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的等待 恶人终遭惩治

40年的等待 恶人终遭惩治

——国际法院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农谢

 

编者按:

本网站1月13日发表了,越南总理阮春福1月7日在“纪念越南帮助柬埔寨结束红色高棉恐怖统治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纪念柬埔寨人民摆脱红色高棉的恐怖统治。

并在编者按中表示将陆续发表四篇文章:

1、越南总理阮春福1月7日在“纪念越南帮助柬埔寨结束红色高棉恐怖统治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红色高棉的恐怖统治及国际背景。

3、中国游客参观柬埔寨“红色高棉罪恶馆”感想。

4、国际法庭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农谢。

今天我们发表最后一篇文章:40年的等待 恶人终遭惩治(即国际法庭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农谢)

2018年11月16日,柬埔寨“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宣判,柬埔寨前红色高棉政权领导人农谢和乔森潘犯有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被判终身监禁。92岁的农谢是前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被法庭称为“波尔布特(红色高棉领导人)的右手”,87岁的乔森潘是前红高棉政权国家主席、是波尔布特之后的红色高棉最高领导人。

“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是2003年柬埔寨与联合国达成协议成立的,由柬埔寨法官和国际法官共同主持。此前,1997年,柬埔寨曾经成立过审判红色高棉委员会。

2003年10月16日,“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成立伊始,也曾审判红色高棉领导人“二号人物”、时任红色高棉中央委员会副书记和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的农谢(87岁)以及时任国家主席的乔森潘(82岁)。二人被控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柬埔寨犯下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等罪行。但来自柬埔寨政府的干预,让原本困难重重的审理工作一再陷入法官内斗、调查停滞、审理范围模糊等麻烦中。

在2014年8月7日,特别法庭再次判处2007年被捕的农谢和乔森潘无期徒刑。特别法庭当时宣布,农谢和乔森潘参与了一项共同犯罪计划,旨在“通过大跃进,采取任何必要手段迅速实现社会主义革命”。

然而,农谢和乔森潘均否认针对自己的指控,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为了国家利益,并不了解人民受迫害的真实情况,从未下令处决他人,也不知道有人被迫害致死。

因此,特别法庭自2014年10月17日至2017年1月11日,举行了大量证据听证会,听取了185人的证词,其中有114名证人,63名民事当事人和8名专家。共有累计82780人参加了听证会,坐实了农谢和乔森潘的犯罪事实。

2018年11月16日,“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在经历了15年的漫长时间,终于对红色高棉前两位领导人做出了判决,这真是“迟来的判决”。

“审判红色高棉特别法庭”发布新闻通告称,农谢和乔森潘除了犯有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外,还犯下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屠杀占族、越南裔、僧侣、前高棉共和国战俘以及逼迫婚姻等犯罪行为。通告说,特别法庭还发现农谢和乔森潘执行了针对越南、占族、佛教信徒和前高棉共和国官员的屠杀政策。

红色高棉政权掌权的1975至1979年间,柬埔寨约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被红色高棉所杀害。这是柬埔寨官方首次承认红色高棉犯下国际法定义上的种族灭绝罪。

对红色高棉前领导人迟来的判决,国内舆论几乎没有关注,媒体也在极力回避淡化那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红色高棉在国际共运史上创造了一项丢失政权最快的纪录:从1975年入主金边到1979年初被赶出金边,只有3年零8个月20天。

理论上,红色高棉以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的理论为指导,以临近的大国正在开展的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为榜样,试图把柬埔寨变成一个消灭一切非无产阶级,实现共产主义的实验场。

柬埔寨在惨烈的社会实验中具体死亡人数也许永远成谜,即使按乔森潘的说法,也至少有1/7的柬埔寨人死于红色高棉空前绝后的社会实验,创造了和平时期国民大规模死亡的新纪录。历时3年零8个月的红色高棉时代,柬埔寨大批被消灭的,并非只是那些新社会不喜欢的人;组织的自我清洁,也许比社会清洁来得更残酷。在著名的S21政治犯集中营,有2万多有名有姓的人被拘禁,其中绝大多数是党内同志,最后仅有6人活着出来。

对红色高棉政权骤起骤亡,官方出版的《柬埔寨共产党的失败及其教训》(《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1年02期)一文认为,其失败原因在于:在政治上犯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经济上犯了空想社会主义的错误;彻底否定传统文化,不重视教育卫生事业;对内抛弃盟友,自毁统一战线,对外实行闭关锁国政策等等。

红色高棉是国际共运史上最激进左派理论的一次全面实验,其迅速败亡以及在柬埔寨制造的惨烈悲剧,是现实世界对其极左思想理论的最严厉最无情的批判和否定。红色高棉的失败又一次证明,一切不顾人民利益,违背自由、民主、人权价值标准,强制推行“乌托邦式的社会主义”,只能是死路一条。红色高棉在最后时刻,曾考虑接受一些“修正主义”,比如恢复货币。但柬埔寨人宁愿接受越南军队也不愿给红色高棉任何改正的机会。

40年后,红色高棉还活着的高层终于受到特别法庭的最后审判,尽管这是迟来的审判,但比起这个国家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激烈循环报复,本身就是一大历史进步。

回想1975年4月17日是柬埔寨人刻骨铭心的日子。这一天,红色高棉扳倒了朗诺政府,开始了所谓的“元年”。

红色高棉的军人荷枪实弹,强迫城市居民“新人”下乡改造,实践乌托邦计划。只有几个昼夜,所有金边人就被迫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住所,放弃所有财产,成为彻头彻尾的无产者。波尔布特深得毛思想的精髓,实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以战备为借口把城市居民赶出城市。

柬埔寨人Loung Ung在她的英文自传《他们先杀死我父亲》里提到,1975年4月17日那天,柬共军队开进金边,对老百姓大喊:“不准携带行李,你们用不着带城市的东西!三天之内就回家,谁也不准留下!美国人要轰炸金边!美国人要轰炸城市!”开始,一些居民不肯离开家园,持观望态度。但在红色高棉士兵的武力逼迫下,三天之内,金边所有的居民被强制离开,包括老弱病残在内。顷刻间,200多万人口的金边成了一座死城。

金边人没有料到此行竟是一条不归之路。人们丢下产业,匆匆离去。眨眼间,柬埔寨禁止私有制、没有工业、不准买卖、不准货币流通、连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许。波尔布特的铁腕统治首先从衣食住行开始,所有百姓必须放弃原来的服饰,男女老少一律穿黑色长袍或中山装。妇女不论多大年纪,必须剪清一色的齐耳运动头。红色高棉脖子上侧多了一条红白相间的毛巾。

在公社大食堂,每人配以碗筷,一天两餐,定时去集体食堂排队打饭。刚开始还允许每家领取一天的定量,后来有人私存余粮以备不测,柬共干脆改为每餐配给,搞彻底的公有化改造。没过多久,粮食配给越来越少,干饭变成稀饭。人们以野菜、草根、树皮果腹,蚱蜢、甲壳虫、蟋蟀也生吞下去。每天都有人饿死,活着的人连掩埋死人的力气都没有。常常是等到尸体散发恶臭,令人无法忍受时,才就近挖坑,将爬满蛆的尸体堆进坑里。

这些城市人从被赶到乡下接受再教育的那一天,即永远失去了在城里的房产。体弱的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病死累死在去乡村的徒步跋涉中。幸存者一到达目的地的便开始刀耕火种的日子。他们安身在简陋的吊脚楼里,白天在田里干十几个小时的农活。

红色高棉誓言把每一个城里人改造成农民,每位新人必须重新登记,交代以前的历史。几乎所有人都虚报出身,没人敢承认自己做过业主、老板,最多说做过小买卖,更不能与朗诺或越南有过任何瓜葛。新人们被迫学习农活,完成规定的劳动限额。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人被怀疑为阶级异己分子。

凡曾服务过朗诺政权、对“红色高棉”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金边者,一律镇压。对有产者、业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它专业人士也大开杀戒,连戴眼镜的人也不放过。好莱坞大片《杀戮场》(The Killing Field)就是以一个医生为原型,描述了柬埔寨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种族和宗教迫害更是恐怖,会说外语特别是越南语的都是死罪。红色高棉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关闭摧毁所有的教堂和庙宇,佛教徒被迫还俗,回教徒被迫吃猪肉。

红色高棉执政三年八个月二十天,每一天都是在杀人中度过的,其恐怖程度空前绝后!被清洗者包括原城市居民,与西方有接触、接受过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和为朗诺政府工作过的人。后期,被清洗者包括红色高棉各级干部。红高棉统治期间,被无辜杀害的柬埔寨人多达二百多万,其中包括30万柬埔寨华裔,并几乎杀光了1万多名在柬埔寨的越南裔。

1978年5月,反波尔布特的流亡者在越南成立了“柬埔寨民族团结救国阵线”,领导者是曾任红色高棉师长、省委书记的韩桑林。1978年12月25日,在韩桑林的带领下,10万经历越战洗礼的越南“志愿军”发动势如破竹的进攻。虽然不少柬埔寨人对越南军队的到来感到恐惧,但越南军队仍在不少投诚的红色高棉人士和受红色高棉残酷统治的柬埔寨百姓引领下,仅用两周时间,于1979年1月7日攻占金边,推翻了红色高棉恐怖政权。

波尔布特所领导的红色高棉以血腥和残暴书写了人类的野蛮史,柬埔寨“红色高棉”特别法庭对红色高棉核心骨干的判决尽管姗姗来迟,但依然还是正义的判决。

附:波尔布特的下场

1997年6月,波尔布特以间谍罪处死红色高棉国防部长宋成和妻子云雅,波尔布特此举激起众怒,红色高棉总司令塔莫克逮捕了波尔布特。7月25日,红色高棉在安隆汶基地举行公审波尔布特大会,并宣布波尔布特因“背叛民族”、“杀害同志”,被判终身监禁。1998年4月15日,柬埔寨前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于深夜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相关文章

法国反“巴黎协议”大暴动持续失控状态

VEWAS

载有110人的客机在古巴失事,3名幸存者被发现

VEWAS

是吹牛还是有意公开泄密?

希迈

中共中央宣传部教媒体如何说话

徐圣选

不该遗忘的故事

徐圣选

消息称中国参加G20峰会前计划向美国做出贸易“让步”

VEWAS

说点什么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被展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