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张院士既蠢又坏

这个张院士既蠢又坏

作者:西奈山峰

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是这次救治组里的一员,负责中医药领域,驻汉期间犯了胆囊炎,微创手术摘除,三天后他重返工作岗位。

许多人被老张工作精神感动,感动之余又不禁疑问丛生。

中医还讲“上医治未病”,老张这个级别说他至少是“上医”,没人有意见吧?

问题就在这里了,国医圣手老张竟然没能预防住自己的胆囊炎,并且不是轻微的那种,而是“胆囊已经化脓,胆管结石嵌顿坏疽”,中医爱好者不仅要问,“咱那治未病哪儿去了?望而知之谓之神哪儿去了?”

这么严重的胆囊炎,肯定会有一个发生发展的过程,甭说一个顶着“医”字的院士,就是隔壁二傻子也会知道不舒服,而一个训练有素的中医师,则更会给自己号号脉,对着镜子看看舌头,闻闻自己的大小便,然后给自己开副药,什么清胆汤、温胆汤、利胆解郁汤之类,老祖宗留下的宝库,对付一个小小的胆囊炎岂不手到病除标本兼治?

嘿嘿,这一切都没发生,至少我相信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否则张圣手给自己灌了几天汤药之后,没有任何效果才不得不进的手术室,那就更加证明他迷信的那些药汤子和药方子没有雕用,更难看了。

总之吧,事实就是张圣手最终进了科学医的手术室接受微创手术,把一颗“好中医”能够起死回生的英雄虎胆给特么摘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张圣手肯定是相信针灸麻醉的,以他的年龄和地位,当年轰轰烈烈牛皮冲天的针灸麻醉运动,他肯定是热情最高涨的那拔儿。

那么,他自己的这个小小的微创手术,是用的什么麻醉方式呢?是科学医的化学药物麻醉,还是他本专业的针灸麻醉?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手术前、中、后消没消毒?要知道,中医是不接受消毒的,他们连微生物和病毒都不承认,怎么能接受消毒这种西洋邪术呢?

嗯哼,这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西洋邪术,张圣手一样不差全都接受了,在被科学医解除了病痛之后,张圣手马上就又投入了“三药三方、中药漫灌”的抗疫大业。

不过,他们负责的那个方舱医院,有出院患者对着镜头明确表示“我是一个中医黑,那些汤药一口没喝”,而老张报出的“江城确诊者服用率90.6%”,与总体治愈率根本对不上号,如果这也能算做一个有效指标,远不如白开水“100%”的服用率更有说服力。

糊里糊涂,正是这种人思维的特色,拉大旗做虎皮,对学术问题先甩几顶“国家、民族、祖宗”的大帽子,谁敢质疑谁就是正在走的走资派,谁能把逻辑讲得越混蛋谁就越是高手,至少属于正脓量。

学术上的正脓量是远远不够的,在逻辑面前那就是一堆大粪,为了保住自己坑人的饭碗,必须再加上更厉害的装甲。

今天看到一个张圣手讲座的视频,批“极少数知识分子疫情下扭曲的价值观”。

我以前以为,中医粉只是缺乏逻辑思维和科学精神的糊涂虫,看了这个视频,我更加确信朋霍费尔说愚蠢是一种道德缺陷是对的,缺乏逻辑思维和科学精神是愚蠢的原因,这种愚蠢往往是一种不可救药的缺德。

4月初,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在一个讲话中说:

“XXX主管的方舱医院,科技含量有多少?都是社会组织管理方面的力量起作用,科技方面的力量,我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状态啊?我们应该少一点说漂亮话的科学家,多一点真正的、更多地看到问题的科学家,应当多一点目光冷静、头脑清醒、行动稳健迅捷的科学家,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王辰院士的忠言会白费的,因为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科学精神,只是一些混进科学圈子的既愚蠢又奸诈的投机之徒,他们不光在科学上鱼目混珠,一有机会,他们还会递刀杀人。

相关文章

共赏元代《山坡羊•潼关怀古》

米勒

面对跳江自杀的四川母女,谁还有脸面攻击方方是负能量

徐圣选

8341部队政委武健华详忆粉碎“四人帮”的前前后后

徐圣选

班农又发布消息,要拆中国防火墙

希尔曼

特朗普: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

希尔曼

孙小果的生父究竟是谁?可能会成为历史谜案!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