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外历史的会通,一般与个别

论中外历史的会通,一般与个别

 

阎步克 学术与社会

编者案:一般与个别在史学研究中是一组对立统一的概念。每一国的历史当然都是特别的,唯一的,然而作为人类的一部分,其组织形式、运行轨迹和生活模式也必然有可以与其他人类组织相比较的基础,换而言之,也必然有一种作为人类的一般性存在于这个国家/社会之中。这就是中外历史会通的基础。阎步克教授此文倡导史学研究的会通,将中外历史置于一个个具有共通的、一般性的平台之上进行比较,才可以既深入理解特殊和个别,也可以更深入理解作为共同体的人类的历史一般。

                   一

中国传统史学把自己的使命,概括为纵向的“通古今之变”;至于与四边蛮夷的横向比较,只是“礼乐之邦”的陪衬而已。近代以来的“中外历史的会通”,显然就是一场视角的变革了。把中外同时纳入视野,激发了近代史家的无数灵感。“中外历史的会通”之意义重大,首先在于事物的特点是在比较中呈现出来的。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建构了事物。进而现代科技也极大地增加了各地域的交流频度,在人类生活逐渐“全球化”或“一体化”时,学术的展开也必然趋于“会通”。笔者所学习的中国制度史,当然也是如此。

笔者认为,根据自然法则,人类生活的“一体化”最终不可避免,其多样性也将以新形式表现出来。当然,漫长曲折的“一体化”中,既存的各民族、地域和文化单元,也在全力维护其独特性。除了争取利益最大化之外,也在于多样性本身的文化价值。学术上也是如此。

点击: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关心下自己,中国还有N个巴黎圣母院正在被毁

徐圣选

国家图书馆古籍大展(6)

叶万松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

余东海

西藏的十个未解之谜

麦克

陈独秀的晚年由谁供养

徐圣选

崔琦—美籍华裔科学家与中国的亲人

徐圣选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