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人类生产精神产品的劳动工具是什么?(之一)

胡德平:人类生产精神产品的劳动工具是什么?(之一)

 

原创 胡德平 百年耀邦

一、人的头脑犹如“加工厂”

1964年8月21日至31日,北京首次承办了国际科学讨论会,内容涵盖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诸多问题。坂田昌一作为日本代表团团长在大会上作了重要发言,并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毛泽东对坂田昌一的科学研究、学术成果极感兴趣,并于8月24日和于光远、周培源有过一次没有任何拘束的谈话,其中谈到物质的无限可分性,谈人的认识过程。

毛泽东作为一个哲学家,是这样评论物理学家坂田昌一学术观点的:“坂田说基本粒子不是不可分的,电子是可分的。他这样说是站在辩证唯物主义立场上的。”毛泽东又说:“不但原子可分,原子核也可分,电子也可分,而且可以无限地分下去。”坂田昌一研究的“坂田模型”基本思想认为:实验室中,发现的各种新强子可以分类对待:质子、中子和Λ粒子也是基本粒子,而其它强子态都是由以上三种粒子及其反粒子构成的复合粒子。以后这一模型又发展为“名古屋模型”。两种模型均为粒子物理学的研究做出了流芳百世的贡献。他晚年招收的两个研究生终获2008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坂田昌一:日本物理学家,以强子结构理论闻名于世。他所提出的“坂田模型”是强子模型的早期先驱。)

我没有更多的知识再说下去了,我现学的自然科学知识也是多位朋友趸给我的。我之所以引用毛泽东关于坂田先生学术观点的谈话,只是表明我对伟人们惊人的抽象能力极大敬佩,同时也理解了任何天才的思维也离不开一定的科学实验工具。没有粒子加速器和对撞机这类认识工具,人们就发现不了基本粒子。就一定意义上来说,粒子加速器、对撞机也是方法论中的一种认识工具。庄子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尽管天才、浪漫异常,但也仅只有哲学的意义,没有科学的认识工具,就不能发现物质世界的真相和规律。

毛泽东和于光远还有一段对话同样精彩,现录如下:

毛:有了大望远镜,我们看到的星球就更多了。

于:我们能不能把望远镜、人造卫星等等概括为“认识工具”?

毛:你说的那个“认识工具”,有点道理。认识工具包括镢头、机器等等。人的认识来源于实践。我们用镢头、机器等改造世界,认识就深入了。工具是人的器官的延长。

虽然望远镜、镢头、机器都是生产工具,同时也是认识工具,但是它们也是别的工具生产出来的成品,如果没有人对生产工具的事先设计和人脑逻辑构想的图样,空空两手也是无法制造出望远镜的。人脑的功能作用又是什么呢?毛泽东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我们这些人不生产粮食,也不生产机器。生产的是路线和政策。路线和政策不是凭空生产出来的。(同上)

我们的脑子是个加工厂。工厂设备要更新,我们的脑子也要更新。

(同上。这句话文章中被省去,后人补上)

毛泽东把党的思想路线说得很形象,他把党的路线和政策产生的理性环节说清楚了。中国共产党的首脑机关——党中央,犹如精神加工厂,方针政策是经过共产党的头脑机关加工生产出来的。

总之,人类认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研究人的思维活动,都离不开抽象思维。毛泽东在《实践论》和《矛盾论》中也说明了抽象和理性思维、实践的关系,把中央的决策机关比做是个“加工厂”,这是非常值得学习的一笔思想遗产。

二、人类生产精神产品的工具是什么?

人类的劳动离不开生产工具,体力劳动的物质生产工具很好指认,如镢头、机器;脑力劳动的生产工具又是什么呢?我认为,人对客观事物都有抽象思维的能力。人对客观事物首先都有进行感性思维的能力。同时,人的抽象思维活动还有进一步进行理性思维的能力。人对客观事物从感性思维上升为理性思维,就需要相应的生产工具进行加工,这种工具看不见也摸不着,只存在于人的头脑中。人脑的作用犹如人手,人脑使用的是抽象思维的工具,这是人脑的延长;人手掌握的是具体物质的工具,这是人手的延长。人脑有什么样的抽象思维工具,就生产什么样的精神产品。正如毛泽东说的那样:党是制定方针、路线、政策、策略的“加工厂”。具体说全党的千百万党员群众,无时无刻不提供着丰富的,创造性的实践经验,犹如原材料,各级党组织也是各级“加工厂”,党中央是最终的“加工厂”,产品是最终产品。“加工厂”使用的工具,几乎都是抽象思维的工具。是否可以说这种思想“加工厂”的思维方法,抽象思维工具的思维方法,就是党的思想路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用于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一种思想方法。这种思想方法的成果是否正确还需要群众的认可和历史实践的证明。

在认识事物,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人的抽象思维能力发挥着先导和指引的作用。只有人的抽象思维能力对问题有了正确的解决方法论,形成了科学的思想方法,只有这时,人们便有了自己抽象思维的劳动工具。人们对客观事物才有了追寻真理的工具,最后才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成果可言。

思想方法论并不神秘,一切思想方法论都要从人类的概念、公理定位出发。它是直观的、感性的、经验的,是带有实践性的一门科学。数的概念,原始人就有自然数的概念,而且学会了结绳记数的思想方法。以后的人们又编出了一个滑稽的故事,一群猴子“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原始人在追捕猎物时,就知道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猎物也知道,所以尽量绕圈逃避追捕。猎物是本能的反映,原始人不同于猎物生存本能之处,是他学会了埋伏,当然不是守株待兔,学会了挖陷阱,以理性的思想方法去获取猎物。原始人对数的概念、公理的认知,以后演绎出算术、代数、函数、微积分等分支学科,直至发展到今天的计算机、大数据的算法时代,这些智力成果都得益于脑力劳动者使用人类所独有的抽象思维工具——思想方法。

人们的认识论反映在计算机上,就在于计算机能把世界上的万事万物用数字代码表现出来,从而体现出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互为镜像的对称关系。人们的方法论则可以表现在计算机的诸多算法及各种软件的编程指令上。这里要对算法补充一句,首先是它的有关项目数据采集,不是分散的、有意取舍的,而是同一时段内,可以穷尽收集到的相关数据。其次它的计算也不是单一的、分散的,而是矩阵的、同步的计算。计算机的算法和软件指令编程,业内人士也称是一种操作计算机运行的思想方法,这和党的路线的思想方法是同一道理,都是人类高度抽象的思维工具。

去年11月15日,在“中国民商论坛”和中日企业友好交流会上,我有个发言,其中说到企业家在科技企业产品的生产上应相信什么?我认为应相信“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价值观。科技研究中的设想、模型、公式,若在实验室中研究成功,成为科研成果,这是科学家、科技专业人员的发明创新。有人把这一过程比作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或从“0”到“1”的过程。企业家的贡献创新则是要把“有”变为“多”,把“1”变为“N”,表现在生产力的产品上,表现在推动时代变更的第一生产力的产品上。现在,这个问题似乎更明确了,生产企业把产品从“1”做到“N”,从有到多,用的是具体的、物质的劳动工具;科技专家发明创造出来科研产品,也就是从“0”到“1”,从无到有的产品,用的则是抽象的、思维的劳动工具。

2020年5月7日

相关文章

特朗普: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

希尔曼

刚刚逝世的正部级官员,曾赴美国治病,感叹人生只是一套戏装!

徐圣选

袁木在美国乐不思蜀

麦克

中美贸易如果达成协议,如同没有协议

徐圣选

为什么不讲真相真话?报纸的头版头条

麦克

摇荡的钟摆,未卜的国运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