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李文亮的武昌区,区长被约谈了

训诫李文亮的武昌区,区长被约谈了

酌月 | 文

中央赴湖北指导组,10日官宣中央扫黑办主任陈一新任副组长;11日,又紧急约谈了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武汉市洪山区区长林文书、武昌区区长余松。

这件新闻有意思。从级别上来说,常理是先说陈邂馨,后说二位区长。

而此次报道一上来,就甩出这样一句话:“应收尽收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这些负责转运危重和重症病人的党员干部为什么不跟车?现在的武汉就是战时状态,这些人的行为十分恶劣。”

这是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办公厅督察室主任高丽,在“一针见血诘问”武昌区区长余松。

我为什么对武昌区区长比较敏感呢?因为李文亮医生被训诫,就是在武汉公安局武昌分局。

请注意右下角印章:

目前我国各地公安部门,由同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其中又以同级党委、政府领导为主。一把手也往往在同级党委、政府中任职。

如武昌分局局长付志平,就是武昌区委常委。上任局长皮兴胜,兼武昌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因“保护伞”等问题被双开,去年12月5日法庭开审。

所以中央调查李医生事件,少不了从武昌分局的领导者——武昌区政府这一层开始查。在这种情况下,武昌区领导的压力是很大的。

照常理,出了全国人民关注的很可能要追责的负面新闻,本应“知耻而后勇”,用加倍努力的工作弥补过失,但武昌区领导偏偏做了“最丑逆行者”,再次争当被约谈的典型。

新闻说:9日,武汉对确诊还未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央媒记者跟踪发现,当晚将患者转运至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过程中,武昌区因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不仅转运车辆条件差,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也无跟车服务,致重症病人长时间等待继而情绪失控。

区长余松的反应,新闻用了“边听边记,脸色通红”来形容。这种窘态,可谓三人中的唯一了。假如我是余松,我也必然如坐针毡:管辖范围内出了大事,应急状态还掉链子,你还有什么脸面自我辩护啊?

整篇报道用了“半壁江山”专说武昌区的事,可见态度是很严厉了,同时文章标题为“失职失责必问责”,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悬在头顶。

非常时期尚且如此,以往日常工作是个什么画面,可以想象了。是能力问题、态度问题,还是日常松懈惯了,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了?

我大致搜索了一下,发现一件小事:

就在李文亮被训诫的11天后,也就是百花亭社区举行“万家宴”的同一周内,武昌区委常委、武昌公安分局局长付志平还邀请了一行长岗山村的村民,带着他们到城里吃喝游玩。

我寻思可以去扶贫慰问,但像导游一样带着村民四处玩乐,并作为工作亮点发到报纸上,这是不是和本职工作太不相称了?!

新型肺炎你们当回事了吗?

如果一众村民在此期间感染新冠,你们又当如何负责?!

愚蠢而滥为,不仅麻痹了自己,更坑害了更多无辜。

此时对照余松被约谈后的愧疚之词,“我非常痛心,我们有责任,一定深刻检讨。”

隔着屏幕,都能看到领导头如捣蒜的惶然。

再想那张训诫书上霸气十足的训词:“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明白了吗?”

此一时彼一时,风景两重天令人唏嘘。

相信随着调查组的深查,横扫落叶的飓风即将到来。

只可惜,原本我们不必付出这么多、这么大的代价。

相关文章

解放军301医院卫勤部长被任命火神山医院院长

麦克

联合国公布2019最幸福国家排名

徐圣选

吉林市领导班子在监狱汇合

徐圣选

京藏高速平行线获批!穿越回天地区的南北通道年底开建

希迈

北京市大中小幼延期开学

徐圣选

蔡英文卸任民进党党主席

VEWAS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