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遗嘱再次曝光

邓小平遗嘱再次曝光

【编者按】:据与邓家人密切关系者说,曾向邓家人求证过“邓小平政治遗嘱”的事,得到的回答是没有这样的遗嘱。但是我们姑且还是看看这个“流传的遗嘱”吧。

作者——水木然 ,向作者表示致敬!

中国的愤青可以分为两派:左派专门诋毁邓小平,右派专门诋毁毛泽东。而实际上,伟人的思想境界哪能那么容易懂?在当时的历史大环境之下,毛泽东带领大家站了起来,邓小平带领大家富了起来,这两个步骤的既没有颠倒,也没有迟到,这是上天对中国最好的安排!
希望那些极端的、无知的、冲动的愤青可以稍安勿躁,静心读完邓小平这篇很短的遗嘱,历史从来没有最完美的选择,只有最佳的路径。我们需要感谢昨天,展望未来!

该遗嘱记录于1992年8月28日,会议召开于北京景山后街邓家小院,参加会议者有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和姚依林。遗嘱由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负责记录。

遗嘱的全文:
今天找你们来,是我心中有些话想对你们说,人老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我想趁我还清醒的时候,给你们交代一些事情。你们有跟我快四十年的了,从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熬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了。而锦涛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谈,第一次面谈就给你们交心,是不是很冒失?是很冒失。我这辈子就是冒失过来的。
早年不到二十岁,不懂法语、俄语,身无分文就冒失去闯法国、俄国。回国后,又冒失地到冯玉祥军队去工作;后来又冒失地去广西搞百色起义,到苏区又冒失地被打成反党分子;解放战争时冒失地挺进大别山。八大以后,毛点我当总书记,我却多年不向毛汇报工作。文革和文革以后,那就更冒失了。这些事情你们都知道,我就不罗嗦了。我把你们找来,要向你们交代一些我认为应该交代的话。

你们知道,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后来让郑必坚执笔弄出个“南方谈话要点”。很多人讲,这是邓老爷子的临终遗嘱,或者说最后的政治交代。这话不确切。我今后不会再说什么太多的话了,但真正的政治遗嘱是不会像这样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正核心的政治交代怎么能大张旗鼓地宣扬?!今天,我倒想小范围的真正讲一下我的政治遗嘱,或者说是真正的政治交代。

首先,我对我们国家的政体现状并不满意。我是这个政体的创建者之一,这十几年也算是这个政体的守护者、责任者,但我也是这个政体的受害者。每当我看到朴方残废的身体,我就在想,我们政体的名字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应该是民主与法制,而我们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为改变现状,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这个问题并未解决,十几年后,你们当政时也未必能解决。其实解决的办法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的宪法学习。
美国成为超一流强国,靠的就是这个东西。中国要成为一流国家也得靠这个东西。向美国学习,应该理直气壮,你比别人差嘛,就应该承认自己的不足。当然,这里边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们有责任去努力、去学习、去实践,这是历史的责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国真正建成权力来源于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也是孙中山的梦想。只有这样,才能说长治久安。

第二,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解决之后,中国最大的统一问题就是台湾。台湾问题的关键所在是现在政体上差距太大。解决这个问题我是看不到了,你们那一代也未必能解决。但我想有三点你们要把握好:一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是大陆的经济要奋起直追,你一直穷下去就永无希望。三是在政体上大概一国两制还不够,一种可能的方式是联邦制宪政之路。中国经济强大了,政治上又有了民主和法制的共和体,台湾问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第三,发展问题。上面两个问题的基础还是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而这个问题有核心是发动老百姓去干,而不能只是政府去干。要千方百计让全国老百姓的脑袋来代替总书记、总理的脑袋,我们再聪明也聪明不过人民,我们的政府管得太多了,要尽可能少管。经济上,老百和市场都比我们的计划聪明。我想,只要坚持开放改革,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放手让老百姓去干,也就是坚持不断地发展经济民主,每年增长超过7%是有希望的。坚持下去,持之以恒,等你们交班的时候,中国或许就成了小康国家了。

第四,中美关系。中国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回顾一百年来,对中国欺负最少的大国就是美国了。退回庚子赔款,让中国人到美国留学不说,八年抗战,美国的援助比苏联的援助多得多!抗美援朝与美国打仗,是金日成和斯大林加给我们的。美国是第一强国,中国的发展和统一都绕不开美国,世界和平与发展也离不开美国。现在为了稳定和发展,我们只能韬光养晦,绝不冒头。
没办法,我能力不够,手段也有限嘛。到了你们这一代,办法可能会多一些。我们要学习美国宪法,美国人会不开心吗?为了民富国强,我们党让人民当家作主和富强的理想不变,但名字是否可以考虑改为人民党、社会党之类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总之,到了你们那一代,手段会多些、办法也会多些。你们也要开明些,灵活些,要有所作为,不要像我们这一代这么僵化和死板。只要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实事求是地去做,就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第五,“六四”问题。“六四”是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必然现象,社会成本很高。这个问题,今后会有人来翻旧帐,说你动用了军队,也死人了,责任是躲不开的。但也还有历史责任,则在于国家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国家是混乱破败了还是稳定发展了?真正对历史负责任的人,不怕这种责任。尤其要做领袖,更得要有担当。到了你们那一代,也不知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是“六四”,或许是“七四”,但你们一定要有历史责任感,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只要对中国进步发展有利,该怎么干就下决心怎么干。
回答“六四”这类问题,根本的方法不是去争论,而是实实在在地把国家搞好,让人民生活一天天好起来。有人告诉我,党内人材一代不如一代,我看得以什么标准衡量,论文采飞扬,我不如毛泽东,论意志坚定,你们可能比不了我。但论科学理性,论勤学努力,论民主长处。总之,不要怕事,不要怕祸。要敢闯、敢干、敢负责任。当然,也不要一朝权在手就惹事生非。要不惹事、不生事、干实事、敢负责,有了这种态度,历史也会对“六四”有个理性的说法。

第六,制度建设。除了政体要在宪法制度上下大气力外,还有党内、政府内的政治制度搞一些持之以恒的建设。像今天我们只在小圈子里选江泽民,小圈子里选你们,这是历史条件,没有办法。但这种作法绝不能长期不变。最终的领导人还是靠人民来选,不能靠小圈子和枪杆子。最好是先从基层的民主抓起。今后我们再也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古语说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我看得靠实事求是的本领,靠真理和民心民意来维持的完善政权。你们要有这个观念,今后主要是靠老百姓的税收来养政权,你要老百姓养,你就得代表民意和服务民意。此事从上到下搞,风险太大,但必须试验,不搞的风险更大。合理的办法是从下而上慢慢演进,先把基层工作做通,农村包围城市,这样风险较小,就像八十年代农村改革那样,先从大包干抓起,而后是乡镇企业,再而后是城市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制度改革也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不要急,但也绝不能不去开拓进取。
水木然点评:读完不得不钦佩邓小平的魄力,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节点上,真的需要这样一个人存在,力挽狂澜。

相关文章

把自己国家的事情办好(上) ——从耀邦同志说大豆谈起

胡德平

“书读得越多越蠢”论及其他

麦克

中国目前的危机,内忧远远大于外患

麦克

《大国战疫》突然“下架了”

徐圣选

陋兰:俄罗斯的知识分子都死绝了吗?

徐圣选

比追责索赔更严重的危机已经袭来,后果是灾难性的!

麦克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