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是“自信的清华更开放”吗?

Ç廪԰

这样是“自信的清华更开放”吗?

 

作者:徐圣选

 

明天,4月28日是清华大学108年校庆,清华老校友们互相联系,商量着去瞻仰校园内的王国维纪念碑。碑文是陈寅恪所撰,其中有“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然而,得知校方早已提前若干天用挡板将该碑围住。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宣布,今年校庆的主题是“自信的清华更开放”。

看来,将陈寅恪书写的王国维的碑文封起来,是“维稳”的措施,对照到清华校方对许章润教授解职引起的抗议,清华校方看来很心虚。

在清华大学校园里王国维、陈寅恪等四位国学大师的塑像矗立在那里,在清华校史馆里展示着他们的学术成就,历届清华学子把他们作为楷模,作为清华的骄傲。难道现在谈起他们就不“自信”了,那么还怎么谈“更开放”呢?

下面请看陈寅恪为王国维纪念碑撰写的碑文:

海宁王静安先生自沉后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仁咸怀思不能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

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于无竟。因以刻石之词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后世。

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

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

来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

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注:1927年8月14日,王国维被安葬于清华园东二里许西柳村七间房之原。1928年6月3日,王国维逝世一周年忌日,清华立《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碑文由陈寅恪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梁思成设计。

王国维(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初名国桢,字静安,亦字伯隅,初号礼堂,晚号观堂,又号永观,谥忠悫。汉族,浙江省海宁人。王国维是中国近、现代相交时期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学者。

再看清华大学校史馆对陈寅恪的评价:

陈寅恪在大灾难面前恪守着一个民族的史学传统——国可以亡,史不可断。只要还有人在书写她的历史,这个民族的文化就绵延不绝。

陈寅恪认为,包括他和王国维在内的任何人,在学术上都会有错,可以商量和争论,但如果没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就不能发扬真理,就不能研究学术。一个大的、了不起的学者,他并不是说在具体的研究里面,给你奉献什么非常具体的结果,而是说他开创了一个研究的范式。

在这个意义上,他说: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

事实上,丰富而深邃的中国历史,在那时已然变成了农民起义史,阶级斗争史。而当时所谓的知识分子改造,也不乏粗糙。当许多知名的学者撰文表示与“旧我”决裂的时候,陈寅恪却坚持以自己的学术安身立命。

相关文章

实话实说 — 采访实录

米勒

粮食危机的“五个异兆”,有高手在做局,细思极恐!

麦克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余东海

香港中大校长公开信和香港警察致港中大校长书,同时曝光

徐圣选

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

麦克

我送那位发言人一个字:呸!

徐圣选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