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年前的“霸座”事件,让中国彻底痛失“当代蔡元培”!

32年前的“霸座”事件,让中国彻底痛失“当代蔡元培”!

 

来源:每晚精选文摘 | 作者:晚

前两年,“高铁座霸”事件在网上热议。山东籍博士孙某在济南开往北京的高铁上,强占一名女孩的座位,并无视乘警和列车长的规劝,最终引得网友一片声讨。

然而,在32年前也有一次“火车霸座”的事件,这件事的当事人之一是武汉大学的前校长刘道玉教授。而这个事件的虽然没有公布于世,没有造成社会影响,但是它对社会教育的深远影响却是难以挽回的。

 

刘道玉教授

1986年8月9日,刘道玉校长为争取在武汉大学建立空间物理重点(国家级)实验室,与我国著名空间物理学科学家梁百先教授等5人一起,从武汉乘火车前往北京汇报工作。

因考虑到梁百先教授年事已高(75岁),刘道玉校长便与他一同买了卧铺票。按照正常的程序检票上车,安放好行李后,便在车票上的规定车厢内休息。

然而,歇息没多久,就有一位乘务员来到他们的车厢,请他们把行李搬走,移步车厢外等候。

刘道玉不解,问她为何。对方回复:“这个车厢另有安排。”

刘道玉据理力争:“我们是买过票的,票上的车厢和座位号就是这里。而且,我们这位梁教授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他还高度近视,行动多有不便。您不能就这样让我们挪地儿。”

前武大校长刘道玉

乘务员也很无奈,恳求两位老教授:“上级有规定,这间包厢必须空出来,我们也没办法。您二位如果不能帮我,我要么被调离岗位,要么就得丢掉工作了!

双方交涉未果,又出现了两名公安干警,态度非常蛮横:“少啰嗦。你们俩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今天你们指定是不能用这个铺位!”

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刘道玉和梁百先无奈,只得将行李搬出车厢,在过道上等候安排。

刘道玉在武大教室内

不一会儿,湖北省新任省长一行十几人上了车,他们此番要前往美国进行访问交流。省长的随从们被安排进了刘、梁二教授的4号车厢,各种水果、茶点、酒水等源源不断地被乘务员送到车厢里。

而这间车厢原本的乘客,就只能在车厢外面眼巴巴地看着这一切。

直到车厢里的“贵客”们被安顿好,乘务员才将刘道玉和梁百先带到离盥洗室比较近的1号包厢进行安顿。

到了1号包厢,刘道玉才知道,原来这群省长随从是嫌卫生间气味大,想离卫生间远一点。

刘道玉教授

这一事件,后来被香港媒体报道。香港一家报纸在同年的10月9号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官贵民贱》。报道中这样写道:

“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来京办事。他购的是软席卧铺票。上了火车以后,依照规定办理换牌手续。在火车即将开动时,突然有几个公安干警赶他离开铺位。刘道玉据理力辩,申明他的铺号没错,公安干警说:不管你错不错,总之你不能用这个铺位!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位大学校长终于被真的赶到别处去了。不一会儿,一位年轻的大干部被恭引进去。刘道玉事后向列车员打听,才知那位大干部是湖北省新省长。他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强吞下一口气。”

当时的香港仍归英国管辖,尚不属于我国领土。这种“境外媒体”的“抹黑报道”自然给国家声誉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中央看到这篇报道之后非常生气,责令湖北省委对此次事件进行调查,并如实上报。

然而,自己人查自己人,能查出什么问题来呢?

湖北省委给刘道玉校长下达指示,希望他能“支持新任省长的工作”,出面“澄清”此事,就说港媒的报道纯粹“子虚乌有”。

然而刘道玉为人刚正,不愿与官僚沆瀣一气,对上级指示拒不服从。

于是省委里有人告刘道玉的刁状,说此事一定是刘道玉向境外媒体泄露,这算是泄露党的机密,是对党和国家的“背叛”。

省委排出调查组前往武汉大学,对刘道玉的财务问题和他出差时的差旅费进行一一调查核实,但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刘道玉的为人,在同行和校园里,被众人交口称赞。调查组没有拿到任何不利于他的证据,便训斥几句,回到了省委。

后来湖北省省委是如何向中央上报的,我们已不得而知。不过,仅仅过了两年,刘道玉便毫无预兆地,突然被免去武汉大学校长的职务。

刘道玉著作《拓荒与呐喊》

刘道玉生于1933年,是土生土长的湖北人,也是毕业于武大的校园。

1977年他出任国家教育部党组成员兼高教司司长,对高教战线的拨乱反正和恢复统一高考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1年至1988年,他担任武汉大学校长。在任期间,他倡导平等、自由、民主、开放的校风,对教育方法和制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使武汉珞珈山成为了全国高校和学生的“向往之地”。

他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最重要的开路者,被称为“当代蔡元培”。

他至今都是武大最有声望的校长,没有之一。

免职通知下达后,教育部本想将他平调至厦门大学任校长。刘道玉不接受上级的调任,拂袖而去。

从那以后,中国的大学,少了一个深邃的灵魂人物。

如今,乘客小王因被某博士霸座而被万千网友声援。可32年前,那一次蛮横无理的“霸座”,刘道玉至今还没有收到一个道歉。

这句对不起,不知道是该时任湖北省省长还给他,还是该我们还给他。

相关文章

《红楼梦》与毛府盛衰(1)

徐圣选

曾审理薄熙来案的一级法官、高院副院长落马!

希尔曼

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毕业生联盟发出声明

麦克

观后感 | 三星堆“古城古国古文化”新展

米勒

一段公案的由来

希尔曼

北京急诊女医生被杀后,我想和大家谈谈!

麦克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