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芯片

社会的芯片

文 | 一人君

01

昨天,养猪的刘永好说:

我国的种猪,像芯片一样,也要依靠进口。

这话说出来,挺让人震撼的。

这两年美国不断打压我们,让国人都知道了我们在芯片上的落后。

芯片是高科技产品,我国发展晚,落后于人,都能理解。

但养猪这么看似简单的事,我们也同样受制于人,就有点让人意外了。

我国是农业大国,全国6亿农村人口,几乎每家都会养猪。

养猪这事看起来再简单不过了,给猪喂饱喝足不生病,然后坐等养肥宰杀即可。

至于种猪,不就是农村常说的老母猪吗,没想到这玩意我们竟然无能为力,也要靠进口。

刘永好的这番话,实在让人震惊:

芯片造不好也就算了,没想到我们连猪也养不好。

不过,在这番话的后面,刘永好又加了一句:

新希望已经向国家申请,投入资金进行研究。

研究什么呢?种猪。

敢情说了半天,是打牌向国家要钱,才是刘富豪的真正用意所在。

刘富豪常年占据福布斯排行榜,这几年猪肉价格一路高歌猛进,钱应该没少赚。可临到关键时刻,马上就开口要钱了。

爱国真是张好牌,连养猪的都开始打起这张牌的主意,真是常打常新。

02

小米的雷军说过,遇到风口,猪都能飞起来。

不知道刘富豪家的猪,要乘着这股风飞出去多高,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哪些人物踏进这个风口。

这两年,芯片风口风力强劲,入局者甚多。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

投资千亿的芯片制造大厂武汉弘芯,建设3年,最终资金链断裂,沦为僵尸工厂。

成都格芯也是一样,投资100亿美金后,也在前不久停业,成为业内最大的尸体工厂之一。

类似的烂尾剧情在南京和淮安也一再上演,分别是南京德科码和德淮半导体。

这些踏进芯片风口的企业,进入时大多肩扛爱国大旗,口谈爱国主义,但最终都逃不过两个字:死亡。

为什么?

因为这些团队进入芯片行业,并不是要扛起芯片崛起的大旗,而是找准政策风口,骗取投资和经费。

说通俗点,就是套取国家经费和补贴。

心思都花在了这上面,哪来的精力去搞研发呢?

前几天有条新闻,说的是一大批清华北大的博士,竞争杭州余杭区街道办的工作职位。

新闻一出,众声哗然,大家都想不通,一个小小的街道办,为何能吸引这么多的高材生,难道现在连博士都不值钱了?

当然不是。根子出在街道办上。

到街道办工作,是事业编制,也是向上攀爬的梯子,有了这把梯子,将来就有无限可能。

若干年前,我们就号称已经打破了铁饭碗。其实,铁饭碗是打不破的,而且除了铁饭碗,还有银饭碗,金饭碗。

一众博士高材生,蜂涌往街道办挤,就是因为这里的饭碗结实,碗里的食物也好。

头等舱可以优先登机,银行VIP可以不用排队,演唱会最贵的票位置也最好,世界从来就不是平等的。

当部分人的心思都用在了这方面,之前芯片搞不好,现在就连种猪也有求于人,就一点也不难理解了。

03

前两天有条小视频,说是在某地食堂吃饭,交钱要区分人的。

有编制的,一顿饭一块钱;没编制的,25元。

一顿饭,差24块钱,这也是一大批清华北大博士生往街道办里挤的原因。

表面上看,两者差的是钱。但实际上,差的是身份和地位。

谁都不差那三瓜俩枣,但身份和地位却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

同在一个食堂,前面的人交一块钱,和你花25块钱,吃的是一样的饭,享受的是相同服务,这种优越感绝对是金钱买不来的。

人生就是含泪的微笑,每个人都在咬紧牙关。

一块钱的,吃的摇头晃脑,满嘴流油;25块钱的,暗自发奋,力争也能吃上一块钱的堂餐。

在这样的食堂里,25块钱的不会嫉妒一块钱的,只会惭愧自己为何不能成为一块钱的。

当985出来的高材生争着奔向街道办,当一块钱的餐食成为大多数人的目标,芯片造不出来,种猪需要进口,就再正常不过了。

搞芯片的,在想着如何多争取经费和补贴;养猪的,在琢磨着如何让国家给自己投资金。

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每个人又都在同流合污。这世界就是这么荒诞。

今年疫情肆虐,美国又在不停捣乱,双重之下,经济比往年疲软了不少。

前些年,即便在企业工作也活得很好。这几年,效益明显下滑。

而同时,国考人数一年高过一年。

两相一对比,最能说明问题。编制内的,旱涝保收,体制外的,即便无限风光,一旦碰上台风暴雨,顷刻间就会现了原形。

人都是趋利的,在生活和生存的压力之下,趋利避害是人性的常识。

但是,当这种趋利成为普遍现象,搞研究,搞发展,就成了空话和漂亮话。

当每个人都活得精致、利己,社会也就没了激情。

刘永好说,我们必须自己解决“猪芯片”。

这话再熟悉不过了,当华为中兴被打压时,一大帮人也跳出来说,我们要造自己的芯片。

可是,当社会精英都打破头往街道办里挤,当大家都为早日吃上一元餐而奋斗时,猪芯片也好,真芯片也罢,到底让谁来解决?

支撑一个人走完漫长一生的,是喜爱、擅长与心甘情愿。

当大家的心思都用在怎样吃上一元餐时,社会的芯片出问题也就不远了。

相关文章

蔡奇與民爭利,誓死作恶到底

希尔曼

最大的错误,是低估美国

麦克

马克思反对马克思主义

希尔曼

北京急诊女医生被杀后,我想和大家谈谈!

麦克

今天有一种耻感,是与蔡莉等恶人们并肩哀悼

希尔曼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条款详解

麦克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