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海上隔离第五天

“钻石公主号”海上隔离第五天

 

原创 华商连线 2020-02-09 20:22:34

 

钻石公主号”3700多人隔离海上第五天:乘客趴门缝呼吸空气,有人担心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我这把年纪,一旦被感染就很难死里逃生,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忍不住趴到房间靠近走道的门缝,大口呼吸空气缓解恐惧……”

“逃离邮轮和强制隔离14天的唯一途径,难道是患上新冠肺炎吗?”

2月9日,这是“钻石公主号”邮轮被隔离的第5天。相对于隔离刚开始时的淡定,游轮上的乘客开始变得惶恐。在这座“漂浮的监狱”内,有人想尽办法要离开,有人心理压力大常做噩梦,甚至有人得知自己母亲过世,却只能留在船上被隔离,心情非常沉重……

截至2月9日下午5时,停靠在日本横滨的这艘邮轮上,已有70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从2月5日开始,这艘邮轮上的3700多人展开了一段14天的“隔离”之旅,70名患者确诊后均已送至医院治疗,游轮上剩下的3641人继续过着焦虑忐忑的隔离生活。

在世卫组织的统计中,确诊时未入境的乘客被单列在其他地区(other)一栏。这艘停靠在横滨港内的巨轮成为了全球新冠疫情统计里如“孤岛”一般的存在。

特朗普,救救我们

美国政府考虑通过直升机撤侨

美国夫妇戴口罩向特朗普求救

据悉,游轮上共搭载2666名乘客和1045名工作人员,包括日本人1285名、中国香港人470名、美国人425名、加拿大人215名、英国人40名、俄罗斯人25名、中国台湾人20名、以色列人15名、新西兰人13名等。

“特朗普,救救我们,请用飞机接走我们”,一对新婚的美国夫妇在蜜月之旅中向美国总统发出求救。他们戴着口罩,在游轮上通过视频向CNN记者表达自己的诉求。

这对美国夫妻表示,尽管他们的身体健康“非常好”,但在心理健康上却“不太好”。他们在船上获取食物和水已经遇到麻烦,“第一天,我们要两瓶水要花四个小时,而第二天我们只能要到两杯水。”

据悉,船员由1046人组成,游轮有8个甲板,总共1337个客舱。送餐给全体乘客一次约花3小时,送抵时间不定。

另外一对美国夫妇则表示,他们担心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在“钻石公主号”内与内部空气一同循环。如果是在安全的场所隔离14天的话,他们可以接受,但现在这艘船并不安全。原本是一趟快乐之旅,但现在心怀恐惧。

美国民众阿什利的父母都在船上,她希望美国政府可以提供协助,“他们都呼吸着受污染的空气,所有人都可能感染。”

据CNN报道,美国政府正考虑将游轮上的428名美国公民接走,游轮上除了425名美国乘客外,还有3名美籍游轮工作人员。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希望将“钻石公主号”上的428名美国人载回美国,正与日本政府交涉。美国考虑的方法是避免让“钻石公主号”上的美国民众在日本上岸,而是经由直升机送到驻日美军基地再载运回美国的方式。

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官员正密切关注这艘邮轮的情况,一旦“钻石公主号”上的乘客结束14天隔离,就会获准搭乘已准备好的商用客机离开日本,且返美后不用接受额外隔离。

保险公司同意接人被阻止

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日本医疗人员在船上检查

被隔离的第五天,游轮上的2000多名乘客都对被困船上感无奈,甚至有游客感慨是否要自己患上新冠肺炎才能离开。

连续数日被困在狭小空间,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69岁女子瓦娜绝望感渐升。她投保的旅游保险公司不愿安排撤离行动,除非她确定感染新冠肺炎。日本政府也不准任何人下船,除非是要送医或者结束至少2周的隔离。她绝望地表示:“逃离邮轮和强制隔离14天的唯一途径,难道是患上新冠病毒肺炎吗?”

瓦娜表示,她和75岁丈夫已经没有干净衣物,耐性也耗尽,束手无策。她说:“我们在船舱内隔离,呼吸的是再循环空气,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待着的健康环境。”

瓦娜还表示,游轮上的不少人担心家里,家人也担心,甚至有人得知自己母亲过世,却船只能在上隔离,心情非常沉重。

75岁的美国作家盖伊也被困在“钻石公主”号上,她对CNN记者表示,“这是一个被污染的监狱。我和77岁的丈夫菲利普都年纪大了,我们很容易得病,我们在这里很不安全。我这把年纪,一旦被感染就很难死里逃生,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为了避免感染,盖伊甚至联系了她的保险公司,该公司愿意派一个救援小队把她从游轮上带走。然而,美国和日本政府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空间狭小,看不到阳光

趴到房间门缝大口呼吸空气

游轮乘客在甲板上放风

游轮上20名中国台湾的乘客,其中一名60多岁的女士被确诊新冠肺炎而送医治疗。

游轮上的一名台湾男乘客表示,“我们3600多人一直待在船上,过着漂泊的日子,大家内心都很恐慌,甚至有人开始怀疑空调系统是否会散布出病毒。”

这名男乘客表示,自己与家人住在两人内舱的双人房,空间狭小,看不到阳光,这让他焦虑不安,感觉很不健康。7日早上听到有台湾人确诊送医的消息后,他更是心生恐慌,忍不住趴到房间靠近走道的门缝,大口呼吸空气缓解恐惧。现在,船上送餐点时间不定,加上船舱内空调温度调得很高,空气很干燥,过得很不舒服,这让他心理压力大,常作噩梦。

这位男乘客说,外舱的乘客还有小阳台可呼吸新鲜空气,但内舱乘客真的很可怜,有的人甚至是4人住一间船舱,上下铺的房间,空间更狭小。密闭式的空间让人担忧空气飘散病毒,给人一股窒息感。2月7日,他住的楼层乘客未能获得到甲板“放风”的机会。2月8日下午3:30至5时,他这层的乘客终于可到舱外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这让他精神百倍。他说:“终于可以看到阳光了,大口吸了新鲜空气,感觉讲起话来声音比较顺,不再沙哑。”

据其描述,“放风”的一个半小时内,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到蓝天、大海、还有海上小船,上面似乎载着媒体记者。住在他下一层的乘客是下午5时起放风,天色较暗、风较强,这让他有相对的幸福感。

来自英国的乘客艾伦和他的妻子都在邮轮上,他半开玩笑地告诉英国记者,“如果我们要在船舱内呆14天,估计会发疯。如果病毒没有先感染我,几天后我妻子很可能先把我推下船了!” 不过,他也称赞船员“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尽了最大的努力”。

很多老年乘客药物短缺

悬挂写缺乏药物的日本国旗

很多记者到游轮附件采访

“我的胰岛素等药物今天就会用完,打电话到船上医务室去,对方就只说请稍等,只是叫我们等,很困扰……”

由于游轮上的乘客大多是老人,随着时间过去,不少有慢性病史或是固定用药的乘客,开始出现药物短缺的状况。不少乘客通过网络求救表示,“许多贴身药物已经快要没有了。”

来自加拿大的63岁男乘客莫科表示:“我和妻子及船上3000多名乘客,只能待在狭小的客舱里隔离,一日三餐由戴着口罩的邮轮工作人员送到门口,像坐牢一样。3000多名被困乘客中,有许多是拖家带口的一家人,孩子众多,隔离期间,孩子们可能只能撞墙玩了。”

莫科告诉CBC记者,他有糖尿病,事先虽准备了药,但也只够4、5天的量,希望日本卫生官员能帮他续药。隔离期间,他们只能在洗漱盆中用肥皂洗衣服,平日上网打发无聊时间。他说:“14天,我知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量把这段时间熬过去。”

2月8日,甚至有乘客在船舱阳台上,悬挂写着“缺乏药物”字句的日本国旗。

2月9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已决定,将提供500名游客所需的各类紧急药物,其中包括慢性疾病等药物,将陆续送往邮轮上。此外,有部分旅客所使用的药物在日本境内并未批准,因此无法提供,只能找类似成分的药物经过医生判定后替代。

(华商报记者 郭霁 编译 编辑 王利民)

相关文章

以前的腐败是体制内的合法腐败

徐圣选

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出台

徐圣选

阎明复:“文革”让我家破人亡

徐圣选

吴花燕饿死在春节前,赖小民2亿现金曝光,王晓光四千瓶茅台倒进水道下

希尔曼

瑞士银行公布,100位中国人存款合计7.8万亿!

希尔曼

看这480名饿肚上课的孩子,想想非洲留学生的待遇

米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