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胡金张等祸国殃民者,不要再误判美国衰退

请胡金张等祸国殃民者,不要再误判美国衰退

 

姚洋教授

姚洋教授,是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北大国发院院长、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执行院长,也是“金融40人”和“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

如果你有现场看过他的演讲或看过他的文章,就不难发现他见解独到,言语犀利,金句频出。

比如他呼吁对穷人直接发现金,三个月不花掉就作废;他直言美国没有衰退,中国也未到冒头时候;他还提醒一定要防止地方政府掀起新一轮的债务高潮,过去十年间已经发生过两次了,事不过三,不能犯第三次错误。

国内

01

应该给低收入人群发现金补贴

现在政府要关注什么?应该关注消费,关注企业的订单。

以往经济好的时候,大家拼命投资,过了那个点,企业投资积极性下降,经济下行。但这次不一样,不仅投资积极性下降了,收入、消费都下降了。所以不管是搞投资、保就业,还是保中小企业,作用都是有限的。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表明,在沿海城市1元消费券可以带动3.5-5元新消费,内陆城市效果甚至更多一些。

假设1元消费券可以带动4元新消费,那么从2万亿新增国债里拿出1万亿去发消费券,就可以带动4万亿消费,加起来就是5万亿新增消费。

除此之外,我呼吁发现金补贴,因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还是低收入人群。

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说:“中国还有6亿人月均收入1000元以下。”让大家大吃一惊,我们国家还那么穷?

事实上,我们国家收入分配是非常不平衡的,最富有的1%的人占了全部财富的30%,最富有的10%的人占了全部财富的70%,收入最高的10%的人的平均收入是收入最低的10%的人的平均收入的53倍左右。

我在家做直播,我的工资没有减少,但是那些失业或者只能打零工的人,受到的影响非常大,所以要对他们进行财政补贴。

有数据统计说,中国的农民工有2.7亿人,这么多人中到底有多少人失业了?我们不知道数字,却知道他们没有失业保障,所以这部分人应该纳入救助范围。财政补贴具体怎么发放?政府有很多办法,一定能想到办法。

02

防止地方政府掀起

新一轮的债务高潮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设增长目标,总理解释说,今年还有很大不确定性。

除此之外,新增政府债务融资花到民生和就业上,防止地方政府走偏了,比如刺激经济,又回到投资带动复苏的老路上去。

财政在发力,新增中央国债1万亿常规债,还有1万亿抗疫特别债,总理说这2万亿要直接下达到县市的民生和就业工程,加上保企业的工程。省一级是过路财神,过一下,不能截流,直接下去,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如果真正能够把这2万亿花到民生上面,会起到很大作用。

当然也不是说不需要投资,政府要增加1.6万亿元地方债,用到地方扩大投资。这次新基建主要是指数字领域,特别是5G网络的建设,如果真是多数新增投资用到5G上,估计中国5G会有大的发展。

今年的地方债和中央债全部加起来是8.5万亿,有人问我们发债够不够,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去年国债和地方债加起来是5万亿,今年相当于增加了70%。

但是,一定要防止地方政府掀起新一轮的债务高潮。过去十年间已经有过两次了,事不过三,不能犯第三次错误。

2008—2010年的“4万亿”,中央政府让大家都去搞投资,中央政府资金是不够的,只发了1.2万亿的债,剩下的钱怎么办?地方政府没钱,只好去市场上筹措资金。

以前可以问银行借,到了2009、2010年中央政府意识到问题,就把银行卡死了,但是地方政府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即城投债,城投债在2010年之后猛增,也因此影子银行膨胀得非常厉害。

2015年股灾造成经济滑坡、资金外逃,2016、2017年债务再一次达到增长高潮。这些商业性债务增长起来,地方政府没有能力还。

2017年—2019年,不得不开始去杠杆,很多民营企业被去死掉了,因为它们很多做的都是地方政府的项目,地方政府没钱了,它们就破产了。这都是那时候国家政策的后遗症。

做企业的,在这一轮局势中要认清形势,尽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但仍然有地方政府去举债,大规模搞建设。从企业角度来说要提高警惕,不能再让地方政府给忽悠了,再次出现2018、2019年那样的事情。

国际

01

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中国远远未到挑世界大梁的时候

中国要意识到,美国的行为并非完全针对中国,其作为多年的全球领导者,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格局,也有需要调整的空间。

多年来,美国为建立和维持世界贸易体系有不小的付出。比如,WTO规则是美国创造的,这对世界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增长有巨大意义,美国本身成为中国产品的最终需求者和最大外需。在很长时间里,中国对美国的贸易盈余超过中国对全世界的贸易盈余,也就是中国对美国之外的所有国家相当于都是贸易赤字。

如今,美国国内的经济和政治不断地极化,1%的最高收入群体财富比例不断上升,超过总财富额的30%,而50%的最贫穷人口的收入在过去50年里没有实质性增长,政府没有合理的二次分配调节制度或改革,造成美国的极化现象不断加重。

美国国内的极化,在一定程度上使美国没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再像过去一样为全球经济秩序付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不断“退群”,但大家也不要简单地把美国“退群”理解为美国在主动让出世界领导地位,这是错误的。

美国的“退群”只是美国以退为进的战略调整,目标是为了美国更好地保持世界第一,美国只是从策略上不再想为世界提供那么多免费服务,以后要想获得美国的服务,各国需要付费。谁不想付费,就要完全按照美国的规则来。美国其实是通过“退群”的方法,用自己的标准在重新构造新世界体系。

我们千万不要误判为这是美国的衰退,千万不要误以为中国冒头的时机已到,去挑世界的大梁,现在还远远没到那个时候。

02

中国需要关键技术的突破

致力于推进全球创新体系

虽然全球化目前遇到较大的阻力,有回潮之势,但我们还是要积极地维护和推进一个开放、共融的全球创新体系。

国际上,中国要积极参与WTO改革,因为美国不干,WTO就持续不下去,中国应该主动帮助重新建立新的规则。如果美国人关注补贴问题、发展中国家待遇问题、国有企业问题,这些问题中国应该都可以谈。发展中国家待遇问题,其实对中国已经不再是必不可少,也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受益,更多只是名声问题,为什么不可以谈?

同时,在国内我们要切实减少政府干预。除了少数技术路线比较成熟的产业,比如芯片,应该有政府一定的资金进入和相关扶持之外,其他的一定要交给市场。市场才是创新主体。因为谁也不知道创新从哪里来,没人能在几十年前知道华为的今天。20多年前,当互联网兴起时,谁能预测马云、马化腾的成功?这些都是从市场中自己长出来的。

最后,我们要与美国保持经贸领域的深度融合,完全脱钩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应该趁机放弃和美国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跟美国说因为疫情,中国已经无法执行协定。我觉得这种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美国要中国买他们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美国还想跟中国在一起,这是一个跟美国深度融合的绝佳机会,而且我们也需要能源、大豆和飞机。

但是我们可以跟美国谈,可能因为疫情,按照原计划在两年内完成有难度,能不能延长为三到四年完成。前一段刘鹤副总理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通了电话,两个人放出来的信号都说谈得非常好,说明双方依然还保有默契。

我的建议是,我们不仅要履行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而且要积极开展第二轮贸易谈判。因为美方透露出来的谈判议题就是美国要在WTO里进行的,刚好是中国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机会。我们总说美国是国际规则的制定者,我们也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如果美国愿意先跟中国谈,谈了之后拿着谈判结果到WTO做模板,照着修改,那不就代表我们参与了国际规则的制定吗?

最后再强调一下:中国和美国作为大国,都要致力于形成一个既有竞争,同时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关系,最大程度地避免滑向热战。一个纵然激烈但保持良性的竞合关系,即“竞争+合作”的关系,对中美和整个世界都有利。

相关文章

郝  斌:即 之 也 温 念 邵 公

郝, 斌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麦克

肉价上涨谁之过

麦克

接纳林徽因等大批流亡学人的李庄乡绅们的下场

徐圣选

【重大动向】五十六年后,人民日报再现“新九评”(继中苏关系后)

麦克

这次衰退周期一定超过2008年,经济好转要看年底了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