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黑社会?【独家评论】

红色的黑社会?

【独家评论】

   文/徐圣选

境外一家媒体近日引用了中共已故领导人的一句话,“黑社会不都是黑的,有支持党的,是红色的。”

这句话我们没有考证,也不用费心求证,因为现实中正在证明这句话是符合实际的。近日,香港洪门会公开发出“檄文”,号召所有帮会反对香港市民大游行的诉求。该檄文在内地官网、微信中广泛传播,表明了官方的认可态度。

洪门会是什么组织?虽然它曾经是“反清复明”的民间抵抗清军的组织,但是自共产党取得政权以来,洪门会在内地就被定为黑社会组织并加以取缔。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绝不允许任何帮会、黑社会组织的存在。

香港洪门的这个檄文所要昭示给公众的是,它不仅仅是表态反对香港民众“反送中条例”及其它系列诉求,而是要加入到制止香港民主诉求的战斗当中。它所发表的是“檄文”,什么叫“檄文”?

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古代用于晓谕、征召、声讨等的文书,特指声讨敌人或叛逆的文书。”

洪门檄文既然是对各帮会及“昆仲之众”,为什么不用“声明”、“昭告”等词?而要用战斗性的“檄文”来表达?最明显的用意是要用行动,加入“红色”阵营。

在新中国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中,讲到解放前共产党领导学生示威游行时,时常受到国民党政府雇佣黑社会打手,冲击游行队伍,殴打示威学生,甚至对共产党员,民主人士进行威胁和暗杀。因为在法律面前,国民党政府不敢妄为,只好雇佣黑社会打击民主运动。

这种情况,解放后消失了吗?没有!有人会说,共产党领导了一切,有什么必要借助黑社会的力量?的确,党掌握了一切,军队、警察、城管、左派群众,还有几千万的党员,在几次重大的社会风波中都用上了。但是,还是有些事情,官方不便出面的。

例如,房屋“强拆”,就拿北京的实际案例来说吧,西城一位居民说他认为拆迁补偿不合理,别人搬了,他就是不搬,结果有人乘他睡觉时在他家的门上,外墙上涂满了大粪,并且不断的涂抹,他实在难以忍受,只好搬出去了。北京郊区的有几十户人家,部队要占这块地方,给他们“优厚”的补偿,但是大家“穷家难舍”就是不愿意搬,于是一群人黑夜骚扰居民,使之不得安宁,也只好接受条件搬走。外地更是严重,河北一个城市的居民说,黑社会的人,干脆明目张胆的对居民说,你们要是不接受条件搬走,我们就打残了你。网上有不少视频播出了,推土机强行推倒房屋,碾压抗议居民的惨状,这些情况是普遍现象。

国内热播的电影《战狼2》中就有一段,黑社会强拆为国捐躯战士的家园,黑社会一群壮汉手持棍棒对付战友的孤儿寡母,激起电影主人公的愤怒。这么一部爱国影片居然有一段抗争黑社会强拆的情节,这说明黑社会现象普遍存在。

有人会说,利用黑社会是那些房产开发商的行为,是利益集团的作为,党和政府是不会允许黑社会存在的。这话说的没错,但是有这样的巨大利益,而党和政府内的官员又有那么大的权力,这种权力又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官员与黑社会势力的勾结就会发生,就会泛滥。

近些年来,中央加大了打击黑社会的力度,从全国“扫黑办”的成果上看,全国黑恶势力和政府公安负责人相勾结的现象触目惊心。请看云南省的扫黑除恶成绩:

据报道,由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坐镇指挥,席卷云南全境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或已进入第二阶段。

数据显示,短短数十天,云南多地政法机关,特别是公安机关的主要领导相继被查。那些曾打着“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旗号,背后勾结黑恶势力的警界大佬,如今已被反腐重拳打的人仰马翻。

5月2日,随着昭通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彪的被查,终于让千里之外的大理——以及这场“警界地震”暂告一段落。

随着李彪落马的有一连串的公安局长、干警被脱下警服,穿上囚服:

大理市公安局副局长杨仁伟

大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鸿俊

大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潘峰

大理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政委田斌

大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建军

大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刑侦大队原大队长严亚铭

大理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副大队长兼法医中队中队长杨伟良

不仅如此,这场扫黑除恶,深挖“保护伞”的反腐风暴,扩大至云南全境。

李彪被查前两天,云南德宏州公安局党委委员杨刚被查出,为涉黑涉恶人员充当“保护伞”。

昭通市纪委监委对威信县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政委余发鹏给予双开,其主要问题也是“知法犯法、徇私枉法,充当恶势力保护伞”。

维西县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和劲辉被“双开”。经查,和劲辉任维西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维西县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案工作组组长期间,违反工作纪律,给涉嫌黑恶势力通风报信,泄露工作秘密,充当“保护伞”;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构成职务违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贿赂,涉嫌受贿犯罪。

和劲辉被双开的同时,维西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的张应东因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等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4月12日,云南省下辖地级市——曲靖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崔永落马。

崔永被查前,他的直接领导,原曲靖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后任云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总队长的早明光被纪委带走。

几乎同时,曲靖市下辖的宣威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缪祥显、宣威市公安局原政委龙德留、威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夏峰以及曲靖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大队长凡敬东等,先后被查。

也是在4月12日,现任官渡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官渡公安分局局长李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李进落马前两个月刚公布拟任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不过最终,李进没能再进一步。

同一天宣布被抓的,还包括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以及一位司法系统高官——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

到了4月25日,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吴井派出所所长梁琨等三人同一天被调查。

在此期间,红河州蒙自市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杨昆;大理市政协副主席、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乐松;原泸水县公安局局长、后任怒江州委政法委调研员的李永平;已退休的原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刘思源以及盈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尹明海先后被查。

4月4日,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伟被查落马。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是云南省下辖的一个自治州,下辖景洪市,勐海县、勐腊县。

王伟十年前曾任景洪市公安局副局长,后调任州局副局长。就在王伟落马两个月前,景洪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原副局长刘军被查,其罪名之一便是违反群众纪律,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此后,因涉嫌为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而被查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系统官员包括:勐腊县公安局勐仑派出所原所长陈为民、景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何炯。

此外,原西双版纳州公安边防支队勐腊大队大队长廖福全、景洪市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俞忠、景洪市公安局黎明派出所原所长何杰也被调查。

西双版纳扫黑的同时,云南省的另一个地级市普洱也没有闲着。5月2日,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刀锐、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副局长刘乔同一天被纪检部门拿下。

而云南省的楚雄市在4月28日发布的《关于12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典型案例通报》则显示:

元谋县公安局原政委李晶

楚雄市公安局原政委裴宏

元谋县公安局平田派出所原所长文定亮

元谋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原大队长高维忠

元谋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原组长陆秀云

武定县公安局原党委委员、110指挥中心主任刘映宏

武定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主任科员张驭春

楚雄市公安局东瓜派出所原所长李程等

共有8位警界官员被指长期纵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充当“保护伞”或长期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成员交往密切等违纪违法行为被调查或处理。

4月1日,原云南省纪委副书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后任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和正兴被查。

截至目前,和正兴是此次风暴中,被查级别最高的政法系统领导干部。公开资料显示,和正兴今年60岁,仕途起步于云南省检察院,历任云南省检察院干部处副处长、组织处副处长、组织人事处副处长,玉溪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挂职),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等,后到云南省纪委系统工作,2016年11月,时任云南省纪委副书记的他履新省高院常务副院长,去年2月到了省人大。

“五一劳动节“前的4月28日下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与云南省委召开了第二次工作通报对接会。这次会议由督导组组长韩勇主持会议并通报下沉督导情况,督导组副组长张力、云南省委书记陈豪 、省长阮成发均出席了会议。

通过这次对接会,外界才获悉,为此次扫黑反腐,督导组组长韩勇、副组长张力分别率队分两轮深入全省16个州市开展下沉督导。

云南省纪委转发中纪委的文章说: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对云南省启动督导工作,既肯定了云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的成效,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

韩勇指出,中央督导组进驻后,云南省又打掉了31个涉黑涉恶团伙,新破获刑事案件392起,纪检监察机关新立案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等问题338件,移送司法机关27人。

韩勇强调,纪检监察机关要对全省涉黑涉恶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特别是对已经打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进行“回头看”,逐案筛查,紧盯不放,深挖彻查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把整顿软弱涣散党组织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紧密结合起来,对需要整顿的基层党组织进行重新确定,坚决防止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

(注:数据来源《直面传媒》)

 

另据7月13日消息:

中央督导组针对上海、江苏等10省份的第三轮中央扫黑除恶专项督导,于近日结束,由此实现了各省区市全覆盖。

自2018年7月至今,中央共组织了3轮扫黑除恶专项督导,每轮10个左右的省区市,从而实现全覆盖。

其中,第三轮进驻北京、内蒙古、陕西、黑龙江、上海、江苏、青海、甘肃、西藏、宁夏等。按照此前安排,开始最早的是江苏,为5月24日;结束最晚的是宁夏,为7月12日。接下来,各督导组组长将向地方反馈督导情况。

本轮督导引发多个社会热点,比如“陕西汉中4名干部聚众赌博被督导组抓现行”“陕西延安2名厅官充当‘保护伞’”“哈尔滨市呼兰区十几名干部充当‘保护伞’”“内蒙古公安厅多名干部被查”“内蒙古广播电台原台长赵春涛案”等,均获得广泛关注。

赵春涛与该台中部记者站站长苗迎春涉黑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就在昨天,苗迎春被呼和浩特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苗迎春案,检方指控苗迎春等十名被告人犯13项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贪污罪,行贿罪,故意伤害罪等。

而他们的“保护伞”是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刘晏、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台长赵春涛。

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刘晏,不但放纵黑社会性质的活动,还故意歪曲事实和违反法律,转嫁他人代受刑事处罚。在他的庇护下,苗迎春称霸一方,对当地媒体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最终,刘晏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数据来源:长安街知事)

这些涉黑案件说明,黑社会只有在“保护伞”下才能生存,才能发展壮大。黑社会和“红色的保护伞”如此的普遍,这是社会的悲哀。

现在,这种情况有多严重?看看首都北京的情况便可略知一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居民社区到处是“扫黑除恶清隐患”的大幅横标,在一个郊区村落,街道旁的标牌上写着:“党员模范街区”,同时更大的红色横标写着:“坚决打击黑社会犯罪!”

值得人们深思的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保护伞“?如何才能使红色不在沾染黑色?

相关文章

重弹“阶级斗争”老调将撕裂社会,葬送改革开放

徐圣选

中国地方财政的苦日子刚刚开始!

徐圣选

薄谷李三家的恩怨情仇

徐圣选

胡温时代2002-2012,中国发展的黄金十年

徐圣选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余东海

中共传奇人物一一唐纳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