大国来说,大国将蒙受更巨、更烈、更大的历史损失,并在对抗之中消耗掉所有元气,成为超级大国继续维系强大的铺路石,断送自己的强大梦想。

从近代特别是当代以来的表现看,日本人的聪明、坚韧和顽强不输于任何大国人民,但它仍然知其所应止,在正确时间做正确的事,从而在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上维持了四十年,并将继续安然留存于发达国家第一方阵,直到美国在与新的大国对抗中,坐收渔翁之利。

令人深思。

相关文章

这些企业将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徐圣选

俄罗斯主流媒体罕见批评习近平的“一带一路”

VEWAS

撤退的太快了!美国著名服装品牌店迅速撤离中国!

麦克

泰然自若地说谎意味着做好了干一切坏事的准备

徐圣选

周永康之子被判刑

徐圣选

血色奢华何时了?

希迈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