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羔羊”亮剑世界舞台!

“沉默的羔羊”亮剑世界舞台!

两会期间,在3月7日的大型记者会上,外交部长王毅表示支持华为和孟晚舟对美国和加拿大政府的诉讼。

他攥着拳头说:中国政府支持相关企业和个人,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不当“沉默的羔羊”。

中国官方媒体立即称,华为和孟晚舟的行动,是“亮剑”!

孟晚舟引渡案、华为面临美国多项罪名的起诉,从一开始就遭到中国政府的反对和抗议,加拿大政府遭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强大压力,所以加拿大和美国所面对的不是一个华为私营企业,也不是孟晚舟这样一个财务总监,他们所面对的是这个国家政府。

而最近华为、孟晚舟对加拿大、美国政府的起诉,以及一系列强力“反击”,更不是华为一家公司所为,而是中国政府全力支持。

对于美国、加拿大司法系统,甚至美国、加拿大政府来说,它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还是用中国方面的表态来说明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说,“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不当‘沉默的羔羊’”。

注意,拿起法律“武器”,于是中国官媒称之为“亮剑”!

中国方面的表态说明,这不是一场“商业上的法律诉讼和纠纷”,而是一场战斗。

中国军内一位鹰派人物说的更直截了当,他说:

“从中兴事件到华为事件的质变:中国必须打赢世纪性科技抗战。”

“今日中国人,要拿出当年保卫华北的决心保卫华为!这已经不是一个国家对一个企业的科技决战,而是黑暗与光明,邪恶与正义的命运决战!”

当然,这场决战不是在炮火硝烟的战场,而是在守护“正义天枰”的法庭上!这个法庭将面向世界人民,在这个世界舞台上对峙双方将面临世纪的考问!

在这个世界舞台上,世界人民将会看到,两种不同社会制度,两种不同是非观的淋漓尽致的表现,那将是一场精彩纷呈、触动灵魂的展现,让人们做出自己的判断。

孟晚舟和华为对加拿大和美国政府的指控是:

孟晚舟指控加拿大警方,在去年12月1日她过境温哥华机场时,没有立即逮捕她,而是先以“非法强迫她提供证据和信息”的例行海关检查名义将她拘留。

华为对美国政府提起的诉讼,称美国去年8月通过的《国防授权法》,禁止政府机构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的设备,违反了美国宪法原则,即禁止通过法案,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挑选出一个人或一个群体进行惩罚。也就是说,华为认为《国防授权法》是一种针对它而“量身定制”的违宪法案。

这些指控说明,华为、孟晚舟抓住了西方法律的“弱点”或者说是“漏洞”,姑且称之为“用执法程序的错误,来否定罪行。”

最近,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海的周立波案,周立波在美国驾车违章,警察在盘查时,发现他车上有毒品和子弹上膛的手枪,属于非法持有枪械和毒品。但是,在法院审理后,认为警察搜出枪械和毒品属于超出执法的权限。也就是说警察处理的是纠正交通违章,搜查枪支、毒品不是这位警察的职权,由于这一“执法程序上的错误”,所以,程序之外发现的犯罪证据,就一笔勾销了。

华为、孟晚舟起诉美国、加拿大政府的以上内容,和周立波案有相似之处。华为、孟晚舟想用周立波的案例,来推翻美国、加拿大的指控。

将来,在美国法庭上控辩双方的辩论,首先会对中国的观众带来十分新鲜和惊异的感觉。

“执法程序的错误”竟然能勾销犯罪证据?太不可思议了!在中国的司法历史上,从来都是先抓后审,如果被抓了,还不认罪,那就严刑逼供。“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在中国的古代戏曲里,观众耳熟能详的是官员审案时,官员问跪在堂上的罪犯嫌疑人:“你可认罪?”跪者回答:“小人冤枉”。官员惊堂木一拍,说道:“不用大刑,谅你不招!大刑伺候!”

这种审案的模式已经深深印入历代中国人的脑海里,以至于认为这就是正常的审案、断案!

华为和孟晚舟起诉美国、加拿大政府,客观上给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一堂生动的法律课,来判断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律制度,哪一个更合理、更进步?

例如,人们会通过控辩双方的辩论,了解不同制度的双方是怎样认定犯罪的。

在法庭上,最绕不开的焦点是,对于盗窃知识产权和受国家政府指使在产品上安装后门,是如何判断的?

在此之前,中国和美国在这些问题的判断上,已经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立场。

比如说在产品上安装后门,华为和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国没有法律规定安装后门。

可是,美国拿出了“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其中:

第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人民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其他社会组织,都有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和义务。

任何个人和组织违反本法和有关法律,不履行维护国家安全义务或者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美国认为,根据这个法律,如果政府要求企业采取手段为国家搜集国外情报,企业不敢违抗。

中国对于美国的这一指责予以否定,说这种指责“很不专业,很不公平”!

再比如,对于盗窃科学技术资料的具体案例,双方也有截然不同的认识。

前不久,华为技术人员盗窃了美国一家企业研究室的一个机器人的机械手,事发后华为说这是该技术员个人所为而不是公司的指令,但是美方查出了华为公司给予这位技术员奖励。今后对此案的审理中,华为总会有办法辩解的。

最为重要的是,对于高科技知识产权保护的定义,双方都有根本不同的认识,那还怎么去判定什么是盗窃知识产权呢?

华为总裁任正非说:“我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我认为,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财富,我们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这样才能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的进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我还想再次强调,创新和知识产权绝非美国的独家“专利”,应用知识产权、推动经济社会进步也不是美国独享的权利。创新和知识产权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的进步与福祉,而不应沦为美国打压别国发展、维护一己私利的工具。

“创新和知识产权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的进步与福祉,而不应沦为美国打压别国发展、维护一己私利的工具。”

这句话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创新和知识产权是人类智慧的结晶,理应属于世界人民共同所有,应该服务于全人类,而不应该被某些国家或个人据为己有。”

这使我们想起毛泽东时代,那时候知识分子被告知,是劳动人民养活了你们,农民种粮食供你食用,工人织布制衣、盖房子供你们遮风避雨、抵御严寒。没有工人农民你们早就冻死饿死了,难道你们为人民搞科技,还讲什么价钱吗?

所以,那时候哪里有什么高科技知识产权?

在政治干预司法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加拿大更是“南辕北辙”、“差之千里”!

众所周知,在西方政治是不能干预司法的。

所以,华为、孟晚舟起诉美国、加拿大政府,其准确目标就是他们出于政治目的干预司法,违反宪法。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说:华为和孟晚舟的司法诉讼,“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司法案件,而是蓄意的政治打压。”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抓后,中国政府又是抗议又是制裁,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强烈批评加拿大法院和政府,还抓了在华的加拿大前外交官,现在又高调支持华为、孟晚舟对美加政府的起诉。

中国政府是不是出于政治目的,政治干预司法呢?

这又是一个重要的不同观点!

中国政府可能认为,我们在你美国打官司,当然要按照美国的法律规定,美国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政府不可以干预司法,所以我起诉你政治干预司法。

至于,我们是否政治干预司法,这是我们国内法律的问题,我们在国内遵守国内法律,这不影响我们在美国按照美国的法律起诉美国政府。

正如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曾在美国包下一家报纸的几个广告版面,用以批评美国政府时,美国对此提出抗议。崔大使说他的做法是符合美国的法律的。

但是,如果有人问,为什么美国要在中国的报纸上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中国不允许?他会说,我们中国的法律不允许,你在中国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

中国网民对此有一个对比性的评论:

标题:中共要求加拿大坚持司法独立

文章引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对加拿大司法局的回应称,中方对加拿大司法部就孟晚舟案签发授权进行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孟晚舟案不是一起简单的司法案件,而是对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迫害。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了这一点。加方尽管标榜“法治原则”、“司法独立”,但并不能掩盖其在孟晚舟案上犯下的错误。

从事件所呈现出的明显的政治干预情况看,如果加方真的遵循法治原则、司法独立,加方就应该按照加引渡法的有关条款,拒绝美方的引渡请求,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加法庭的最终审理结果将是对加方是否坚持司法独立的试金石。我们将拭目以待。

这篇中国驻加使馆的文章是要求加拿大真正做到“司法独立”!

而网民发的另一篇是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表示,要敢于向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

“中新社北京1月14日电(记者 张子扬)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14日在北京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

网民就以上两篇对比文章,评论道“这是对内反对司法独立,对外要求他国司法独立。”

而要求他国司法独立,不是他国的司法独立,是要按照中国的标准,即“如果加方真的遵循法治原则、司法独立,加方就应该按照加引渡法的有关条款,拒绝美方的引渡请求,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加法庭的最终审理结果将是对加方是否坚持司法独立的试金石。我们将拭目以待。”

就是说,加拿大是否是按照加拿大宪法,做到了司法独立,由中国制定的标准来检验,中国的标准是“试金石”。

在今后的华为、孟晚舟与美国、加拿大政府的诉讼案中将会有更多问题的冲突!

在美国、加拿大的法庭上,世界人民将会大开眼界,看到精彩纷呈的辩论场面。

中国古话说:人在做,天在看!

现在可以这样说:人在做,世界人民在看!

相关文章

将罪恶变成了伟业…

徐圣选

如果只用一句话评价胡耀邦

大先生们

【独家评论】:郭台铭的“红、绿、蓝”?

徐圣选

“中美电话事件”分析

希迈

有关香港的微信言论(三)

余东海

群众永远是愚蠢的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