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让他们活下去……

求求你,让他们活下去……

王朵莱/文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一个岁月静好、风花雪月的纯文艺女青年转向关心民生和时政的写作后,就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负能量”的愤怒中年。

身边很多人不习惯我的这种转变,包括我的父母、闺蜜、老同学……一方面,他们觉得我过于偏激,生活中毕竟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啊;另一方面,也有人担心我的这种叛逆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危险。

然而,就像石国鹏老师所说,人一旦接触了真相,就再也不可能回头去相信谎言。虽然别人不理解,我却知道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而且会尽我所能,争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长、更远。

有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在海边捡起搁浅的贝壳,将它们一个一个地抛回大海。有个渔夫看见了便嘲笑他:这么多贝壳,你捡不完的,也改变不了什么啊。小男孩说:可是对我扔回去的这个贝壳来说,就是改变了它的命运啊。

所以,只要有一个人看了我的文章有所领悟,我觉得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言归正传。

前天看到新闻说有一个四川南充的单亲妈妈,年仅33岁,因为疫情的影响,青黄不接,经济窘迫,竟然把7岁的女儿和自己绑在一起,跳进了嘉陵江……

看完后,无语沉默了良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感到底层真的太艰难了。

33岁的年轻女人,7岁的天真烂漫的孩童,就这样消失在人群之中,她们周围的人都去哪了?亲人去哪了?组织去哪了?最重要的是,那个温暖慈爱的“母亲”又去哪了?

想提起笔写点什么,发现很多人已经写的淋漓尽致、剑拔弩张,大家都在愤怒、都在惋惜、都在讨伐,然而,这一切究竟起多少作用,不得而知。

一个社会,只要对一个人不公平,就有可能对另一个人不公平。别人身上发生的一切,也许明天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今天发生的另一件事就验证了这种说法。

一个东北的妈妈,因为疫情,负担不起童装店的门面了,只能拿着剩下的货物,在路边摆摊,谁知被城管发现并禁止。

视频中,妈妈无奈的哀求着城管。她的身后,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睡在一个小小的童车里。年幼的他肯定还不知道,他的母亲为了养活他,是多么的无助、多么地艰难……

我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妈妈,如果在失去店面的情况下,再不被允许摆摊,她和她的孩子将何以为生。会不会那对南充母女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

在老百姓填饱肚子和维护市容整洁的矛盾中,到底哪个更为重要?

城管是不是国家公务人员,是不是靠老百姓的税收养活的,是不是也应该秉持“为人民服务”的信条?

何不食肉糜,何不食肉糜?所谓的繁华盛世,还要出现多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人间悲剧才肯罢休?

出了国才知道,其实中国的老百姓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老百姓。很多人只要有一口饭吃,一杯水喝,一小块遮雨的屋檐,就能很满足,他们并不苛求什么MZ、ZY,只求一家老小齐齐整整和和美美。

柴静曾经说过,我们让渡了所有的权利,只为求一个庇护……

这样的百姓,我们可不可以对他们宽容一些、大度一些,让他们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最少的消耗,静静地、悄悄地、像杂草般卑微地生存下去?

有时候真的不愿意承认,不同的阶层,实际上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的不同维度,他们之间各种交融,却又毫不相干。

正如阿尔贝·加缪所说:看上去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其实不是,有人活天堂里,有人活在地狱,大家都是路过人间,有人坐在车里快乐逍遥,而有的人匍匐在地艰难的爬行。

我想说,那些坐在车里快乐逍遥的,如果看见地上爬行的人们,能不能把自己吃剩的面包,扔几片给他们,而不是迅速地从他们身边驶过,故意溅他们一身烂泥?

那个驱赶摆摊妈妈的城管,也许认为自己只是执行公务,问心无愧。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即使他只是罪恶中的一个链条,终有一天也会为他的行为买单。

同情心是人类情感中最美的花朵,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更何况,举头三尺有神明。

即使你手握着开枪的权利,你的良知也可以让你把枪口抬高一寸。

一个人,你得首先是人,然后才是社会中的其他角色。

而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更应当把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当作自己的首要任务。

与卫星上天、潜艇入海、GDP翻了几倍相比,让每一个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活得舒心,才真正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繁荣的标志,也是自身能够维持长治久安的最根本保障。

求求你们……

相关文章

张文宏与钟南山观点相反:不认同新冠病毒来自国外

徐圣选

文亮才走,又到周佩仪!

徐圣选

从“悲伤之墙”到重建教堂,俄罗斯走在正常国家的路上

希迈

“常凯全家染病去世”,是谁在刻意渲染悲惨?

徐圣选

俄罗斯核导弹厂爆炸!烈火烧向最新洲际导弹

希迈

是吹牛还是有意公开泄密?

希迈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