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8, 2020
Image default

史上最大正仓院和法隆寺宝物展!令和元年隆重呈现日本皇室守护传承之美

史上最大正仓院和法隆寺宝物展!令和元年

隆重呈现日本皇室守护传承之美

原创: 展玩团队  展玩  今天

© 展玩图文消息版权已交由版权机构代理

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之美

 第71回 正仓院展

📍东京国立博物馆/奈良国立博物馆

终于等来了一年一度的日本“正仓院展”消息!

5月17日,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平成大讲堂召开发布会,正式公开了2019秋势必震撼全球的展览计划——

今年10-11月,除了奈良国立博物馆将迎来“第71回 正仓院展”之外;同期,东京国立博物馆平成馆将举行“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之美”。届时,由皇室守护传承的日本文化遗产“正仓院宝物”和“法隆寺献纳宝物”代表作约110件将同时公开,呈现以正仓院珍宝为中心的飞鸟、奈良时代的文化遗产。

史无前例的正仓院与法隆寺宝物联合大展,可以想见这个展览的特殊意义——为令和元年特别打造。

“皇室所守护的无可替代的日本之美,今后也将继续传承下去,请观众欣赏这悠久之美。”这便是主办方的期待。

从本次展览的官网也能看出这场展览的特别

对于艺术爱好者而言,这样同时一览大量日本正仓院宝物和法隆寺献纳宝物的机会可谓非常稀有。

有一种学者观点认为,正仓院是丝绸之路的终点。两处宝物的同时展现,也将以更宽广的视野呈现正仓院宝物的造型文化世界,令全球观众了解到它们所见证的东西方交流的重要历史,并向世界人民展示由日本保存的8世纪人类文明的光华。

展览将以六个单元呈现——

*与圣武天皇光明皇后有渊源的宝物

*华丽的染织美术

*名贵香木的世界

*正仓院的琵琶

*跨时代工艺美术的共演

*宝物的保护

© “正仓院的世界”官方网站

📅 展 期 📅

正仓院的世界 – 皇室守护传承之美

东京国立博物馆

10.14-11.4(前期)

11.6-11.24(后期)

第71回 正仓院展

奈良国立博物馆

10月26日-11月14日 全20日

史上最强「正仓院展」

已经有人将本次展览称之为——史上最强的正仓院展。

像这样数量的正仓院宝物在同一时期公开的事情,之前几乎没有过。

尤其,年度展览中难得一见的正仓院名品也将亮相。

正仓院的宝物源于天平胜宝八年(756年),光明皇后将圣武天皇(701-756)留下的珍宝奉纳给东大寺,至今已约有1260年的历史,一直被守护至今,被视为无与伦比的文化遗产。

明治以后,整个正仓院连同其中的宝物划归皇室专有,脱离东大寺,直接由协助皇室的机关“宫内厅”管理。

最早,普通人是难以得见正仓院内宝物的。据记载,自正仓院落成至明治期间的1000多年间,只进行过12次清点曝晾。

直至1946年起,才有了一年一次秋曝期间的短暂展出。

每年10-11月间,最干燥凉爽的两周内,正仓院都会曝晾藏品,并挑选60件左右,由奈良国立博物馆主持“正仓院展”,今年将是第71回。

每年仅有一次的展览机会,让这些宝物的神秘与珍罕程度似乎增加了一分。

所以,每年正仓院展都将迎来巨长的观展队伍,想要仔细观赏重点展品,需要有很大的耐心和体力。

本次东博特展对全球正仓院粉丝的巨大吸引力,也就可以想见了。

国家珍宝账 部分 东京·前期展示

奈良时代·天平胜宝8年(756) 正仓院宝物

天平胜宝8年(756)6月21日,光明皇后将圣武天皇的遗物、六百数十件物品献给东大寺大佛时的目录,18张麻纸上的墨色仍鲜艳醒目,且全体盖有“天皇御玺”的印章。卷首和卷末,光明皇后写下了对圣武天皇的悼念和对亡夫的思念。目录最后记为“追感疇昔、触目崩摧”,这是皇太后看到太上天皇遗爱之物,想起与生前天皇发生的各种事情而感到心碎。

正仓院御物修理图 东京·通期展示

稻垣兰圃 东京国立博物馆

这是一卷描绘宫内省图书寮在当时赤坂离宫进行正仓院宝物修理时模样的作品。对于传达当时修理的情况来说,这是非常宝贵的记录。

正仓院宝物所代表的天平文化,是唐文化直接输入或经由新罗、渤海间接传来的结果。

它的魅力,除了那些在日本制作的美术工艺品和文书类文物外,正如有人认为的“正仓院是丝绸之路的终点”那样,还有从遥远的大陆所带来的珍贵文物。

许多藏品来自西域和中国盛唐。比如东罗马帝国时期流行的琉璃玻璃杯、绘有仿波斯动物纹路的漆胡瓶、波斯风格的面具醉胡王、诞生于印度却在唐朝完善的乐器五弦琵琶等。

它们展示了奈良时代(8世纪)文化和技术的精华,也是文化交流的见证。

伎楽面 醉胡王 东京·前期展示

奈良时代·宝亀9年(778) 正仓院宝物

墨画佛像 东京·前期展示

奈良时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乘着云彩的菩萨以墨笔在麻布上绘出,这是正仓院唯一的麻布菩萨像,其丰满的嘴唇、宽厚的肩膀、丰满的手肉感十足,可从中窥见中国盛唐时代影响下,奈良时代特有的宏大表现手法。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尤其非常期待在正仓院看到来自中国唐朝或完好保存了盛唐之风的珍品。

日本飞鸟、奈良和平安时代,正值中国盛唐时期。所以,从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的200多年里,日本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向唐朝表示友好,并学习唐朝先进的制度、文化,形成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次高潮。

遣唐使对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中日友好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学者傅芸子曾多次进入正仓院。难怪其发出这样的感叹:“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正仓院保留的唐朝艺术品极其珍贵稀有,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许多在国内已经失传。

这也是正仓院的难得之处:一来,这些文物不同于考古出土品,均为传世品保留至今;二来,这些文物规格很高,品相完好,其完整、精美程度令人赞叹。

如果你也一直向往正仓院的展览,那么今年的展览无疑是尤其值得一去的。

本次展品之精,仅举一件展品即可知晓:

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东京·前期展示

唐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这把极为精美的五弦琵琶,被誉为正仓院北仓宝库第一名品,甚少展出。

它于盛唐时随日本遣唐使传至东瀛,为圣武天皇身前所珍爱。

唐代诗人韦应物在《五弦行》中这样说道:

“美人为我弹五弦,尘埃忽静心悄然。“

可惜在中国,五弦琵琶至宋代即已失传,连乐谱也未留下。

每每谈及这段,人们总会念及,在东瀛的正仓院,还保存了世界上唯一保存完好的唐代五弦琵琶实物,历经千年,依然完好,犹如奇迹。

所以,实可以“无上瑰宝”来形容它。

这把琵琶极为瑰丽工巧。

琴体除面板外,均为紫檀材质,通身镶嵌鸟蝶、花草、云彩和宝相螺钿花纹、花心、叶心间饰以红碧粉彩,描之以金线,并用琥珀、玳瑁等物精心装饰。

面板中部捍拨处贴玳瑁薄片,并镶嵌有骆驼载胡人弹奏琵琶图像,具有浓郁的西域趣味。

与五弦琵琶的“直颈”不同,这把后期将展出的四弦琵琶颈部以直角弯曲。紫檀木画槽琵琶,起源于波斯,在中国隋唐时期就颇为流行。

这把琵琶背面有莲花与鸳鸯纹饰,花鸟均用象牙嵌成。捍拨红地,上绘的《狩猎宴乐图》非常著名,画中出色的山水画表现手法以及表现的胡人风俗场景,令人赞叹。

紫檀木画槽琵琶 东京·后期展示

唐或奈良时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来自北仓的平螺钿背八角镜,也是精美至极的。

如今我们能见到的最古老的螺钿制品,都是唐代遗物——在唐代,螺钿工艺已进入成熟阶段。

螺钿是一种特别的工艺——“螺”指贝类,“钿”为嵌装,螺钿即将贝类的外壳加工成平板状,再切割成各种花纹、图形,然后嵌入木板、金属、漆器表面。

正仓院中的螺钿藏品,大多数是遣唐使从中国带回,并为历代天皇所珍藏,藏品保存很好、品种也很全。

根据当时的献纳目录《国家珍宝帐》记载,光是螺钿器物就有螺钿紫檀琵琶、螺钿紫檀五弦琵琶、螺钿紫檀阮咸、平螺钿背圆镜、平螺钿背八角镜、玳瑁螺钿八角箱等20余件。可见,唐代传入日本的螺钿器物数量非常多。

平螺钿背八角镜 东京·后期展示

唐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金银平文琴,以满面施有精妙的金银平脱文著名,其璀璨夺目的艺术装饰,举世无双。

大部分观点认为这张七弦琴同样来自唐代,是中国唐琴的典型器,且流传有序,上有“乙亥之年,春季造乍”的字样。

金银平文琴 奈良展示

此琴的装饰工艺被称之为“金银平脱”,是传统髤漆工艺的一种,文献中其在唐代极为兴盛,但如今所见遗物绝少,所以这张琴也被视为至宝。

有学者曾这样形容这张琴的地位:无论是讲美术史,将唐代的漆镶嵌工艺,还是谈论唐代的古琴,无不首先举它为例,以作为历史的见证或个人的依据。

琴身上三个道士中有两人在演奏,音乐之声招来鸟蝶,连仙人都驾凤凰而至。

但也有学者认为,这张金银平文琴或是日本依据中国古琴的特点所制造的,并不来自中国。

 

鸟毛立女屏风被视为世界美术史的遗珍,在正仓院宝物中亦是非常引人关注的名品。

日本的屏风可追随至隋唐文化,然而正仓院之外,奈良时代的屏风没有流传下来。

这组屏风绘制于公元8世纪。

《东大寺献物帐》曾记载了100多件屏风,绘有唐朝风格的仕女、宴会、马匹、禽鸟、花木,是天平盛期世俗画的代表作,但大部分已经佚失。鸟毛立女屏风是仅余的几件完整屏风之一,是日本圣武天皇时期宫廷绘画最典型的代表作。

鸟毛立女屏风 奈良展示

屏风上的树下美人图,很容易让人想起盛唐时期的壁画。画中美女的姿态与面貌,其发型、妆饰等均与盛唐时期一脉相承,呈现出盛唐时期的审美趣味。

美女的头发、服装以及树木、小鸟、石头、花草均不着彩,而是用羽毛贴饰(现已脱落),这便是屏风名字的由来。这令人想到唐代贵妇人中流行的羽裳,也被认为应证了史传唐中宗之女安乐公主织就“百鸟毛裙”的故事。

鸟毛立女屏风曾在1985年-1988年之间进行过大规模的修理。

                              鸟毛立女屏风 第1扇
鸟毛立女屏风 第2扇

鸟毛立女屏风 第3扇

鸟毛立女屏风 第4扇

鸟毛立女屏风 第5扇

鸟毛立女屏风 第6扇

这件漆胡瓶是圣武天皇御用的心爱之物。

它有着典型的波斯风格,较长的细颈,口部到腹部有弯曲的把手。以银平脱花鸟装饰,鸟头形盖子连着一条精美的银链。

漆胡瓶 东京·后期展示

唐或奈良时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这是一种用竹编织成形,上面贴布,涂漆的蓝胎漆器,把剪成花鸟花纹的薄银板镶在上面,磨光。

在中国唐代,吐蕃人和安禄山也都向朝廷进献过胡瓶。

漆胡瓶 局部

号称“天下第一名香”的日本国宝黄熟香(兰奢待)也将在东京展出。

这一巨型沉香产自越南、老挝一带山区,作为雅名的“兰奢待”中隐藏着“东”“大”“寺”三个字。它作为名香被珍重,足利义政、织田信长与明治天皇都曾切下过一些,并在香木的切口留下三张签条。

沉香在很长时期里,一直是外国进贡给中国朝廷的贡品。在日本,平安时代之后,香料开始在贵族中运用,盛唐之风成为日本上流社会的一种风尚。到了足利义政时代,逐渐形成日本的香道。

据说,这一沉香直至现在还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黄熟香(兰奢待)东京·通期展示
东南亚 正仓院宝物

夹缬是盛唐流行的一种染色工艺,即用两块板对称地镂同样图案花纹,夹帛印染。

这件也在展出之列的绀夹缬絁几褥,是献给佛时铺在桌子上的作品。在大叶展开的果树下方,坐在莲花座上的水鸟用鲜艳的颜色以左右对称的方式表现,这正是代表正仓院夹缬的作品之一。

绀夹缬絁几褥 东京·后期展示
奈良时代·8世纪 正仓院宝物

这是一件古代波斯桑珊王朝(226年-651年)的白琉璃碗工艺美术品,也被认为从中国传至日本。

3-5世纪时,雕花玻璃开始出现,此时已能制造圆形花纹的雕花器皿。这件白琉璃碗可以说是其典型的形式。

白琉璃碗 东京·后期展示
桑珊王朝·6世纪 正仓院宝物

完好保存1260年的宝库

在1260年的时间中,不仅约9000件宝物被保护下来,正仓院宝库也被完好保存。

为了向未来传递这些重要的文化遗产,如今正仓院仍在持续进行着保存、修复、复制等工作。

正仓院建筑本身,也完全称得上是一件宝物。

所以,这次展厅内还将再现原尺寸大小的正仓院宝库,让观众亲身体验和感受到正仓院的宏大规模。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07922

你一定好奇,这座素朴无华的木质建筑,如何能将这些文物如此完好地保存一千多年。

秘密之一就在于正仓院采用“校仓造”的建筑样式,木材相互重叠,可使室内保持在一定的温湿度水平,三角形木头围成的墙面让建筑物有极强的抗震功能。

校仓造

另外,正仓院还采用了典型的杆栏井干式架构,仓底柱子将整个仓体高高托起两米半,起到了很好的防潮作用,也可防止蛇鼠虫害。

底部架空

前两年,正仓院进行过一次百年大修,修缮屋顶瓦片等,且有过几次需申请的公开参观。

如今,正仓院中的文物已被移至在旧库西南边新建的两栋水泥的新仓库,延续的仍是原本在正仓院的摆放位置。

法隆寺献纳宝物

法隆寺位于日本奈良,据传是7世纪初由圣德太子建造,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木结构佛教建筑之一,其布局、结构和形式都体现了中国南北朝建筑的影响。

法隆寺的艺术与文化价值都在日本排名极高,是见证了飞鸟时代的文化思想与艺术美学的珍贵宝藏,1993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法隆寺官方网站

法隆寺献纳宝物,指明治11年(1878)由法隆寺向皇室呈献,昭和22年(1947)划归为日本国有的约300件宝物,如今由东京国立博物馆管辖。

这些宝物是飞鸟·奈良时代(7-8世纪)的美术代表,是与正仓院宝物形成双璧的文化遗产,其中包含金铜佛、伎乐面具、模压铜佛、佛教绘画、佛经、法器等。

正仓院宝物和法隆寺献纳宝物是古代文化交流的见证,也是世界上珍贵的文化遗产。

国宝 海矶镜 唐或奈良时代 8世纪 东京·通期展示

东京国立博物馆(法隆寺献纳宝物)

这面铜镜原是光明皇后于天平八年(西元736年)二月二十二日圣德太子忌日时,献纳给法隆寺之物,后来于西元一八七八年,由法隆寺献纳给日本皇室,为“法隆寺献纳宝物”之一。它以白铜铸造,较之青铜,白铜的含锡量更高,并且更为坚硬而莹白。镜背之上下左右四方配以山岳,山岳间刻饰以林木、坐于岩石上之人物、狮子及鹿、禽鸟等;在江波之间则表现出舟上钓叟等饶富中国趣味的图案。就制作地而言,一说中国唐代,另外,有学者认为此乃日本奈良时代以中国镜为范本所铸造的仿制镜。

重要文化财 伎楽面 酔胡王 东京·前期展示
飞鸟时代·7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法隆寺献纳宝物)

国宝 竜首水瓶 东京·后期展示
飞鸟时代·7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法隆寺献纳宝物)

一期一会

第71回正仓院展

每年秋天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气候最为干燥凉爽的时候,正仓院都会从超过9000件的宝物中精选部分,举行公开展览。

如此短暂的会面,俨然成了节日般庄重盛大,人们从全球各地赶来排队,只为赴这场一年一度之约。

今年是第71回,仍然在奈良国立博物馆。

展期为2019年10月26日-11月14日,整20天无休(其中10月26日、27日、11月1日、2日、3日、4日、8日、9日、10日将开放到晚上8点为止)。

每年此时,庄重盛大的“开封之仪”也会举行,悉心清点这些稀世珍宝,并晾晒保养——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至今日。

正装十四人天皇敇使行列,缓缓走向正仓,行列中第三名天皇敇使将双手举奉天皇之谕,开封宝库。

开封之仪

每年参与检查封装工作的人员共计数百人,光是包装材料就要耗费数百万日元。

专家会从《东大寺献物帐》开始检查宝物,检查完毕后,才能将宝物交付给展览主办方博物馆。

而所有清点、曝晾工作,工作人员们会在两周内的展览期间全部完成。

今年的正仓院展,为纪念新天皇继位,将会展出表示正仓院宝物的成立、代表宝库的宝物、能够感受到丝绸之路的遗风的宝物。

赤漆文欟木御橱子 奈良展示
金银花盘 奈良展示

紫檀金钿柄香炉 奈良展示

参 考 资 料

东京国立博物馆 & 奈良国立博物馆

傅芸子:正仓院考古记

徐奕:于正仓院梦回唐朝:日本皇室秘藏再次开封,在奈良遇见唐代宝物

王子初:此曲只应天上来 乐府东瀛遗正声——日本奈良正仓院唐传乐器巡礼

赵建民:晴雨耕耘录 日本和东亚研究交流文集

菅谷文则:正仓院屏风与墓室壁画屏风

郑珉中:论日本正仓院平文琴

林谦三:东亚乐器考

庄伯和:中国美术之旅

刘晓路:小岛与大洋 日本美术

李连庆:樱花之国 等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识外全部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 / 正仓院官方网站

Related posts

紫阳,弥留之际!

叶万松

三万日籍解放军这事现在可以说了

徐圣选

在成都市博物馆中“走进重华宫”

赵殿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