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大军打不过50架无人机

4万大军打不过50架无人机

 

原创 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

作者:貂蝉帐中一小兵

10月10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应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的呼吁,决定从2020年10月10日12点起停火,双方持续14天的战争告一段落。不过,看来是按照现有战线状态停火的,阿塞拜疆占领的地方不会让出去了。从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冲突以来,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冲突烈度。得益于网络的发达,这场冲突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网络上随处可见阿塞拜疆无人机攻击亚美尼亚地面部队的视频,许多自媒体,甚至是军事公众号也因此惊呼:战争模式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无人机主导战争。此类耸人听闻的标题不绝于耳,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阿塞拜疆发布了大量无人机和巡飞弹攻击亚美尼亚军队的视频画面,画面中亚美尼亚地面装备完全沦为了待宰羔羊,阿塞拜疆的无人机仿佛操纵游戏一般收割着战果。不单单只是卡车、火炮、坦克等装备,连部分掩护亚美尼亚军队的萨姆8等防空设备也被阿塞拜疆的无人机摧毁,甚至于一部亚美尼亚的S300PS防空系统的5N63型火控雷达也被阿塞拜疆无人机摧毁。要知道,亚美尼亚全国仅有300万人口,常备军队才4万多人,这些损失对他们来说算得上大伤元气。

战争初期,亚美尼亚曾主动发布了大量其地面部队打击阿塞拜疆进攻部队的视频,从当时亚美尼亚军方表态来看,其对战胜阿塞拜疆军队有着足够的信心。然而随着阿塞拜疆无人机的大量参战及土耳其的介入,亚美尼亚渐渐处于下风,不停的表达出希望国际介入,想尽可能保住在纳卡地区利益的意图。这充分说明了亚美尼亚军方事先对战事估计不足,尤其是对阿塞拜疆无人机的战斗力太过低估。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们从亚美尼亚的防空系统及阿塞拜疆装备的无人机来做一个对比:

亚美尼亚的防空装备基本上都是苏联时期的老装备,少量的山毛榉M1, 还在使用老式的5V55系列拦截弹的S-300的早期型号S-300PS,野战防空的主力装备是萨姆8和萨姆9。亚美尼亚防空部队不仅装备老旧,而且装备数量也较为有限,这就导致其在高加索山脉这样的山区作战,雷达盲区较多,有效的防空覆盖率较低。这样的防空水平别说是对现在低速、雷达反射面积小的各型无人机进行有效拦截了,即便是对传统的战斗机和攻击机进行拦截效果也都较为有限。

反观阿塞拜疆在无人机部队的建设上,种类则是丰富了许多。先是从以色列进口了赫尔墨斯系列中大型侦察无人机,轨道2、轨道3、雷鸣B小型侦察无人机以及哈比2和天空袭击者自杀无人机等。在冲突发生后,土耳其方面又支援了一批TB-2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这个机型也成为了这次冲突中绝对的主力机型,给予亚美尼亚军队以沉重打击。

根据网上公开的资料,土耳其TB-2无人机,全称“贝拉克塔-TB2”察打一体无人机,该机机长6.5米,翼展12米,最大起飞重量630千克,最大载荷55千克,最高速度130千米/小时,航程大于150千米,最大升限6860米,续航时间约20小时。

TB-2标准搭载设备则包括光电照相设备、红外照相机、激光指示器、激光测距仪和激光指针。因该无人机未装备卫星通信天线,只能由地面控制站来控制的。控制站设置在移动式工作间内,控制人员包括了飞行员、设备操作员和图像判读员。每套“贝拉克塔-TB2”系统包括了2座地面控制站、6架无人机、3部地面数据终端、2部遥控视频终端及其他地面支援设备。TB-2无人机装备新式激光制导滑翔弹药,可在4800米高度实施对地攻击,可以实现“发射后不管”,是专用于“贝拉克塔-TB2”的武器。

由此可见,TB-2无人机作战高度超过了大部分便携式防空导弹及亚美尼亚装备的老式野战防空系统的有效作战高度。加之其雷达反射截面较小,以及电子设备较为先进带来的优于山毛榉M1等防空系统的态势感知能力,使得其往往能优先发现亚美尼亚军队的野战防空系统,从而在对方转移途中甚至是雷达开机状态下将其摧毁。

此外,亚美尼亚这样的小国,并没有能力将其防空系统进行有效的整合,形成一个信息共享的整体,而只能依靠其各型防空设备各自为战。这就使得其单一装备对阿塞拜疆无人机的侦测能力极差,即使发现了对方无人机,也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导致防空设备被无人机摧毁。

现代军用无人机分类及运用

全世界军用无人机有极其繁多的种类,但大致上可以划分为小型的多旋翼无人机及中大型的固定翼无人机两个类别。

这两类无人机在用途上并不相同,小型多旋翼无人机多用于前线物资输送。在这一点上,我国作为拥有世界第一民用无人机品牌大疆的国家,处于世界先进行列。近段时间,央视多次报道,我军后勤部开展无人机空投补给试点的信息。从画面看其机型大都是民营企业生产的军民两用型多旋翼无人机,根据机型不同,载重在15-25KG之间。在必要情况下,这些多旋翼无人机也可加挂特制的榴弹发射器等,进行对地打击。


多旋翼无人机体积小巧,价格便宜,适于基层军队大量装备。但多旋翼无人机无论续航里程还是挂载能力以及飞行高度相较于固定翼无人机都差距甚远,因此军用无人机的主力是固定翼无人机,尤其是具备察打一体能力的大中型无人机,他们被广泛用于情报侦察和对地打击。在这一领域,最具代表性的机型有中国彩虹、翼龙系列及美国死神无人机,此外还有具备战略侦查能力的美军全球鹰无人机等。

相较于上述机型,土耳其的TB-2型无人机,作战性能差距较大,无论是航程还是载弹能力都相距甚远,尤其TB-2型无人机没有卫星通讯天线,导致其只能由地面控制站来控制,容易遭到对方空中和远程火力打击。我国翼龙2无人机曾在利比亚战场与TB-2有过交锋。据说,TB-2因为技术水平较低,大都只能在白天发起袭击,而翼龙2无人机则可以在凌晨起飞,长时间徘徊于敌军机场附近,然后耐心等待敌方的TB-2无人机降落,此时翼龙2发射导弹,一举将TB-2无人机击毁。这种战术取得了较好的战果。

尽管如此,TB-2无人机已经多次出现在叙利亚、利比亚和如今的纳卡冲突中,在缺乏足够的防空力量的对手面前,发挥出了较强的打击能力。


既然无人机对于缺乏防空能力的小国是一种很有效的打击力量,那么对于有足够防空实力的大国,无人机又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是否真如众多自媒体所说,足以改变战争格局呢?我们不妨从下面几个案例进行分析。

2019年6月20日伊朗自产的“霍尔达德”-3防空导弹击落了美国RQ-4全球鹰无人机。该防空导弹是俄制“山毛榉”防空系统的仿制品,最大射高25KM,最大射程75 KM。当天,该架全球鹰无人机飞行高度为25 KM,距离海岸线34 KM,正好处于该导弹的射程范围内。这说明即使只是伊朗这样具备较强防空能力的国家也有能力击落全球鹰无人机这种美军大型战略侦查无人机。

那么,世界上主要的几个军事强国面对无人机的威胁又是怎样的表现呢?我们以这一领域实战经验最丰富的俄罗斯来看一看。2019年9月,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时间内110余架被武装分子用于袭击俄驻叙利亚赫梅米姆空军基地的无人机被防空系统及电子战系统摧毁。这说明俄军有效的防御住了武装分子的无人机攻击。但如果说武装分子自制的无人机技术水平较低,对其进行的有效防御尚不具备足够的说服力,那么俄罗斯军队与土耳其TB-2无人机的直接交锋应该能够反映出俄军对无人机的防御能力了。在此前叙利亚政府军于伊德利普地区对土耳其支持的叛军武装进行作战时,土耳其TB-2无人机也一度给叙军造成较大杀伤。但随着俄罗斯军队介入,据传在极短时间内俄军便击落了7架土耳其无人机,随后有效遏制了土耳其的空中打击。

由此可见,对于拥有强大的成体系的防空能力的大国而言,无人机作战只能是锦上添花,远没有达到改变战争模式、决定战争胜负的地步。因此,我们对本次纳卡冲突中的无人机作战应该保持客观的认识,既能看到无人机是未来趋势,在战争中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也不能将其神话。没有什么武器是无敌的,他们都需要在合适的体系下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未来反无人机作战的发展方向

无人机作为冷战后大量兴起的新型作战装备,已经在各种军事行动中表现出了其强大的作战能力。虽然现在还不足以颠覆现有的战争模式,但不难想象,随着信息技术和AI技术的进步,在未来战争中,无人化将是一种趋势,无人机也必然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作战装备。

1、反无人机作战的首要条件是发现无人机。无人机低速、雷达反射面积小的特点导致现有的大量防空系统对无人机侦测能力低,这也是亚美尼亚遭到TB-2无人机惨重打击的首要原因。因此,未来有必要有针对性的优化提高各型防空设备对该类小、慢目标的识别能力。

2、防空系统组网。现代战争是信息化战争,早已不是各项装备单打独斗的年代。因此无论大国还是小国,防空系统通过数据链组网,空情共享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空情共享,才能提高防空系统反应速度,有效的配合利用各型装备,组成多层次防空网,从而提高对包括无人机在内的各型作战飞机的防御能力。

3、研制小型化、廉价化的防空弹药。无人机种类繁多,其中不乏许多用于侦查和打击的小型无人机。该类无人机成本低廉、数量众多,但距离目标的作战距离也较近,对其进行打击的难度并不大。如果使用传统的防空导弹进行打击,成本过于高昂,因此有必要针对性的开发更多的小型化弹药以及广泛使用弹炮合一形式的防空系统,以提高打击效费比。

4、改造利用老式防空火炮和高射机枪。大部分中小型无人机,其作战高度不到5000米,飞行速度不超过500千米/小时。因此其飞行性能类似于老式螺旋桨战斗机,对于这类目标,老式的防空火力仍旧有一定的杀伤能力或干扰能力。因此,通过对这类老式装备加装信息设备,使其共享空情信息,再将他们分散部署,或许可以在成本较低的情况下取得一定的防空效果。这一思路尤其值得缺乏财力的小国进行摸索尝试。

5、比以往更加强调地面部队的伪装。从亚美尼亚国防部公布的信息可知,此次纳卡冲突中,亚美尼亚部署了较多的假目标,对阿塞拜疆的无人机攻击起到了一定的欺骗效果。这也启示我们在未来的战争中,面对敌人空中火力,尤其是具备长续航、长滞空能力的察打一体无人机,我们要加强地面部队的伪装。并且这种伪装不应仅仅止于可见光,还应当兼具一定的雷达隐身和红外隐身能力,以及大量使用带红外特征的假目标欺骗敌人,从而提高地面部队的生存能力。

6、反隐身化无人机。作为常规构型的无人机已经对现有的防空体系形成了较大的压力,现在逐步出现的隐身无人机,如2019年国庆70周年现身的攻击11无人机等,必将会给现有的防空系统带来更大的挑战。因此,未来对反隐身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必须与反隐身战机技术同等重视。

相关文章

段正澄院士去世,因新冠华科再陨落一大师!

徐圣选

死亡失踪39人,850万人受灾!

米勒

震惊:中国1949年以来被割让领土一览表

徐圣选

贾康:经济下行的原因、风险的认知和2020年的作为

徐圣选

英国对中国留学禁令,对敏感学科进行审查

米勒

北京一所小学发生恶性伤害学生事件 二十名小学生遭受伤害尚无生命危险

徐圣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