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艳萍之事,思文革之痛

看艳萍之事,思文革之痛

相伴语依依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今人看文革之痛,亦复如是

学校最重要的是培养知识分子的传统,而知识分子又是整个社会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但我却看到了明显的反智潮流,知识分子本身变成了一个被侮辱的和边缘化的声音,不分青红皂白。理想主义在这个时代沦为一种笑柄,被那些假崇高的东西伤害之后,大家就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真的崇高了。所以最终留下来的是一种非常现实主义的,使自己身上的动物性得到巨大满足和放大的东西,这一种思想成为整个时代的潮流。

大学应该是成为抵御这个思想的中心,但它没有做到这点,甚至是更明确地迎合了这一潮流。

曾经的大学,老师们会用他们丰富的经历讲述着五四鲁迅传统,也会讲百家争鸣的时代,会讲到他们自身所承受过的,所经历过的,那个时代的痛苦、恐惧、敏感…他们精力充沛,声若洪钟的宣讲着,那个时候上课还是好多自由派的老师,他们会讲对批判性的追求,对历史的反思……我知道,他们是想留住点什么,或许是想留住80年代和五四那个时候的批判传统,以及对文革时期的深恶痛绝。但如今,这些传统在消退了,而文革的病毒却被激活了。

原本我以为在信息渠道还算开放,在文盲已成为为小部分时,这些或许不会再次重来,或者,可能会来的没那么快。毕竟那个时代的见证者都还在,大家应该都很痛恶,因此也有了免疫力。直到贺卫方,高华,周其仁,周运中、尤盛东,牛杰,梁艳萍,王小妮,孙文广,邓相超,李默海……这些人的莫落,直到为他们发言被批为错误,直到一切真相,真话都不能在说出口时。我知道一切又回来了。当年遗留下的残渣再一次将潘多拉的盒子重新开启。

正如方方所说:极左团队和“网络流氓”绑架了湖北官方,绑架了湖北大学,绑架了宣传部门,绑架了出版部门……“我们都要看看,也请大家都来看看:他们会不会绑架所有大学,他们会不会继续绑架所有部门,他们会不会绑架整个中国,他们会不会绑架以亿而计的中国人”?

历史总是向前发展,我们总结说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的前进,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当牢牢记取“文革”的历史和教训。

但今天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的文革土壤还在,且生了根发了芽,更令为震惊的是这股思潮,没有被打压,却被得到了某种公开的支持,它又一次以一种全然正面的形象进入了大众的视线,更可怕的是被某野心家作为可以利用的资源。这里有民粹主义的情绪,这里有运动式的政治操作手段。所以毫无例外的,那些异己者,异见者都会被扣上不同的帽子,或许,这一波会比历史更为汹涌。因为这些鼓噪者,极左者,正是那些时代因此获得上升机会的人,他们不痛恶,他们甚至缅怀与向往,在社会认知上,他们一直处于那时的一些语录阶段,他们大多数也已经习惯了迷信某些人的话,甚至有些看似厚道老实的人会固执地认为,这是忠于国家的忠诚品德。他们这一类人掌握着太多东西。所以我错了,我高估了人正视自己错误的勇气,我以为没有谁会愿意受同样的罪。我也低估了文革遗毒对人的洗脑能力。

现在看来,那些反思的宣传都是假的。他们绝不会反思,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曾经的纳粹德国之所以反思彻底,是因为他一开始就在权利的拥有者的自省中展开的,而我们不是,我们不仅文化和思想资源先天匮乏,未经过思想启蒙的社会,对国家的罪恶反思无处依托。而反思过去最需要的是对当时罪恶真相的获取,而在一个没有真相,且不允许理性思维、多元声音的环境下何谈进步?

在一个21世纪的今天,依然有出卖老师,出卖朋友,在一个因观点不同就同室操戈,对历史质疑就被批卖国的环境下,自由真的存在吗?在正义被打压,不公为常态的社会下,中国的未来在哪里?你们何来的骄傲和自豪感?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色,但是我们与上个时代仿如双胞胎,我们大部分人传递出的依然是曾经的野蛮暴力和专制。大部分的后浪并不知道文革是什么,因为对历史的研究对他们而言是一种禁区。所以最可怕的永远不是一城一隅一人一事的破坏力,最让人恐惧的是罪恶和反智的传承。他们在教科书中刻意回避,不让年轻人对历史惨痛的知晓,更甚的是产生病态的敬仰和缅怀,尤其是那些对现实中的不满情绪具有强烈的煽动性和诱惑力。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不该更加正式那段历史的本质,以及提高对文革复归的警惕吗?

文革,仅仅是阶级斗争扩大化吗?仅仅是“高层权力斗争”吗?不,恰恰相反,它产生的根本动力,不在Q力的争斗,正是在于权力的归集,在于至高QL的野心和QL动员的能力。

能够造就这个野心和能力的,正是JQ本身。正是因为拥有不受控制的QL,才可能人为的制造出失序的状态。

而在失序的状态下,民众的权利降到了最低。在某些无知或别有用心的宣传里,有人会美化和粉饰这种失序,会把混乱曲解成对权威的抗争。对于这种论调,无知者可悲,有意者可恨。

因为不管在什么时候,民众总是被裹挟着参与,在这个过程中,普通百姓的能动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所以,当民众成为失序的参与者,当暴力成为保护自己的最后方式时,普通民众的权利被剥夺的也最为彻底。

方方表示,想对梁艳萍说,文革中冤案很多,但后来全平反了。“你且忍一忍,迟早会有平反的一天。但是,请你一定记下那个强行要处理你的官员的姓名。以后你的文章里以及我们的文章里,不能少了这个人。让历史记住你的同时,也记住他。”

相关文章

李克强: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 防止出现大规模返乡潮

徐圣选

义和团式的“智囊专家”金灿荣

徐圣选

回顾:2007年11月27日,盐城响水爆炸案的新闻控制

徐圣选

姬鹏飞原来是自杀身亡的,96年打台湾也因他儿子功败垂成!

徐圣选

“5.16”这个日子,中国人痛定思痛的日子!

麦克

中国文人的脊梁是怎样被敲断的?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