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8, 2020
Image default

他是毛泽东夫人的救命恩人,但他的结局让人痛心

他是毛泽东夫人的救命恩人,但他的结局让人痛心

 

军武策

武汉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多亏了我们的白衣战士,
而说起支援武汉的医疗组合,提的最多的就是,
“北协和,南湘雅”。

协和医院的创始人我们曾经写过,
(点击查看让武汉医疗比肩世界,他如何做到?今天,就来说说湘雅的创始人。
他是亚洲第一位耶鲁博士,
他为今天的武汉,今天的中国,
留下不可估量的“巨额遗产”,
他是一个英雄,但他的结局让人痛,让人叹息……

他,就是颜福庆

1882年上海江湾,他出生在清贫的基督教牧师家庭,人生前20年,
他面临的全都是厄运:6岁时父亲因感染伤寒去世;10岁时三哥因患脑膜炎离世;15岁,抚养他长大的伯父,因糖尿病去世……

家人一个个因病离世,

让颜福庆坚定了学医的决心。

而伯父临终的话,

让他坚定了一个更加宏伟的念头。

伯父说:

“福庆啊,在我有生之年,

已经看不到自己的祖国,

成为一个进步、

强大和充满希望的国家。

你比我幸运,

你将亲眼看到中国的新生。”

颜福庆暗下决心:

学医报国,为我毕生所愿。

21岁,

颜福庆于圣约翰书院医学院毕业后,

进入同仁医院实习,

他是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西医。

颜福庆博士毕业照(中排左二)

1906年,颜福庆以优异成绩,被送往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深造,

这年耶鲁大学医学院,

面向全世界只招收了25名新生,

颜福庆是唯一一个亚洲人。

最后一排左三为颜福庆

为了不给中国丢人,他拼命苦读,寒窗三年终于脱颖而出:获得耶鲁大学医学院最高荣誉,优秀博士毕业生称号,

也是历史上第一位,

获耶鲁医学博士的亚洲人。

1909年颜福庆在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毕业照美国高薪要留下他这样的人才,但他却婉拒了学校的聘请,毅然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应聘至湖南雅礼医院担任外科医师,他被雅礼医院创始人胡美博士称为:“是上帝送给长沙的礼物。”

因为当时西医很少,

不为人们所接受,

国人对西医十分抗拒,

而他的到来,扭转了这个局面。

他觉得,中国人要强大,

必先强其体魄,

而强身之道在于医学的发展,

所以建设医学院,

发展中国医疗事业,刻不容缓。

但在当时,兴医办学推广西医,

第一,

没有政府扶持,

没有资金周转根本不行;

第二,

他看准了在湖南长沙开建西医学院,

但怎么让排斥西医的当地人接受呢?

两大难题横路,

正发愁时却是天降机会,

让他真的能“妙手回春”,兴办医学。

先是很凑巧的,

“民国元老”谭延闿得了大叶性肺炎,这个人挺传奇的,
当过几个月的国民党一把手,
还差点娶了宋美龄。
谭延闿病后,中医治了好几天不见效,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请来颜福庆,颜福庆给他量了体温,开些消炎药,第二天,谭延闿病情痊愈,令中医束手无策的病,竟然被西医看好了。

谭延闿

谭延闿要重金酬谢,颜福庆拒绝了,提出一个要求:在湖南开办一所学西医的学校。就这样,在国民政府支持下,
从此,长沙便有了湘雅医学院,
它最初的名字叫做“湖南-雅礼”,今天的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前身,32岁的颜福庆出任第一任校长。
学校有了,如何被当地人接受?
却在这时,一个青年,背着身患痢疾的妻子来求医,颜福庆一看,病情已经十分严重,而青年面色窘迫,询问之下才知道,这对夫妻家庭贫困,颜福庆直接说分文不收。
在他救治下,病人好转,他那时完全不知道青年的名字,但在这之后,湘雅医学院的名声,竟一下子打了出去,来求学的年轻人特别多。颜福庆那时不知道,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毛泽东,他所救的,是杨开慧。而那时,毛泽东在湖南长沙学子中威望甚高,大家听说西医治好了毛泽东的妻子,这才纷纷愿意学习、接受西医。


新中国成立,毛泽东和颜福庆见面,颜福庆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救过主席的妻子

课堂上的湘雅学生

而颜福庆创立的湘雅医学院,

走出了最夺目耀眼的人才:

有差点获得诺贝尔奖的,

“中国疫苗之父”汤非凡;

中国消化病学奠基人张孝骞;

儿科病学圣手高镜朗;

还有热带病学家应元岳、

著名外科专家萧元定等等,

可以说,

从湘雅走出的毕业生,

撑起了中国未来医学事业的半壁江山。

1915年,为了将西医大众化、中国化,也为了争取中国人,在国际西医界中的话语权,

颜福庆与卫生防疫学家伍连德,

共同筹建了中华医学会,

宗旨是:

巩固医界交谊,尊重医德医权,

普及医学卫生,联络华洋医界。

他被推举为第一任会长,在中华医学会第一届大会上,颜福庆呼吁,“维护医生的荣誉和职业的尊严,因为他们是人们和死神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是一件载入史册的大事,

标志着中国西医,

开始走向独立并立足于世界,

从此后,西医学的话语权,

被牢牢掌握在了中国人自己手里。

中英文并列的第一本中国西医书籍《中华医学杂志》
而与此同时,西药因见效快被人们逐渐接受,而西方人趁机提高药价,在鼠疫和各种传染病发生时,大发中国人的“国难财”。为了救更多国人,1924年2月,颜福庆在南京举行的中华医学大会上,

就提出创建一个,

包括医学院,护校、

和一家设备齐全、

规模宏大医院在内的上海医事中心。

这将是第一所中国人自己的医事中心,

我们,不要再依靠西方!

可这一次要筹备一个医事中心,

要付出的资金太大了,

政府没有钱帮他,

他开始了一段乞讨的日子。

那段时间,

颜福庆低下身躯,放下姿态,

挨家挨户上门“乞讨”,

经常有人看到,

一名瘦削的中年人,不管刮风下雨,

出门带一把伞,手夹一本募捐册,

到了目的地就开始劝人捐钱…..

他被人骂,被人打,

他风雨无阻,

他尊严扫地,他举步维艰,

可他不肯低头不肯放弃,

只因这一件事一旦做成,

必将福泽万民,恩泽后世!

上海中山医院筹款募捐收据

颜福庆用尽了全部的各种关系,

劝说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

乃至宋子文、孔祥熙这些显贵,

都被他苦口婆心说的,

不得不掏出一笔笔资金……

颜福庆变卖了自己的家产,

很多外国人看他辛苦,

提出要加入资金,他断然拒绝:

属于中国人的医事中心,

应该完全建立在中国人的土地上。

一个影响中国后世,半个多世纪的医事中心,一点点开始拔地而起。

 

呕心泣血的颜福庆,

在1937年4月1日,

建起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医事中心:

包括上海医学院、

药学院、护士学校、

公共卫生学院和中山医院等。


规划图里的中山医院

英国权威报纸《大陆报》评价中山医院:

“这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中国医院,

与欧美同类医院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是亚洲地区最重要的医学中心之一,

它将成为中国的新骄傲。”

颜福庆,右一

颜福庆为中国做的,

远远不止这些:

他说服沪上名人叶子衡捐出花园,

改建成上海第一所肺结核医疗院;

是他将汤飞凡从国外劝回,

多年后,汤飞凡成了中国疫苗之父。

1937年8月13日,民族危急时刻,

颜福庆抱病担任中国红十字会,

上海救护委员会主任,

三个月内共收治伤兵二万余人,

他甚至奔赴抗日战场进行战地救护。

上海医学院校歌中有这样一句话:“人生意义何在乎?为人群服务,服务价值何在乎?为人群灭除病苦。”

颜福庆将这两句做到了极致,

他献上了自己毕生,

但生活,

几乎从未让他有过一天幸福。

颜福庆夫妇

1943年3月21日,

和颜福庆携手40年的夫人曹秀英,

突发中风去世,而妻子去世前,

颜福庆的次子颜士清,

因为罹患骨痨刚刚告别人世……

苦难仍未结束。

接连经历丧子、丧偶之痛后,

终于在1944年,

大儿媳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

颜福庆本以为这是希望,

谁料这是又一种悲伤。

两个婴儿一出生就夭折了,

行医多年的颜福庆,

此时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

请医学界同仁,

将这对小生命精心制成标本,

安放在医学院解剖教研室里,

供师生们学习研究,

至今,

仍存放在上海医学院人体科学馆内。

颜福庆和家人

新中国成立以后,

颜福庆67岁了,

他的工作热情仍然没熄灭,

他说:“新中国的教育制度和医药卫生事业,已经从为达官显贵和富商巨贾服务,转变成为人民大众服务了,看到医学教育有着极其远大的前途,给我很大的鼓励,加强了我的信心和决心。我不但决定不退休了,相反倒工作得更加勤奋了。”

他一直战斗到自己84岁,

才放下医疗事业准备安度晚年,

然而偏在这时,

最猛烈的冲击到来了。

1966年,

已经84岁的他被揪出来,

在耗尽半生心血、

由他一手创建的校园里,

84岁高龄的老人,

被戴上了高帽子拉去游斗,

脖子上还挂着一块木牌,

写着“我是混蛋”,

时不时受到唾沫侮辱和拳脚相加。

每天,批斗结束,

他都带着一身唾沫和墨汁,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儿孙们想找些话安慰他,

他却摆摆手“不必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肉体上的摧残和精神上的凌辱,

严重损害了颜福庆的健康,

1970年11月29日,

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的颜福庆,

奄奄一息,

孩子们背着他去求中山医院,

给我爷爷吸点氧吧…….

然而得到的是冰冷的拒绝。

颜福庆最后看了一眼,

一手创办的中山医院大门,

满含眷恋满含伤心说了三个字:

“回去吧……”

这是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当天上午,一代中国医界巨星、

为中国医疗事业奠基,

奔走一生的老人,

就这样孤独凄苦地离开了,

享年88岁。

临终之前,颜福庆希望,

能把遗体捐献给,

上医师生用于医学解剖,

然而这个遗愿在70年代并没有实现。

但他却给今天的中国,

留下了“巨额遗产”:

湖南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前身)、

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前身)、

中山医院、澄衷肺病疗养院

(上海肺科医院前身)……

正其义不谋其利,

明其道不计其功。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中国数所护校,仰他恩泽;十年医疗,百年福荫,中国数所医院,因他而生。他给中国带来了最早的西医,更给今天的湘雅,留下了大仁大爱的精神传承,“如果我有千条生命,必定每一条都留给中国。”
中南湘雅,一直没有忘记颜福庆建院的初衷,曾经颜福庆将全部爱留给中国,今天的湘雅, 继承了这一份大爱,以热血和行动支援武汉,仍愿意为中国老百姓冲上生死线!

今天,湘雅医院的医护们,

奔赴武汉,逆行支援,

正应验了颜福庆创院的宗旨:

人生意义何在乎?为人群服务。服务价值何在乎?为人群灭除病苦。

忠魂不泯,浩气长存,

今天,转发致敬

“中国现代医学之父”颜福庆,

他浇灌过这片土地的生命血泪,我们永志不忘;今天,致敬中南湘雅,盼所有一线医护,平安凯旋!

Related posts

大清的愚忠之臣叶名琛

叶万松

中南海“总辅导员”杨尚昆

mile

国家图书馆古籍大展(10)

叶万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