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7, 2020
Image default

苏联历史:对伟大领袖无情,是强大民族该有的特征

苏联历史:对伟大领袖无情,是强大民族该有的特征

 

原创 雾里鹅 湖湘秀才

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说:“对伟大领袖无情,是强大民族该有的特征。”反过来,对民族败类歇斯底里的崇仰,对千古独夫疯狂病态的歌颂怀念,这又该是怎样低劣的民族才能做到的?

柏杨在《中国人史纲.第十四世纪.人权的蹂躏》中有一段描写明太祖朱元璋的话,用在斯大林身上也完全合适。他喜欢看别人流血、看别人痛苦、看别人跪下来向他哀求,而他又拒绝宽恕。这是人类中最卑鄙最可怕的一种品质。具有这种品质的普通人,对他的朋友及社会都能造出最大灾害,身为帝王而具有这种品质更使这种灾难无限扩大。对草莽英雄或革命群众而言,一旦判断错误,或被命运之神所捉弄,选择或拥护斯大林这类魔王作为领袖,那是一种真正的不幸。

目前仍然拥护斯大林的人大致有如下几种:不读历史者;别有用心者;精神病患者;大脑残障者;死不要脸者。胡适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那往往不是真实的历史。死不要脸的金正日在世界上臭名昭著、千夫所指,但他在国内人民面前却恬不知耻地自封了一千二百多个头衔,比如:伟大领袖、万民之天、众神之神、人类的守护神、人类的太阳、人类智慧的化身、我们星球的卫士、天赐大将军、世界上最著名的文学家、二十一世纪的北极星、彻底的高尔夫球高手、人类最伟大的音乐天才、等等。

在苏联时期也有一位同样不要脸的人,一边做着卑劣肮脏、下流无耻、祸国殃民的事,一边自封:战略家、理论家、天才、军事家、哲学家、无产阶级伟大领袖、共产主义运动领袖。无耻手段如出一辙。­

给人类制造痛苦是斯大林的宗旨,他努力使人类的痛苦最大化,不但给苏联人民带来战争、饥荒、噩梦般的灾难,而且竭力使这灾难扩散到全世界。在国内,他煽动痞子、策动土匪、禁止百姓发言、让苏军穿上德军的军服屠杀百姓、烧毁村庄、嫁祸于人、愚弄民众、转移仇恨、兴风作浪。他一生都在发动整人的运动:大清洗、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粉碎尼古拉.布哈林反革命集团、等等。每一次运动都带来一阵阵猛烈的血雨腥风,他在俄国人极度痛苦的哀嚎声中体验胜利者的喜悦。

斯大林从来没有同情过贫苦农民的悲惨处境,他对农民工人阶级没有任何感情,必要的做秀是他夺权的需要。他的“领袖决定一切”是一张不堪一击的面具,人民在他眼中犹如草芥。在活活饿死数千万人的饥荒年代,他拥有无数座奢华行宫,在东欧平原“村村有哭声、家家有戴孝”满目疮痍、饿殍遍野的惨境下。从未见过他作的俄罗斯诗歌中,流露出对悲剧的沉痛反思或对人民灾难的哀悼,相反他很有优哉游哉的闲情逸致。他为了自己的权力和名声根本不在乎人民的死活,毫无怜悯之心是他在政治斗争中最大的优势。他竟然还不要脸地说:我是不会下“罪己诏”的。

斯大林可以为了一个人的江山和权力稳固,而不惜摧残祸乱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整个世界。控制社会愚弄人民的八大下流招术分别为:信息闭塞、行政控制、阶级斗争、群众运动、贱民阶层、城乡户籍、对外征战、搞个人崇拜。数十年下来,苏联人已沦为世界上最弱智的白痴部落、第三四等民族,为国际嘲笑、鄙夷、可怜、同情的对象。­

斯大林的私德也极其卑劣,不,他根本就没有德。他从来不会同情底层劳作中,他喜欢看俄罗斯文学但鄙视知识分子,他不懂得为别人着想考虑,他翻云覆雨毫无信誉可言,他阴险狡诈没有真正朋友,他极度自私,一切行为皆为一个不可告人的肮脏目的,他背弃伦常纲常不懂为夫为子为父之道,他没有信仰没有高尚的情操,一切行为只在乎现世回报,他不在乎后人对他如何评价。

斯大林纯粹为了个人权力可以做出任何事,不管有多么不道德。为了需要,他可以任意违背诺言、破坏规则,原则和底线对他来说仅是烟云。他为了夺权斗人随意扔在别人头上的帽子有:机会主义、投降主义、教条主义、逃跑主义、修正主义、假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路线、叛徒、汉奸、反革命、反革命集团、反谠集团、观潮派、反动学术权威、托洛茨基派、帝国主义在俄的代理人。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如果你被迫害,不是因为你犯了其中某条错误,而是因为斯大林同志要你死。

斯大林总是唱着所谓国家的高调,而犯着可耻邪恶的罪行。他总是以国家的名义出现,一般的百姓常常被其宣传所迷惑而失去正常的判断力,并且被鼓动起来与邪恶为伍。他说谁是国家公敌,民众就会帮忙声讨。

因此,俄国人正在遭受的世纪苦难,皆来自这位混世魔王。

Related posts

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与出水瓷器

徐圣选

关于当前古史观的若干问题

徐圣选

补发“三星堆玉璋“的线图与照片

赵殿增